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686章 惊雷一动

  陈阳的一句“就凭你吗”,让在场所有人,都略感意外。

  左惊雷皱了下眉头,脸上露出自信之色,沉声对陈阳道:“我左惊雷身为封皇者,手上资源无数,实力更是冲武星顶尖,想要追随我的人,不知凡几。不是我自夸,只要我成心培养你,让你成为封皇者之下的强者,有何难处?如此小事,你居然质疑我。小子,你的眼界,未免太狭窄了。”

  “不,我不是说这个。”陈阳摇了摇头,笑着道:“我的意思是说,就凭你,还想收服我,简直是痴人说梦。”

  这话一出口,众人都是一愣。

  这家伙,好大的口气,居然敢对雷皇说这种话。

  不过,左思赅和尚廉转念一想,这小子连皇室也不放在眼里,以这种态度对圣皇,也并不是太意外。

  “年轻人,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你这是关上了生存之门,踏入了地狱深渊!”

  左惊雷被激怒,眼眸越发阴沉,笼罩在身体周围的星能波动更加的强烈,淡淡的涟漪震荡开,控制十分精准,把人都避开,荡漾在周围。

  轰隆隆……

  巨响发出,不远处的驿站,在星能涟漪之下,完全化为了灰烬。

  官道两侧的树林,也都夷为平地。

  不,不是平地。

  地面完全翻裂塌陷,周围千米范围,在瞬息间,变成了环形的深坑,只剩下陈阳等人所在的区域,还有百米的平地。

  显然,左惊雷以这种强悍的手段,在向陈阳示威。

  不过,陈阳不为所动,神色平静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。

  他指了指左思赅和尚廉,对左惊雷道:“这两个小人,我非常不喜欢,他们必须死。至于你,虽然嚣张了点,但至少还没想要我的命,只是有些冒犯了我。现在,我便给你个活命的机会,你把左思赅和尚廉这两个小人杀了,我就放你一条生路。否则,你们,都死!”

  此言一出,现场一片死寂。

  太狂了,太嚣张了!

  就连左惊雷也愣住,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他好歹是封皇者,整个冲武星,除了圣皇之外,换做任何人,也不敢对他这么张狂。

  难道眼前这小子,真的是个疯子!

  尚廉第一个跳出来,指着陈阳,怒斥道:“小子,你找死!”

  左思赅目光阴沉,冷声道:“小子,你虽然天赋惊人,但你却绝非雷皇的对手。你现在的狂妄,只会让你自己送命。”

  陈阳没有回应左思赅二人,他在等左惊雷的答复。

  若是左惊雷按他所说的做了,他也就放过后者。

  但若是不从,他绝不会手下留情。

  “很好,我左惊雷活了这么多年,还从来没有被年轻后辈,如此轻视过。既然如此,那我今天,便想看看,你的实力,是否配得上你的狂傲!”

  左惊雷眼神中充满了战意,刷的从纳戒中,取出了一把十二纹玄器长枪。

  皇室中人,大部分都是用枪。

  左惊雷,也不例外。

  长枪一出,他整个人的气势拔高,仿佛与长枪融合,挺拔于天地,给人望而生畏的感觉,又有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。

  在场之人,都感到了万分惊惧,心脏扑通扑通地猛跳。

  唯一镇定的,便是陈阳。

  他眼中闪过杀意,对左惊雷道:“看来,你选择和他们一起死。”

  “你的狂妄,让你送命!下辈子,记住,不要这么狂。”

  左惊雷神色冷峻,可是,他没有立即出手,对陈阳问道:“在杀你之前,我想知道,你的真实身份。”

  “想知道死在谁的手上吗?”

  陈阳笑了笑,伸手在脸上一抹,显露出自己原本的面容。

  “果然是你,陈阳!”

  确认陈阳的身份,左惊雷、左思赅等人,眼中都露出惊喜之色。

  他们没想到,居然猜对了。

  整个冲武星,敢和皇室公然作对的,只有一个陈阳,就在眼前。

  “陈阳,没想到一年多,你的战力便提升至不灭巅峰的层次,真是让人感到意外。不过,既然是你,那你万万没有活命的可能。今日就是你的死期,我杀了你,也算是为圣皇办了件小事,与有荣焉。”

  左惊雷点了点头,觉得这趟来得太值了。

  话音落下,他猛然举枪,星能汇聚在长枪上,十二道器纹激活,那恐怖的气场,惊天动地,把左梓画和轩羽迪吓得花容失色。

  两女皆是认为,若是左惊雷出手,那陈阳就别想活命了。

  “住手!”

  “住手!”

  轩羽迪和左梓画,同时冲到了陈阳的前方,将陈阳挡住。

  她们被左惊雷的威压笼罩,强行运转真元,此刻都是遭到反噬,噗地喷出鲜血,面色惨白。

  轩羽迪不顾伤势,连忙对左惊雷拱手道:“雷皇殿下,请您看在国师的面子上,今日放陈阳一马!”

  “雷皇,我愿意跟你走,求你放过陈阳。”左梓画激动道。

  左惊雷眼眸凝缩,对轩羽迪道:“国师的面子,我自然要给。不过,你只是国师府的千金,你代表不了国师,也代表不了国师府,你保不住陈阳。你放心,等我杀了陈阳,我会把你交给国师处理,绝不会伤害你。”

  听到这话,轩羽迪身体一颤,无计可施。

  左惊雷又看向左梓画,冷声道:“梓画,你背叛圣皇,这次将你擒拿,不知圣皇会如何处置你,你居然还想让我放过陈阳,简直是痴心妄想。”

  左梓画眉头紧皱,慌张道:“雷皇,求你了,我……”

  “休得多言!”

  左惊雷打断了左梓画的话,突然人影一闪,竟是从左梓画和轩羽迪的面前消失,不知所踪。

  以二女的眼力,却是完全看不出,左惊雷到底去了哪里。

  强烈的能量波动,从她们的身后传来。

  她们连忙往后看去,只见左惊雷已是出现在陈阳右侧十米处,长枪一抖,恐怖的星能凝聚起来,一道湛蓝的星芒,震颤虚空,轰击向陈阳的侧面。

  “不!”

  两女同时惊呼,瞪大的眼睛中,满是惊恐、担忧之色。

  她们很想帮助陈阳,但无能为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