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780章 肌肉消融

  杨天豹带着陈阳,往百宝阁的后院走去,他见巫念奴同行,犹豫了下,对陈阳道:“陈公子,待会可能要让你的妻子在外面等等,只有你能和我去见我家老爷。”

  巫念奴俏脸微红,忙解释道:“杨前辈,我不是他的妻子。”

  “呃,误会了。”杨天豹讪笑道。

  到了后院,巫念奴对陈阳道:“我就在这里等你。”

  “好,我很快出来。”

  陈阳点了点头,和杨天豹一起进入了一个房间。

  穿过小厅后,杨天豹停下脚步,对里面侧厅道:“老爷,牛尾棘被陈阳公子买走,他也有用,不愿出卖。我请他来见你,看看你们还能不能谈谈。”

  “被买走了?真够意外的。”

  侧厅传来一道沉稳的声音,接着道:“请那位陈公子进来吧。”

  陈阳和杨天豹进入侧厅,直接精致的圆桌后面,坐着一名胡须花白的老者,赫然是体相中期的境界,虽然垂垂老矣,但却给人不怒自威的气势。

  老者对陈阳点头一笑,做了个请的手势,指着对面的座位,道:“陈公子,请坐。”

  “老先生!”

  对方态度友好,陈阳自然也没托大,拱手见礼后,这才入座。

  “陈……”

  老者想开口,却咳嗽了两声,口中喷出几滴鲜血,被他用真元蒸发。

  看样子,他是有内伤。

  平复了下呼吸,他对陈阳道:“陈公子,不知那牛尾棘,你有何用?”

  陈阳也没隐瞒,如实道:“我是打算用牛尾棘炼制锻体药液,冲击体相境。”

  “冲击体相!”

  老者和杨天豹都露出意外之色。

  “年纪轻轻,居然要进阶体相,陈公子着实不简单。”

  老者赞赏了句,问道:“不知,那牛尾棘,你可有其他的替代品?”

  “没有。”陈阳摇了摇头,问道:“不知老先生,是要用牛尾棘做什么?”

  “治病。”

  老者苦笑了下,道:“我一年前与人战斗,落下了隐疾,肌肉渐渐消融,失去了力量,需要牛尾棘炼制生肌丹,重塑肌肉,才能恢复战力。”

  “肌肉消融!?”

  陈阳面露疑惑之色,这听起来不像是外伤,而是像是中毒,使用生肌丹的话,并没有多大的作用。

  他看向老者:“老先生,不知你可否滴一滴血液给我,让我看看,我觉得你的情况,有些古怪。”

  老者是个随和的性子,也没追问太多,弹指一滴血液从指间飞出,道:“陈公子想看,那便看吧。”

  陈阳隔空御物,那滴血液在他面前悬空,他仔细观察,从肉眼来看,血液并没有丝毫的问题。

  他从空间手镯中,取出一片艾纶叶。

  这种叶子,可以鉴定许多类型的毒药,触碰中毒者的血液后,会呈现不同的反应,所以陈阳随身携带了一些,以备不时之需。

  他手握艾纶叶,在那滴血液上碰了下。

  艾纶叶表面纹路吞噬血液,然后扭曲,最后整片叶子消融,仿佛被泼了硫酸一般。

  “还真是毒药!”

  陈阳放下艾纶叶,沉吟道。

  老者面露疑惑之色,问道:“陈公子,你似乎有什么发现?”

  陈阳看向老者:“肌肉消融,很可能是融肌散,是种简单的毒药,只要是懂得丹道的人,大部分都应该知道。我刚才尝试鉴定了下,你的血液中有融肌散的成分,几乎可以断定,你肌肉笑容是中毒,而不是外伤导致。”

  “啊,中毒?”

  老者略微皱眉,杨天豹则是惊呼一声,看向老者道:“老爷,内门的齐丹师……”

  老者看了眼杨天豹,杨天豹止住了话头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似乎想到了什么令人愤恨的事情,目光中露出怒色。

  “陈公子,你的意思是说,这毒药很容易发现,对吗?”

  老者看向陈阳,问道。

  陈阳点头道:“的确如此。”

  得到确认,老者目光眯缝了下,又问道:“那请问陈公子,我使用生肌丹,对这毒药,有没有用?”

  “没有。”陈阳摇了摇头,接着道:“生肌丹会刺激血液的活性,你使用之后,不仅没有,还会加快肌肉的消融,最后死亡。”

  听到这话,老者和杨天豹眼中都闪过冷厉之色。

  陈阳虽不太了解情况,但也推断出来,那个什么齐丹师把老者骗了,是故意想要害老者。

  老者平静下来,对陈阳客气道:“多谢陈公子讲解,不知陈公子对着融肌散,有没有破解之法?”

  “很简单。”

  陈阳笑了笑,列出一个药单,交给杨天豹,道:“杨前辈,麻烦帮我拿药,我给老先生炼制解药。”

  “叫我杨兄就行,前辈不敢当。”

  杨天豹摆了摆手,这才接过药单,去取来药材。

  陈阳当着两人的面,取出四象鼎,开炉炼丹。

  不出片刻,他便炼制了十几颗丹药,交给老者,道:“只要服下解药,解除融肌散的毒性,以老先生你体相中期的境界,不出十日,身体就会自行恢复。”

  “这么简单……”

  老者喃喃了句,当即便服下丹药。

  在丹药进入腹中的刹那,他立刻赶到了身体的不同,也确认了陈阳并没有招摇撞骗。

  “多谢陈公子相救。”

  老者道了声谢,起身对陈阳拱了拱手,正色道:“老朽向文华,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,尽管找我,我必然竭尽全力。”

  陈阳并不知道向文华是谁,但见对方十分客气,他也没托大,站起身来,拱手道:“老先生客气了,叫我陈阳就行。”

  “哈哈,总之是多谢了。”

  向文华大笑道,显然是心情大好。

  陈阳只是见对方态度好,顺手帮忙,并没有想过报答,当即便告辞离开。

  等他走了,向文华对杨天豹问道:“陈阳是什么来历,如此年轻有为,以前怎么没听说过苦冽城有这么个人?”

  “他和巫家的巫念奴在一起,具体身份不清楚。”杨天豹道。

  “总之多留意下,能帮得上他的,尽量帮。”

  向文华说完,眼中闪过冷色,话锋一转,道:“我明明是中毒,而且是非常简单的事情,齐术那个混蛋,竟然说我是外伤,还让我用生肌丹,想要害我性命,其心可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