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707章 故意放纵

  陈阳释放出强烈的杀意,突然间出手,划过一道残影。

  见此,韩凌霄心头一惊。

  他刚才听夜黎说了,陈阳现在的境界,是不灭中期,绝不是他能够对付的存在。

  他之所以嚣张,是因为仰仗夜黎。

  此刻陈阳攻过来,他连忙大喊道:“夜黎大人,快拦住他。”

  “陈阳,你的对手是我!”

  夜黎面色阴冷,暴喝一声,手持黑色长镰,魔气汹涌凝聚,速度极快地朝着陈阳攻上去。

  他对陈阳充满了怨恨,在他看来,陈阳绝非他的对手。

  他要把陈阳拿下,狠狠地蹂躏。

  可是,就在他出手刹那。

  突然,他感应到剧烈的能量波动,从自己的身后传来,和夜黎相距很近。

  “镜像!”

  夜黎看向前方陈阳的残影,面色骤变,顿时反应过来,这是陈阳使用镜像意境,留下的一道镜像。

  陈阳的实体,已经到了后方。

  他的反应极快,立刻停下来,打算折返回去,攻击陈阳。

  不过,当他转身的时候,已经迟了,一道冷厉的声音从后方传来,正是陈阳发出:“你应该追随小师妹,可惜,现在你选择了一条死路。”

  夜黎回头看去,只见陈阳已是单手卡住韩凌霄的咽喉,把韩凌霄高高地举起来。

  “废物!”

  夜黎看了眼韩凌霄,脸上露出不屑之色。

  不过,他并没有立刻出手,去营救韩凌霄。

  这个人的死活,在他看来,并不重要。

  他停在原地,看向陈阳,脸上露出玩味之色。

  他决定放纵陈阳,让陈阳杀了韩凌霄,如此一来,陈阳气焰大盛、自以为是,到时候他杀了的话,对陈阳的打击更大。

  飞得高,跌的痛,正是这个道理。

  陈阳突然出现在面前,令韩凌霄大惊失色,他还未来得及反应,就被陈阳卡住了脖子。

  “放开我!”

  韩凌霄暴喝一声,右手挥剑而出,真元凝聚,斩向陈阳的头颅,眼神中充满了凶戾的杀意。

  这一剑,近在咫尺。

  在韩凌霄看来,若是击中陈阳的脑袋,陈阳必死无疑。

  而且,陈阳居然没有丝毫反抗的动作,这更是让他胜券在握。

  可就在宝剑即将击中陈阳脑袋的刹那,湛蓝的星能,凝聚陈阳的头上,将他保护了起来。

  宝剑击中星能,发出轰隆巨响,根本无法伤到陈阳分毫。

  相反,韩凌霄遭到巨力的反震,虎口崩裂,无法握紧手中的宝剑,剑刃脱手而飞。

  “啊!”

  韩凌霄惊呼一声,看着陈阳冷厉的眼神,感受到死亡临近,心脏砰砰狂跳,惊惧害怕。

  “不,不要杀我,我愿意臣服,我臣服陶教宗……”

  韩凌霄运转真元于咽喉,这才发出了声音,却是没有了半点刚才的嚣张、硬气,慌忙向陈阳求饶。

  此刻,他的节操、骨气都没了,他只求活命。

  “你这种人,留下只会是隐患。”

  陈阳淡然道,体表青色光芒流转,八荒霸体的力量发挥出来,握住对方咽喉的右掌,猛然发力。

  “不……”

  韩凌霄只觉咽喉传来剧烈的压迫,连忙大喊道,同时双手真元凝聚,朝着陈阳打去,做出最后的反抗。

  可是,咔嚓一声,他的脖子,被陈阳的手掌彻底的捏断,瞬间死亡。

  也在这刹那,他的真元停止运转,双手随着惯性砸在陈阳的肩膀上,但却没有丝毫的力量。

  砰。

  陈阳随手一扔,把韩凌霄的尸体,扔在了地上,目光瞥了眼不远处聚集的黑火教人群,沉声道:“你们也是和他一伙的吗?”

  “不不不……”

  那些黑火教成员,已是吓得面色惨白,连忙摆手道。

  陈阳问道:“那你们是谁?”

  “我们是负责传送阵的弟子。”

  “传送阵!”

  陈阳眼眸一沉,想到刚才通过传送阵的时候,控制传送阵的人是支持云恨海的,他问道:“你们当中,谁是严伟?”

  “严伟看了下战斗,见大局已定,便回去看守传送阵了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陈阳点了点头,不再理会这些人,打算去对付夜黎。

  可就在这时,一道人影,从丛林中飞奔而出,激动叫道:“怎么样,夜黎大人赢了没?那么多美女,不知夜黎大人,会不会分一个给我们。哈哈,如果我能得到一个,那可就爽了。”

  听到这话,那群黑火教弟子,面色都无比难看,阴沉得能滴出水来。

  此刻出现之人,正是严伟。

  他飞出丛林,当看到出现的陈阳时,眼中露出异色,道:“咦,陈阳怎么来了?”

  略一思索,他明白过来,陈阳肯定是和崔雪,一起传送过来的。

  “好你个崔雪,竟然敢骗我。”

  严伟冷喝一声,走到人群中,笑道:“崔雪背叛了教宗大人,待会战斗结束,我们便把崔雪拿下,好好玩玩她,也算是为教宗尽心尽职了。”

  听到这话,陈阳眼中闪过杀意,道:“你就是严伟?”

  “是又如何?”

  严伟丝毫不惧陈阳,冷声道。

  听到他这句话,他旁边的人,都吓得直哆嗦,连忙往后退,和他拉开距离。

  见此,严伟察觉出不对劲。

  不过,他看了眼神色平静的夜黎,也就放下心来,对众人道:“你们怕什么,有夜黎大人在,陈阳再强,也不是对手。”

  其他人没有吭声,有人给严伟使眼色,但严伟并没有在意。

  “一丘之貉,罪该万死!”

  陈阳冷声道,挥手一道指芒,嗖的朝着严伟激射而去,速度之快,没等众人看清楚,严伟的腹部就被洞穿,鲜血横流。

  “啊!”

  严伟惨叫一声,痛得面色铁青。

  他狠狠地瞪了眼陈阳,喝道:“陈阳,你还敢行凶,夜黎大人会杀……”

  “严伟,你……你……”

  没等严伟的话说完,他身后的同僚,指着他的腹部,惊呼道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严伟面露不解之色,低头往自己腹部一看,这才发现,腹部被指芒绞碎,出现一个二十厘米的大洞。

  如此重伤,他岂有不死的道理。

  “怎……怎……”

  严伟的话没说完,身子一歪,砰咚到底。

  海滩寂静,无人发声。

  似乎,陈阳掌控了场面。

  “呵呵,有些意思。”

  就在这时,夜黎的冷笑声响起,听起来,像是在调侃、戏弄、嘲讽陈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