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672章 养了东西

  

  陈阳看向左星月,笑道:“左星月,你说得没错,大炮的确是三相境。”

  “老大,你能不能别这么嚣张,又不是你厉害,你笑得那样,好像你是三相境似的。”

  陈阳话音刚落,大炮翻了个白眼,挤兑道。

  “我是你老大,你强不就是我强。”

  “既然你是老大,怎么不给我多弄点东西吃?”

  “你想挨揍了?”

  ……

  左星月见大炮和陈阳吵嘴起来,自己居然被无视,他整个人都懵了。

  他第一次,感觉自己是如此的没有存在感。

  而且,这还是觉醒浩澜真人记忆之后,出现这样的情况,让他感到万分的憋屈。

  可问题是,他即使战力提升,此刻面对三相境的大炮,也绝不可能战胜。

  三相境和神魄境,是完全两个不同的层次。

  除非他达到不灭巅峰,依靠各种手段,或许还有对战的机会。

  但现在,他绝非大炮的敌手。

  “混蛋!”

  左星月咬牙切齿地暗骂一句,眼看陈阳和大炮无视自己,他运转星能,使出身法神通,速度爆发到极致,身形一动,朝着海岸飞驰而去。

  现在,他只有一个念头,逃。

  至于逃不逃的掉,只能听天由命。

  显然,他的命不好。

  他刚刚动身的刹那,大炮化作一道暗红的流光,出现在他面前,将他阻拦了下来。

  “死狗,让开!”

  左星月暴喝一声,举枪攻去。

  大炮撇了撇嘴,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,一爪朝着左星月拍过来,枪芒被击溃,骨骼包裹的爪子,重重地砸在左星月的身上。

  “噗。”

  左星月猛地喷出一口鲜血,整个身子都被大炮拍得散架,骨头几乎都断裂,内脏也全部破损。

  遍体鳞伤,真正的遍体鳞伤!

  他极力想要运转星能,但却无能为力,朝着海域之下飞速坠落而去。

  “不……为什么……我可是浩澜真人,星海顶尖强者!”

  左星月心头狂吼着,对于现在的一切,他都接受不了,他觉得自己,应该是登临冲武星之巅的那个人,而不是现在就死去。

  可是,他感觉到,自己的意识,在渐渐地模糊。

  濒死刹那,他就连神魄离体也做不到。

  不灭境,真的能不灭吗?

  显然,并不是。

  左星月知道,下一刻,自己就要死亡,一切都将消弭,自己就像从未在这个世界来过。

  就在这时,突然,识海中出现了一道身影。

  是谁的神魄?

  “陈阳?”

  左星月用最后的意识,对那道神魄问道。

  老李没有回答,反问道:“你是左星月,还是浩澜真人的分神念?”

  “我一个将死之人,是谁,重要吗?”

  左星月苦笑道,识海中的神魄,渐渐变得模糊。

  他突然发现,出现在识海中的神魄,并不是陈阳,那么是谁?

  他急切问道:“你不是陈阳,你是谁?”

  “我是浩澜真人的分神念之一,也是陈阳的师傅。”

  “啊!陈阳不是我?”

  “对。”

  老李点了点头,眼看左星月的神魄就要消散,若是他在不吞噬,这道神魄的记忆就不能得到。

  他相信,从这道神念的记忆中,应该能得到不少有用的信息。

  “你是我,我也是你。我就代替你,继续活下去,让你做个好人。”

  老李对左星月说了最后一句话,接近左星月的神魄,将其融合。

  陈阳收起左星月的纳戒和黑龙长枪,急忙对返回识海中的老李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  “左星月的负面情绪太多,性格太消极,我必须把这些东西摈弃才行,不然的话,我会受到影响,你等等我。”

  老李说完这句话,便进入了《仙魔道典》之中。

  过了大概两个时辰,他这才重新钻出《仙魔道典》,对陈阳道:“好了,现在我只得到他的记忆。”

  陈阳问道:“怎么样,左星月觉醒的记忆,用处大不大?”

  “他觉醒的记忆,也就是些星诀、秘法、神通、符文等等修炼之道,比不上我当年留下精心撰写的《仙魔道典》”

  老李沉吟道:“不过,他自己的记忆,却是颇有用处。他作为皇室的天才子弟,对皇室有很深的了解。而且,也见过左隐寒数次。可奇怪的是,从他记忆中对左隐寒的感应来看,左隐寒的境界,并不是我推测的魄相境,而是体相境,大概是后期、巅峰的样子。”

  “怎么会呢?”陈阳惊疑道。

  老李思索道:“左隐寒的天赋、机缘,虽然比不上你,但他的天赋也称得上顶尖,加上我当年传授他的秘籍,以及三昧离火等,他怎么也不应该才体相境才对。”

  陈阳道:“难道他受了重伤,境界跌落?”

  老李道:“有这个可能,不过,他既然在修炼万神凝,会不会左星月见到的,只是左隐寒的一道神念,而不是本体?”

  “一道神念就有体相境,不至于吧。”陈阳惊道。

  老李道:“的确不应该,难道是出现了变故,所以他的境界停滞不前?而且,要修炼万神凝,至少也得魄相境才有足够的神识力,他难道是压制了境界?”

  陈阳道:“总而言之,他是体相境的话,对我来说是好事。只要我一进阶体相境,到时候,应该就有和他一战的资格了。”

  “这倒也是。”老李点头道。

  陈阳想起万神凝的事情,问道:“老李,左隐寒修炼万神凝,连左星月也不放过,会不会皇室中其他人,他也是要用神念占据?”

  老李道:“的确如此,根据左星月的记忆,皇室中有不少人,都已是左隐寒的分神念。”

  陈阳道:“左梓画呢?”

  “对了,我正想给你说左梓画。”

  老李面露凝重之色,道:“根据左星月的记忆,他在和左隐寒的分神念斗争时,得到左隐寒透露的信息,左梓画受到左隐寒的培养,其实是左隐寒在其体内养了东西。另外,左梓画的天赋不弱,左隐寒要等到东西样成熟了,就要占据左梓画的身体。”

  “养东西,养的什么?”陈阳皱眉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