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697章 圣山危机(7更)

  陈阳沉吟道:“左隐寒可不止是杀害天才那么简单,冲武星的顶尖天才,其实不少人,都被他占据了身体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陆天河和乔穆楠等人,都露出不解之色。

  陈阳给他们解释了下,左隐寒借助神魄武意图,占据其他人身体的事情。

  众人听完,皆是大吃一惊。

  乔穆楠面露凝重之色,道:“天梯之战的前十名,都得到了圣皇的神魄武意图,这么说,他们很可能,都被圣皇占据了身体,用于修炼万神凝?”

  “的确如此,就连左星月,他也没放过。”陈阳点头道。

 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,发现对左隐寒的狠毒,有些低估了,这是个连自己的子孙,也要迫害的人。

  陈阳想到杨凡之死,对乔穆楠问道:“对了,乔院长,你说当年杀了杨凡的,便是左隐寒的神念之一。那具躯体表面的身份,是谁?”

  乔穆楠道:“我得到的信息,那躯体是皇室中的雪皇。对此,我一直抱有怀疑的态度。但现在听了你的话,看来这个消息并没有错。”

  “就连雪皇,他也没有放过吗?”陆天河喃喃了句,沉声道:“这岂不是说,如今的雪皇,就是圣皇的分神念,是按照他的意志在行事。不过,雪皇已经一千多年没现身,现在的实力,肯定更强了。”

  “真没想到,圣皇狠毒至此!”乔穆楠咋舌道。

  聊了一会,三人互通秘密,发现圣皇的虚伪、狠毒、残忍,已是达到了极致。

  陆天河和乔穆楠对陈阳担忧,也是越来越重。

  最后,陈阳对陆天河道:“院长,我先返回魔砀圣山一趟,过段时间,我准备好了,就返回学院找你。到时候,我再决定前往哪个星域,请你带领我去传送阵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陆天河点了点头,接着道:“不过,星域传送阵都掌握在皇室的手中。我一个人出手的话,未必能帮你传送离开。到时候,还需要乔院长相助,我们一人引开皇室的人,一人帮你传送,这是最好的办法。”

  “这没问题,到时你们来凤灵学院找我就行。”乔穆楠当即答应道。

  协商好之后,陈阳带着轩羽迪和左梓画,告辞离去。

  就在他腾空而起的时候,陆天河想起雷皇之死,问道:“对了,陈阳,左惊雷是不是你杀的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陈阳留下一道声音,远离而去。

  陆天河皱了下眉头,对乔穆楠道:“若是皇室调查出来,是陈阳杀了左惊雷,他们肯定会加快对付陈阳的进度。看来,陈阳必须尽快离开冲武星才行。”

  乔穆楠望着陈阳的背影,目光灼灼,沉吟道:“或许,天圣帝国的统治,只有陈阳才能打破吧。”

  ……

  陈阳飞回魔砀圣山的途中,问了老李,了解了一下冲武星附近的星域,几乎都比冲武星强。

  至于冥霄星那种地方,之所以人类弱小,那是因为冥霄星本是冥族占据。

  而冥族拥有不少三相境,依旧是凌驾于冲武星之上的存在。

  陈阳也没有多想,到时候等确定能传送到哪些星域,再做决定,也不迟。

  几日之后,陈阳易容进入了天工城。

  为了避免轩羽迪和左梓画招惹不必要的麻烦,他把两女收入了空间手镯中。

  之前他想过让黑火教给他也弄艘传送船,自己控制往返传送。

  可谁知道,时间一长,就给忘了。

  这一次回来,也只能找崔雪帮忙。

  在**楼见到崔雪的时候,崔雪正在给天工城中的黑火教成员开会,听闻陈阳返回,她立刻急匆匆地跑出来,焦急道:“陈尊者,出大事了!”

  陈阳意识到,事情可能有些严重,皱眉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崔雪面色凝重道:“教宗回来了。”

  “教宗?”陈阳面露不解之色,随即明白过来,皱眉道:“你是说前任教宗云恨海?”

  “对。”崔雪点了点头,目光中充满了担忧和焦急。

  陈阳心头咯噔一跳,暗道不好。

  云恨海是被索文彦取缔了教宗之位,然后扶持了陶小桐当教宗。

  现在云恨海返回,以他凶狠的行事风格,他心里肯定是充满了怨恨,不仅会拿回教宗之位,还很可能拿陶小桐报复。

  如今陈阳的亲人都在魔砀圣山,必然也受到连累。

  而云恨海是冲武星最顶尖强者之一,战力排在前五,整个魔砀圣山,也没有谁是他的对手。

  小师妹、母亲、柔柔、子宁等人,皆是凶多吉少。

  “混蛋,云恨海怎么突然出现了。”陈阳暗骂一句,一把拉起崔雪,急切道:“走,和我立刻前往魔砀圣山。”

  两人飞速到达了海边,陈阳把传送船收入纳戒,和崔雪飞往传送地点。

  奈何幽染海巨大,一时半会,他们也无法到达,把陈阳着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,十分担心家人的安危。

  他对崔雪问道:“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?现在魔砀圣山中的情况,到底如何?”

  崔雪道:“云恨海传送返回圣山,控制传送阵的弟子看见,都是大吃一惊。不过,如今大部分人,都安于魔砀圣山的现状,希望走正道,并不想接受云恨海的统领。于是有弟子悄悄离开圣山,到达天工城,给我传来消息。至于圣山中具体情况如何,我也不知。”

  陈阳道:“距离你得到消息,过去了多长时间?”

  崔雪道:“差不多半天。”

  “半天……”

  陈阳的面色变得十分难看,半天的时间,足够云恨海杀死很多人了。

  他只能努力保持镇定,对崔雪问道:“除了云恨海之外,还有没有其他人,和他同行?”

  “有个叫夜黎的人。”崔雪道。

  夜黎!

  陈阳面色骤变,这是夜神翼的仆人,之前被他打成重伤,险些丧命。

  若是夜黎知道陈阳的亲人在魔砀圣山,岂有不报仇的道理。

  对了,还有白起。

  一年多前,白起和夜黎混在一起,不知现在,两人是否还是一伙的。

  若是白起也同行,那就……

  陈阳摇了摇头,不敢想下去,凝重地问道:“崔雪,除了云恨海、夜黎,还有没有个叫白起的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