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760章 救定你了

  听到赵杰柯和高屠的对话,陈阳暗想道:“真没想到,这帮人居然还想抓我。不过,巫念奴只有一个人,东西不在她的身,难道是她把东西藏了起来?”

  摇了摇头,陈阳没有多想。

  他观察了下目前的情况,自己肯定是用不了传送阵。

  不过,凌寒派已经抓到了目标巫念奴,想必传送阵在今明两天会开放,到时候可以使用了。

  如此想着,陈阳转身便欲离去。

  在这时,一架囚车从人群外推进来,虽然囚车晃晃悠悠,仿佛随时要散架,但其能量流转,囚车竟是一件专门囚禁人的宝物。

  见到囚车,人们都来了兴趣,纷纷朝着囚车看去。

  陈阳转头瞥了眼,和他预料的一样,囚车里关着的,正是巫念奴。

  巫念奴显然是经过了一场战斗,但无论是高屠还是赵杰柯,都不是她能够对付的高手。

  她伤势很重,头发散乱,衣衫多处破裂,露出了沾满鲜血的圆润肩膀,以及大片肌肤,惹得不少人出言调戏。

  虽然这女孩之前利用过陈阳,但心肠并不坏。

  看着巫念奴狼狈的样子,陈阳不由地心软,犹豫着要不要出手把巫念奴救下来。

  巫念奴身处囚车之,眉头紧锁,眼满是担忧之色,朝着四周张望。

  陈阳的目光,和巫念奴对视,两人都顿了下。

  紧接着,陈阳脑响起了巫念奴焦急的声音:“你快走,他们误会是你拿了东西,正在搜捕你。万一他们发现是你杀了梁舒五人,你麻烦了。”

  闻言,陈阳心头大感意外。

  他本以为,以巫念奴狡黠的性格,此刻见到他,最大的可能是利用他,逼他不得不出手相助,但没想到的是,巫念奴居然提醒他逃走。

  这个女孩,心底深处果然还是善良的,让陈阳有些感动,也坚定了出手相救的念头。

  他看向巫念奴,传音问道:“为何这次见到我,你不利用我,让我帮你对付这些人?”

  巫念奴低垂着脑袋,头发遮住了面部,脸露出苦笑,暗暗摇了摇头,传音对陈阳道:“赵杰柯是体相前期的修者,实力非常强,你虽然天赋异禀,但一个大境界的差距,你要击败他,绝不可能,我又何必让你送死。”

  陈阳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,传音道:“巫念奴,冲你这句话,我救定你了。”

  巫念奴猛地抬头看向陈阳,却又害怕引起别人的注意,连忙又低下头,语气焦急地传音道:“你千万别冲动,一个大境界的差距,不是那么容易弥补的。我相信你能击败高屠,但赵杰柯……唉,总之你别乱来,我不想让你也身陷囹圄,甚至是付性命。”

  陈阳没有吭声,他能感觉到,巫念奴是真心希望他能活下去。

  或许他出手相助,有那么一丝可能救下巫念奴,但巫念奴心的善良,让她放弃了这一丝可能。

  见陈阳不表态,巫念奴却着急,传音道:“你如果真的想帮我,你不要救我,你去把东西拿到手,然后送到天幕星域去,帮我救人。”

  “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陈阳传音问道。

  巫念奴传音道:“是九涤破邪丹。”

  九涤破邪丹!

  陈阳眼闪过精芒,根据的记载,九涤破邪丹是十分稀有的丹药,对于三相境及以下的修者,有极为强大的效果,可以驱除任何邪魔伤病,化腐朽为神。

  这丹药十分难炼制,且材料难寻,所以绝对是稀有的珍宝。

  “九涤破邪丹是你从华云门手抢的?”陈阳问道。

  巫念奴还想回答,但囚车被推着到了宝塔的门前,赵杰柯和高屠站在囚车前,她不敢再轻举妄动。

  若是贸然对陈阳传音,被赵杰柯发现,在她看来,那便什么希望都没了。

  赵杰柯看着囚笼的巫念奴,冷声道:“巫念奴,你好大的胆子,连我们华云门看的东西,居然也敢拿。别说是你,算是巫家家主巫贤,也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”

  巫念奴狠狠地盯着赵杰柯,丝毫不惧对方体相前期的修为,咬牙切齿道:“九涤破邪丹不是你们华云门的东西,我为何不能拿?”

  “九涤破邪丹既然我们华云门看见了,自然属于我们,你还想强词夺理不成?”

  赵杰柯面露冷笑,阴恻恻道:“巫念奴,总之你不把九涤破邪丹交出来,我绝对会让你知道,什么叫生不如死。而且,你这副好皮囊,不知多少男人喜欢,到时候,有得你受的。”

  高屠目光一亮,笑道:“啧啧,赵堂主,若是要收拾巫念奴的话,我愿意为你效劳。”

 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癖好、恶习,纵然达到了很高的境界,这些也不会变化。

  高屠的癖好,便是女人。

  即使他现在是不灭巅峰的高手,也无法摈弃自己这个喜好,并且花费了许多精力在这面,否则他现在的成,或许会更高。

  不过,赵杰柯并没有给高屠好了面色,而是冷声教训道:“高屠,女人可以有,但不可贪,否则误事。”

  “呃……”

  高屠错愕一声,忙躬身道:“谢赵堂主教诲。”

  赵杰柯道:“传送阵可以解除封锁,先把人带到你们凌寒派的驻点,等找到了九涤破邪丹,我再返回天幕星域。至于这期间,你们如何对付巫念奴,你自己把握吧。不过要切记,在逼问出九涤破邪丹和她同伙的下落之前,绝不能把她弄死了。”

  “是,赵堂主。”高屠恭敬道。

  当即两人在前行走,另有凌寒派的成员,押着囚车离开人群,远离而去。

  “体相前期的修者,不知我现在,能否与之对抗。”

  陈阳看向囚车,远远地跟在后面,心里暗自思索着,该如何救出巫念奴。

  他并没有莽撞,毕竟赵杰柯的实力在那摆着,如今大炮又不在,他必然要有把握才出手,否则真如巫念奴所说,是去送死。

  囚车转过街角,巫念奴埋着头,往后看了眼,见陈阳跟在后面,她脸露出担忧、着急的神色,却又无可奈何。

  /b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