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674章 天梯第三

  司马长晋外形出挑,又夺得天梯之战第三,还是羽皇的徒弟,出自帝都大族司马家。

  从哪个方面来看,他都很出色。

  可此刻见陈阳和轩羽迪关系亲密,他心里自然充满了不满。

  他打量了下陈阳,虽然看不出陈阳的境界,但从陈阳的年龄来看,他觉得这绝不是一个比自己更强的高手。

  毕竟,年轻一辈的顶尖强者,在之前的天梯之战中,几乎都露面了。

  能击败他司马长晋的,只有两个人,陈阳不在其列。

  自然,他不把陈阳放在眼里。

  他眼中闪过轻蔑之色,转头朝着轩羽迪看去,问道:“羽迪,这位是?”

  “我是羽迪的朋友,我叫阳哥哥。”

  I陈阳笑了笑,主动对司马长晋招呼道。

  阳哥哥!?

  听到这个名字,司马长晋面露冷色,沉声道:“这位朋友,你是在戏弄我,想让我叫你哥哥?”

  “当然不是,我的名字便是这样,我也没办法。”

  陈阳耸了耸肩,指了指轩羽迪,道:“不信,你问问羽迪。”

  轩羽迪强忍住笑意,对司马长晋点了点头,正色道:“对,他的名字,就叫阳哥哥。”

  听到轩羽迪这么说,司马长晋嘴角抽搐了下,知道对方是联合起来骗自己。

  他冷冷地盯着陈阳,道:“姓阳的,这里是羽迪的闺房,你进入这里,却是有些不妥。所以,请你立刻离开这里。”

  闻言,轩羽迪心生怒气,腾地站起来道:“司马长晋,这里又不是你家,你凭什么让……阳哥哥走?!”

  听到轩羽迪叫陈阳“阳哥哥”,司马长晋更是生气。

  他自问为了追求轩羽迪,费尽心思,可轩羽迪对他不假辞色不说,现在却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表现出关切。

  这让颇为自傲的司马长晋,哪里受得了这种区别对待。

  他没有和轩羽迪争论,而是对陈阳道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你若是得罪我,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  陈阳不说冲武星最强,但现在的实力,绝对是最顶尖的行列。

  尤其是练成《星陨剑阵》第二重,就连羽皇、陆天河这种等级的存在,也要逊色半分。

  更何况,他若是放出大炮,除了左隐寒之外,整个冲武星,没有任何人是他的对手。

  可是现在,洞虚巅峰的司马长晋,居然在他面前叫嚣,甚至是威胁。

  这就好像,一个蝼蚁,对大象说,他能一脚把大象踩死。

  大象会生气吗,当然不会?

  陈阳不仅没有生气,反而觉得十分的好笑,是真的好笑。

  他看着司马长晋,笑着道:“你是谁,不重要。至于你说我得罪你,从你进来,我总共说了不到三句话,你这样说,似乎有些强词夺理了。”

  “强词夺理又如何?”

  司马长晋意气风发,挺了挺胸膛,对陈阳道:“我也不妨告诉你,我便是天梯之战夺得第三名的司马长晋!”

  说完,司马长晋等着陈阳露出惊惧的表情。

  可他却发现,陈阳依旧面带微笑,仿佛根本不知道天梯之战第三名的含义。

  他冷声道:“原来是个连天梯之战也不知道的土包子!”

  “不,我知道天梯之战。”陈阳纠正了下,然后道:“不过,你是天梯之战第三名,关我什么事?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司马长晋指着陈阳,只觉这人简直是个傻子。

  他放下手,冷声道:“哼!总之我警告你,你这种垃圾,配不上羽迪,以后你理他远点,否则,我便对你不客气。”

  “司马长晋,你胡说八道什么,你说谁是垃圾!”

  没等陈阳开口,轩羽迪却是坐不住,指着司马长晋,怒斥道。

  见轩羽迪护着陈阳,司马长晋心里更不爽,阴冷的眸子瞥了眼陈阳,道:“这种连天梯之战,都没有资格参加的人,难道不是垃圾吗?和这种垃圾身处同一个房间,我都觉得丢脸。羽迪,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你理这种垃圾远点,否则……”

  轩羽迪气得发抖,指着门口,打断司马长晋的话,呵斥道:“司马长晋,这里不欢迎你,你立刻给我离开!”

  司马长晋追了轩羽迪很长时间,轩羽迪却始终对他不假辞色,他对此早已不耐烦。

  若不是为了日后得到国师府的支持,他早就对轩羽迪用强了。

  至于爱意,他对轩羽迪一点也没有。

  他贪婪的,只是美色和利益。

  之前轩羽迪虽然不待见他,但从未这样愤怒斥责。

  此刻,他顿时就受不了了,眼中闪过冷色,对轩羽迪冲口而出道:“轩羽迪,我司马长晋是天梯之战第三名,是羽皇徒弟,是司马家未来家主,是帝都最耀眼的未来之星。”

  “整个帝都,不知多少女人,想要做我的妻子。现在我主动追求你,你居然这样待我,你真以为,自己有多了不起吗?你区区感应期,若不是有国师府的背景,你认为你配得上我?”

  这番话,让轩羽迪大怒,喝道:“对,我配不上你,司马长晋,你立刻给我滚,从此以后,你不要再进入国师府,不要再来见我,我不想看到你这种自以为是的虚伪之人。”

  见撕破了连,司马长晋眼中闪过寒芒,冷声道:“轩羽迪,日后等我进阶不灭境,成为冲武星的顶尖强者之一,到时候,我倒是要看看,你们国师府,是否还护得住你?届时,我会让你后悔。”

  说完,司马长晋瞥了眼陈阳,转身往外走去,语带杀意道:“小子,你最好不要出国师府。”

  “等等。”

  突然,陈阳开口道。

  司马长晋回头看过来,脸上露出不屑之色,道:“怎么,你这垃圾,还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

  “你张口闭口垃圾,我若是就这么放你走了,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。”

  陈阳坐在椅子上,看向司马长晋的目光中十分镇定。

  镇定得,让司马长晋感到古怪,甚至是……心悸。

  “不,绝对是错觉。”

  司马长晋摇了摇头,眼中杀意大盛,对陈阳道:“垃圾,这里如果不是国师府,你已经变成尸体了,居然还跟我提面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