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678章 谁让你走

  

  司马风雷盯着轩羽迪,面露不悦之色,冷声道:“我知道,你不喜欢长晋,可你也不至于,让人出手打伤长晋吧?这件事,即使是说到了国师那里,也是你们理亏。现在,你居然还想让我放过这凶徒,你难道以为,国师府会帮他?”

  轩羽迪面色紧张之色,拱手道:“风雷前辈,我的确不喜欢司马长晋,但阳兄出手伤他,并非因我而起,而是司马长晋故意为难阳兄,他这才出手。”

  “你不用解释,我相信,国师府绝不会帮此人。此人伤了长晋,他便要付出性命的代价。”

  司马风雷斩钉截铁道,一副势必要杀了陈阳的架势。

  见此,周围之人都认为,陈必死无疑了。

  轩羽迪的心也悬起来,朝着极乐大典的会场望了眼,因为距离远,且陈阳刚才打伤司马长晋快如闪电,所以没有惊动会场中的人,此刻轩羽迪在会场人群中搜索着,希望能看到国师府轩归鹤的身影。

  以轩傲狂的身份,除非是有羽皇、明皇那种级别的强者,在极乐大典露面,他才可能出现。

  否则,他不会现身。

  所以,轩羽迪只能求助轩归鹤。

  轩归鹤也是不灭中期,她相信,只要轩归鹤站出来,保住陈阳,应该能做到。

  可是,她看了一圈,没有发现轩归鹤的身影。

  她的心顿时沉了下去,如此一来,陈阳面对不灭中期的司马风雷,又该怎么办?

  就在轩羽迪担忧之时,陈阳的声音,突然响起:“那个,等等。你们似乎弄错了,我有恃无恐,不是因为国师府,而是因为,这位司马家的家主司马风雷,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  哗。

  此言一出,周围一片哗然。

 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,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  接着,众人的神色,变成了嘲讽、戏谑、讥诮。

  虽然陈阳刚才表现出强横的战力,碾压司马长晋,但司马风雷可是不灭中期的强者,比司马长晋强了不知多少层次,没人认为,陈阳会是他的对手。

  此刻陈阳的话,在众人看来,是那么的可笑,像是一个小丑。

  “疯子,你这个疯子,我司马家老祖,岂是你能对付得了的,你竟敢口出狂言,你死定了,死定了!”

  司马长晋厉声嘶吼着,看向陈阳的眼神中充满了怨恨,以及兴奋。

  在他看来,陈阳马上就要死,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“那边怎么了?”

  极乐大典会场,一位不灭后期的修者,听到了司马长晋的嘶吼,他朝着门口看过来,即使相距甚远,他也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此人是帝国皇室,名为左思赅。

  他看清楚情况,脸上露出疑惑之色,沉吟道:“奇怪,是司马家和别人发生冲突了吗,那个青年是谁,似乎帝都中,没有这一号人物。”

  “思赅王爷,要不我过去看看。”

  左思赅面前,一名不灭中期修者道。

  这人也不是一般的人物,是帝都大家族尚家的家主,名为尚廉,实力相当强,犹在司马风雷之上。

  不过,现在司马长晋拜羽皇为师,司马家风头强劲,却是压了尚家一头。

  左思赅点了点头:“尚廉,你过去看看,告诉司马风雷,极乐大典是一场盛会,大家欢聚于此,尽量不要发生打斗。至于受伤的司马长晋,先送去医治,今日的恩怨,之后再解决。”

  “是。”尚廉应声,朝着门口走去。

  ……

  “小子,你真是狂妄到了极点,居然说我不是你的对手。我倒是想看看,你的实力,到底有多强。”

  司马风雷冷视陈阳,从纳戒中取出一把十纹玄器长枪,枪尖直指陈阳,一股恐怖的气势,将陈阳锁定。

  他的真元席卷而出,能量波动剧烈,笼罩在这片十米范围之内,压迫得众人都喘不过气来。

  前来参加极乐大典的,都是各家族的佼佼者,还能承受。

  可那些侍者、随从,在强横的压迫之下,竟是直接吐血,当场倒地昏迷过去。

  众人被司马风雷的力量所震慑,皆是心惊胆战。

  他们看向陈阳,心说面对司马风雷这样的强者,这青年只怕连一招也抵挡不住,就会身亡。

  “风雷兄,住手。”

  眼看司马风雷就要出手,突然,一道声音响起。

  只见人影一闪,出现在陈阳和司马风雷之间,正是刚刚领命而来的尚廉。

  “是尚家家主尚廉!”

  “怎么回事,他要给这青年出头?”

  “尚家和国师府交好,这青年和轩羽迪同行,尚廉大人为他出头,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  众人低声议论,却是一位尚廉是给陈阳出头来的。

  司马风雷放下长枪,看向尚廉,沉声道:“尚廉兄,此子重伤长晋,你是打算,让我坐视不理?”

  尚廉态度平和,拱手道:“这不是我的意思,是思赅王爷的意思。他说极乐大典是为了大家开心,若是在这里发生战斗,就不太好了。有什么恩怨,等今日过了再追究,当务之急,是把司马长晋送去医治。”

  听到是左思赅的意志,司马风雷不禁皱眉。

  别说他实力不如左思赅,就算他是不灭巅峰,他也不敢违背皇室强者的命令。

  沉默了下,他冷着脸对尚廉道:“长晋是羽皇的徒弟,被打成重伤,难道今日就这么算了?”

  尚廉道:“风雷兄,抱歉,你若是有什么要说的,请你和思赅王爷讲,我无法做出决定。”

  司马风雷不甘地咬了咬牙,朝着远处左思赅的方向看了眼,终究不敢得罪,眼眸一沉,刷的收起长枪,对陈阳喝道:“小子,我会让人盯着你的。你打伤长晋,我一定要拿你人头,你别想活着离开帝都。”

  说完,司马风雷把司马长晋扶起,作势便欲离开。

  见此,众人无不松了口气。

  这场风波,总算是平息。

  虽然司马风雷没说饶过陈阳,但至少这个青年能多活一天,或许能想到解决的办法。

  “站住,谁让你走?”

  就在这时,突然一道呵斥的声音响起。

  众人转头一看,发现说话的,居然是陈阳。

  事情明明暂缓,他居然还挑衅司马风雷!

  这青年,真的疯了,居然自寻死路!

  ******

  PS:关注公众号”炒酸奶本尊“,查看历史消息,有各位房客的图片,正在陆续推送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