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732章 战力提升

  陈阳既然当众使出了《破虚掌》,他就不怕被左隐寒发现。

  现在他和皇室、左隐寒,都是不死不休的局面,他也就没必要隐瞒太多。

  是否暴露他和浩澜真人的关系,都没有太大的影响。

  面对“雪皇”的喝问,陈阳冷笑一声:“呵呵,左隐寒,都什么时候了,你竟然还有脸说这是《虚空掌》,你脸皮可真够厚的。”

  “对了,我差点忘了,你对别人说《破虚掌》是你自己创造的,这个秘密可是隐瞒了几千年,冲武星的人都不知道,《破虚掌》其实是你从你师傅那学来的。不,你欺师灭祖,已经被逐出师门,所以,浩澜真人不是你的师傅。”

  这段话,让所有人都陷入沸腾之中。

  “《破虚掌》就是《虚空掌》吗?”

  “圣皇居然撒谎,明明不是他创造的《破虚掌》,他却说是他创造。”

  “而且,他还杀了自己的师傅!”

  “看来,我们对圣皇的了解,还太少了。”

  ……

  周边六城,议论纷纷,都感到惊骇,对圣皇的崇敬之消退,无不质疑圣皇的品行。

  而帝国大军,在这一刻,军心动摇。

  在他们心里,圣皇是完美的存在。

  可现在看到了,圣皇并不是那样,一切都是伪装的。

  “雪皇”见此,指着陈阳,怒喝道:“陈阳,你休得胡言,我承认浩澜真人是我击杀,那是因为他作恶多端。至于《虚空掌》,绝对是我自己创造!”

  “呵呵,这句话,或许别人会信,但我不会。”

  陈阳摇了摇,接着道:“对了,我还得告诉你一下,浩澜真人的分神念,足有三十六亿,你若是想把他赶尽杀绝的话,赶紧在整个星海好好找找吧。不然的话,他早晚有一天,会去找你的本体报仇。到时候本体一死,你也会烟消云散。”

  “什么,三十六亿分神念!”

  “雪皇”大吃一惊,即使他的本体左隐寒,在修炼“万神凝”的况下,才能拥有万道神念,就已经达到极限。

  浩澜真人的三十六亿分神念,简直是恐怖至极。

  左隐寒虽然是徒弟,但也不清楚浩澜真人到底有多强。

  此刻一对比,他这才发现,自己和浩澜真人的差距,是多么的巨大。

  若是浩澜真人恢复过来,要报仇的话,他的本体,绝对不可能是对手。

  不过,“雪皇”回过神来,却发现一个问题。

  他面露思索之色,暗道:“奇怪,既然浩澜真人那么强,为何当年我能把他击杀?如此大的差距,即使他修炼走火入魔,我也不可能把他击杀才对。难道是我这道分神念,并没有得到所有的记忆?我的本体,难道在隐瞒着什么,就连分神念也不能知道?”

  “左隐寒,是不是很惊讶?”见“雪皇”陷入沉思,陈阳冷声道:“可惜你即将死去,这些消息,都无法最终传回给你的本体。否则知道三十六亿道神念要报仇,想必左隐寒,应该会很恐惧吧。”

  “雪皇”回过神来,看向陈阳,眼中满是疑惑之色,再次问道:“陈阳,你到底是谁?”

  陈阳道:“如果你不被逐出师门的话,那么我们应该算是师兄弟!”

  “什么!?”

  “雪皇”大惊,不料得到的,居然是这样出乎意料的答案。

  其他人也都愣住了,都不曾想到,陈阳和圣皇居然是同门师兄弟。

  这个消息,简直是太劲爆了。

  “雪皇”渐渐从震惊中回复过来,狠声对陈阳道:“原来如此,怪不得你处处与皇室作对,看来是抱着为浩澜真人报仇的念头!”

  陈阳道:“你只是一道分神念,若是报仇,要杀了你的本体左隐寒才行。不过,总会有那么一天的。”

  “雪皇”摇了摇头:“陈阳,你太不自量力了,我本体的实力,远非你能想象。你要想战胜他,绝无可能。”

  “那就先杀了你。”

  陈阳撇了撇嘴,对大炮道:“死肥狗,该你了,上去弄死他。”

  “给点面子,好歹叫我名字呀。”

  大炮埋怨了句,但动作还是很迅捷,直奔“雪皇”攻上去。

  “我来助你!”

  已是化作妖兽形态的狄应,暴喝一声,不顾上的伤势,猛然而动,和大炮联手攻向“雪皇”。

  “很好,没想到,今之战,居然会遇到阻碍!”

  “雪皇”冷声道,周猛然释放出强烈的寒气,冰层在他的体表凝聚,竟是瞬息间形成了几十米厚的冰晶,把他冻结在了其中。

  也就在冰晶形成刹那,所有人都看见,他手中取出了一颗丹药服下。

  众人之看见那是紫色的丹药,至于到底是什么,不得而知。

  紧接着,大炮和狄应接近,同时出手,轰击在冰晶上。

  轰隆。

  冰晶碎裂,强大的力量冲击在“雪皇”的体,他整个人犹如炮弹般,再次撞击在山峰上,将山峰撞断,将其掩埋。

  陆天河朝着山峰看去,沉吟道:“这一次,两名体相境同时出手,他应该死了吧?”

  众人也皆是有这样的想法,但刚才“雪皇”突然服下的丹药,让大家都有预感,丹药不简单,可能让“雪皇”逆转战局。

  轰隆。

  山峰碎裂的巨石爆开,一道影嗖的冲天而起,速度不算太快,但那雄浑的星能,遮天蔽,威势强盛,把狄应和大炮都压制了下去。

  见此,陈阳不皱眉,暗道:“雪皇是左隐寒悉心培养的分神念,果然不好对付。”

  “你是小强啊,这样也不死!”

  大炮并没有被“雪皇”提升的战力所震慑,还有心思开玩笑。

  “雪皇”浑伤痕累累,完全变成了一个血人,盯着大炮和狄应,面色狰狞道:“那颗丹药,是我几十年前,我的本体最近一次返回冲武星之时给我留下的。我一直以为,我不会有用得上的一天,没想到,今天就用上了。”

  闻言,众人皆是大惊。

  按雪皇所言,圣皇的本体几十年前,是最近一次回到冲武星。

  那么,这几十年间,众人见过的圣皇是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