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681章 检验身份

  “岂有此理,简直是岂有此理!居然连皇室也不放在眼里,居然说不和皇室说话!这小子,他莫非以为,自己区区一己之力,能与皇室为敌了吗?他以为自己,能战胜皇室那么多强者吗?”

  左思赅看着陈阳的背影,眼神中满是愤怒之色。

  他活了这么多年,自从进阶不灭境后,还从来没有谁,像刚才那样和他说话。

  若非知道陈阳的实力极强,他刚才就要出手了。

  他转头看向尚廉,沉声道:“立刻让人调查此人的身份,我倒是想知道,他到底是谁。”

  “是,思赅王爷。”

  尚廉应了声,连忙安排人去调查。

  整个帝都,几乎七成的信息,都在皇室的掌控之下。

  可是,尚廉安排下去之后,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头绪,这个与轩羽迪同行的青年,仿佛是凭空出现。

  帝都,没有这号人。

  整个冲武星,也没有这号人。

  得到尚廉的禀报,左思赅远远望着陈阳,沉吟道:“奇怪,他年纪轻轻,便有如此实力,理应人尽皆知才对,为何没有任何的信息。”

  “该不会,他是易容了吧?”尚廉道。

  “易容!”

  左思赅眼珠一转,面露思索之色,沉默了好一会,道:“可是,他为何要易容?整个冲武星,又有哪个年轻男子,能有这么大的本事?该不会,他是……”

  “是陈阳!”尚廉接话道,眼皮一跳,目光中满是惊骇之色。

  左思赅目光一凝,沉吟道:“可即使是陈阳,也不可能这么强。毕竟一年前,陈阳才洞虚中期,现在他能击败左星月,顶多达到不灭中期的战力。可此人,光是星能,就堪比不灭巅峰,绝非陈阳。”

  尚廉摇头道:“除了陈阳,擅长易容,且实力强大的青年,我实在想不到别人了。”

  左思赅道:“只需一块显真镜,便可判断他的身份。”

  尚廉道:“陈阳一年多没现身,有关皇道追辑令的事情,已经没几个人还惦记着,大家都没带显真镜。”

  左思赅目光一转,对身后随从道:“立刻想办法,弄一个显真镜过来。我倒是要看看,那小子的真容,到底是谁!”

  ……

  轩羽迪看着陈阳,心惊胆战道:“你好大胆子,你这样挑衅皇室,你就不怕惊动了几位封皇者?”

  “封皇者来了,我也一样。”

  陈阳笑了笑,目光一转,朝着会场大门的方向看去,正巧看到众人簇拥之下,左梓画走了进来。

  几年过去,左梓画已经不再是那个小姑娘,出落得亭亭玉立,身子也长开了,玲珑有致、含苞待放。

  左梓画身为皇室公主,而且受到圣皇的喜爱,是整个帝都重,最炙手可热的人物。

  她一出现,周围许多年轻后辈,都上前献殷勤。

  尤其是一些男子,纷纷呈上礼物,希望能得到左梓画的芳心。

  “梓画!”

  轩羽迪朝着左梓画招了招手,快步走过去。

  “羽迪姐姐!”

  左梓画似乎和轩羽迪关系亲密,面露喜色,飞快迎上来,皱眉看了眼身后跟着的人群,感到十分无奈。

  “都闪开,我和梓画要说悄悄话。”

  轩羽迪瞪了眼人群,那些人这才怏怏地离开,但也没有走远,随时准备过来和左梓画搭讪。

  “羽迪姐姐,你有没有收到陈阳的消息?他居然杀了左星月,不知道,他会不会来帝都?”

  左梓画挽着轩羽迪的手,一张口就提到了陈阳。

  “梓画。”

  陈阳走上前去,笑着招呼道。

  左梓画愣了下,一脸不解之色,不知道眼前这青年到底是谁。

  “他是陈阳。”

  轩羽迪传音给左梓画解释道。

  “啊!陈……”

  左梓画惊呼一声,差点就看出陈阳的名字,连忙捂住嘴巴,上下打量着陈阳,焦急地传音道:“你怎么到这里来了,万一被皇室的人发现,你就别想活着离开帝都了。”

  “放心,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陈阳安抚一句,直奔主题:“梓画,我此次前来帝都,一来是探望你们,而来是左星月暴露出,你身上有些疾病,我需要给你看看。”

  “疾病?”

  左梓画面露疑惑之色,传音道:“天梯之战的时候,皇祖爷爷回过一次皇宫,他指点了我修炼,传授了我神通,按理说,我如果身体有恙,他应该看得出来才对。”

  “此事,很可能与左隐寒有关。”陈阳正色道。

  “什么意思?”左梓画皱眉道。

  陈阳传音道:“说来话长,要不,你和我们先去国师府,到羽迪的家中,我们再详谈,如何?”

  “这……”左梓画犹豫了下,点头道:“好。”

  三人立即行动起来,出了极乐大典的会场,登上火翎马车,往国师府而去。

  见此一幕,那些对左梓画、轩羽迪有意思的男子,都是一脸郁闷之色,心说陈阳一个人就带两个女人走了,实在是可恶。

  甚至有人,想要去阻拦。

  不过,陈阳击败司马长晋和司马风雷的事情,已经传开,整个极乐大典中,没有一个人敢保证是陈阳的对手,更别说这些年轻人了。

  “显真镜来了。”

  陈阳三人刚刚登上火翎马车,左思赅的随从,就把显真镜拿了过来。

  左思赅手握显真镜,沉默了下,对随从传音道:“让我们潜伏在国师府的人,去验证那青年的身份。”

  ……

  国师府。

  轩羽迪的房间。

  “什么,你的意思,皇祖爷爷在我体内养了东西,他想要害我!?”

  左梓画听完陈阳的讲述后,大惊失色道。

  陈阳道:“具体是怎么回事,我也不知道,得检查了你的身子,才能确定情况。”

  轩羽迪催促道:“快点检查吧,时间越长,梓画越危险。”

  检查的方法,陈阳在来的时候,就已经从中习得,倒也不难。

  不过,这个检查,却有个问题。

  他沉默了下,对左梓画道:“梓画,这个检查,需要你……那个,把衣服脱了。”

  “啊!”

  听到要脱衣服,轩羽迪和左梓画同时惊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