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673章 再临帝都

  老李摇头道:“左星月的记忆中,并没有说,左隐寒在左梓画的体内,养的是什么东西。”

  陈阳沉吟道:“看样子,我得花时间去皇城一趟,找到左梓画,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情况才行。若是她有危险,我一定要帮她解除。”

  “尊者!”

  就在这时,一道声音从远处传来。

  陈阳转头看去,只见崔雪带着几名亲信,朝着这边飞过来。

  另有天工城的强者,跟在崔雪等人的后方千米,遥遥看向这边,却是来观战的人。

  他们见只剩陈阳一人,都停下了脚步,脸上露出疑惑之色,心说战斗已经结束了吗?

  “尊者,左星月呢?”

  崔雪飞到陈阳面前,胆战心惊地问道。

  陈阳看了下一望无垠的幽染海,沉声道:“他已经沉入海底,以后再也不会出现了。”

  “你把他杀了?”崔雪惊道。

  陈阳点了点头,话锋一转:“对了,崔雪,你现在立刻开船,送我返回魔砀圣山。”

  “是……是。”

  崔雪连忙应道,对于左星月的死亡,他还有些没回过神来,觉得这个消息,未免有些太突然。

  陈阳没有在意其他人惊疑的目光,和崔雪返回海岸,乘坐特制可传送的船只,返回魔砀圣山。

  天工城的城主,则是赶紧下海打捞左星月的尸体。

  可惜,一无所获。

  他一脸无奈之色,只能把这里的消息,通过万里神音阵,给帝都传过去。

  ……

  “怎么样,找到净妖莲了吗?”

  陈阳一回圣山,母亲千素素便立刻问起净妖莲的事情,她对儿媳妇林柔是极为关心。

  其他人也都围上来,脸上露出关切之色。

  陈阳道:“找到了,我先看看柔柔,然后便炼制葬寒丹。”

  听到这句话,众人都放下心来。

  陈阳去看望林柔后,立刻炼制了葬寒丹,丹药给林柔服下,林柔的身体缓缓恢复,只要再服用三次葬寒丹,一个月后,身体就能完全恢复。

  林柔总算是安然无恙,陈阳悬着的心,这才彻底放下来。

  他并没有着急离开,等了一个月,林柔的身体完全恢复之后,他把魔砀圣山的一切事宜都交代,这才启程离开,前往帝都。

  一个月时间,他已经把星陨剑阵第二重练成。

  七十二把飞剑,可以控制自如了。

  原本按照他的计划,是先去龙武学院,除掉阴谋残害林柔的宇文瑾司。

  但现在既然左梓画有危险,他自然要先去找左梓画。

  另外,也能去帝都,看望一下轩羽迪。

  ……

  帝都依旧是一片繁荣,但随着天工城的消息传回来,已经渐渐平息的“陈阳风波”,又再次掀起。

  整个帝都中,不少人都在谈论陈阳。

  不仅仅因为皇道追辑令,还因为在天工城的时候,陈阳把左星月击败。

  关键是,没有一个人看到经过,让人对于这场战斗,充满了遐想。

  国师府。

  轩羽迪坐在花园里,撑着下巴,望着前方的桃花,脑子里胡思乱想,又出现了陈阳的身影。

  “既然他还活着,他应该,回来找我吧?”

  “可是,帝都是重地,这里高手云集,皇室强者众多,他就算实力再强,也不敢到这里来。”

  “算了,这里太危险,他还是别来。”

  轩羽迪心里纠结着,突然,身后响起脚步声,让她回过神来。

  她皱了下眉头,回头看去,道:“司马长晋,我已经说过多次,我……啊!你是谁!?”

  轩羽迪本以为,身后出现之人,是司马长晋。

  可回头一看,发现竟是个从未见过的面孔,对方是怎么进入国师府的,所欲何为?

  毕竟国师府敌人众多,轩羽迪不得不小心,连忙拉开距离,刷的取出宝剑,沉声道:“来者何人?”

  “羽迪,别紧张,是我。”

  熟悉的声音响起,让轩羽迪为之一愣。

  当陈阳恢复原本的面容,轩羽迪脸上露出惊喜之色,往前奔跑几步,然后停下来,激动道:“你真的来了!”

  “呵呵,刚才正在想我吗?”陈阳笑着道。

  被说中了心事,轩羽迪脸上浮起红晕,将宝剑收入纳戒,连忙朝屋里走去,道:“快到里面来,若是被人发现你在这里,可就麻烦了。”

  陈阳跟着轩羽迪往屋里走,笑道:“国师府的人,应该不会对付我吧?”

  “保不准有其他势力的奸细。”轩羽迪道。

  两人在房内坐下,陈阳问道:“对了,羽迪,刚才你说的司马长晋是谁?”

  轩羽迪皱了下眉头,撇嘴道:“司马长晋是司马家的长子,在天梯之战的时候,他夺得了第三名,名声大噪,拜了羽皇为师。自从左星月和我的婚约解除之后,他就……就在追求我,但我对他一点好感也没有。”

  “不过,家主爷爷和司马爷爷是老交情,我们国师府也不好把司马长晋拒之门外,于是他时常来找我,令我不厌其烦。”

  “尤其是最近,左星月被你杀死的消息传回帝都之后,他意气风发,觉得自己是天梯之战第二名,对我的追求更猛烈,常常拿天梯之战说事,十分自傲。”

  陈阳笑道:“哈哈,羽迪,谁让你长得漂亮,又背景不凡,追求你的人,自然很多。不过,也就司马长晋这样的人,觉得配得上你,这才敢追求。其他人,只敢在心里想想罢了。”

  听到陈阳说话,轩羽迪面露不悦之色,撅嘴道:“那么你呢?”

  听到这个问题,陈阳愣了下。

  要说他对轩羽迪完全没有感情,也不是。

  可是爱情,似乎还无法确定。

  就在陈阳为难该如何回答的时候,外面传来一道充满磁性的男声:“羽迪,我给你带了好东西。”

  “是司马长晋!”

  轩羽迪不禁皱眉,脸上露出郁闷之色。

  陈阳当即使出,变幻面容,转头朝着门口看去。

  只见一名面容俊朗,身材挺拔的青年,春风满面,快步朝着里面走来。

  “咦?!”

  司马长晋走到门口,见房里坐着一名年轻男子,脚步停住,看向陈阳的目光中闪过嫉妒之色。

  他来过多次,却从未被邀请入座,心里自然对陈阳心生不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