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654章 遭人暗算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

  https://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第二重星陨剑阵,要结成剑阵,比第一重难了许多。

  陈阳足足花了三个月的时间,这才将宝剑结成剑阵,七十二把剑形成一个无形的整体,力量凝练在一起,比一重剑阵强了至少数倍。

  不过,剑阵虽然结成,但陈阳却还没修炼第二重星陨剑阵,无法对七十二把飞剑掌控自如。

  就在陈阳打算修炼第二重剑阵的时候,有消息传入了魔砀圣山,天梯之战已经举行,并且圆满结束。

  令陈阳感到十分意外的是,这次天梯之战的第一名,居然是左星月。

  陈阳了解过后,这才知道,左星月已是进阶洞虚巅峰,实力十分强横,在天梯之战的时候,除了最终决战,其他的战斗,几乎都是压倒性的优势取得胜利。

  并且这次天梯之战后,左星月又再次得到了圣皇的赏识,对其多有指点,战力又有不小的提升。

  虽然左星月和陈阳比起来,天赋、实力都差了许多。

  可是要知道左星月在几年前,还只是凝魄中期。

  如今几年过去,左星月就达到洞虚巅峰,已是表现出相当强大的天赋,堪称皇室第一。

  日后在皇室的培养下,左星月的实力,还会突飞猛进。

  “左星月取得天梯之战第一名,现在肯定非常想杀杀我吧。毕竟,我曾今让他丢了几次脸,他对我是恨之入骨。”

  陈阳嘴角露出笑意,摇了摇头,并没有把事情放在心上,打算开始修炼第二重星陨剑阵。

  正在这时,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,传来苏子宁的声音:“陈阳,柔柔出事了,你快来看看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陈阳大惊失色,连忙打开门问道。

  苏子宁道:“柔柔似乎在修炼什么秘法,好像是走火入魔,现在吐血不止,气息微弱,也不知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苏子宁停了下来,脸上露出焦急之色,眉头紧紧地皱成了一团。

  “快,带我去看看。”陈阳急道。

  苏子宁立刻带着陈阳,到了林柔的房间。

  只见房间里,众女齐聚一堂,都是一脸着急的表情,拿躺在床上的林柔束手无策。

  “陈阳,快看看柔柔。”

  “柔柔好像是走火入魔了。”

  “星能波动都没了,不知怎么回事。”

 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着,让陈阳大概了解了一点点情况。

  “都别吵,让我看看柔柔。”

  陈阳止住众人的声音,快步走到床边,低头一看,只见林柔躺在床上,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眼珠里却是布满血丝,嘴唇干裂,头发披散,整个人的气息十分微弱,情况非常不妙。

  “陈阳。”

  见到陈阳出现,林柔抬头看过来,眼眶一红,眼珠在泪框里打转,但被她强行忍住,没有哭出来。

  虽然林柔已是洞虚后期的强者,但她的内心,还是那个害羞娇弱的柔柔。

  “柔柔,别害怕,有我在。”

  陈阳握住林柔的手,只觉入手一片冰凉,仿佛握住的一块极寒的玄冰,而不是人类的手掌。

  “我会死吗?”林柔问道。

  “别说傻话,有我在,你什么事也不会有。”

  陈阳安抚一句,然后开始检查林柔的身体,道:“你先别急,我给你检查一下。”

  经过了足足两个时辰的检查和问诊,加上和老李的商议,陈阳终于知道,林柔的情况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  林柔的确是走火入魔,但不是修炼走火入魔,而是修炼了一种提升战力的秘法走火入魔。

  而且,不是林柔修炼的问题,而是她修炼的秘法本就有错漏。

  所以修炼之后,真元逆转经脉,导致她走火入魔,身负重伤,并且连内脏经脉都被冻结,持续下去,伤势越来越重,整个人都会被寒意完全冻结起来,随即身亡。

  陈阳确定,自己绝对没有传授过林柔这种类型的秘法,那么到底是何人,给她的秘法?

  那个人,又是否知道,秘法中有错漏?

  陈阳问道:“柔柔,你是不是修炼了某种提升战力的秘法?”

  “是的。”林柔点了点头,疑惑道:“是秘法的问题?”

  陈阳正色道:“如果我所料不差,是你修炼的秘法有错漏,导致你走火入魔。”

  “怎会有错漏?!”

  林柔皱了下眉头,连忙想要运转真元,从纳戒中取出秘法秘籍,但却无法运转真元,反而气血上涌,哇地吐出一口血来。

  “柔柔。”

  陈阳心头发疼,连忙运转真元,帮林柔缓和身体的伤势,祛除寒冷,道:“你不用给我秘籍,口述给我即可。”

  林柔点了点头,断断续续给陈阳口述了秘籍。

  原来,这门秘术,叫做,理论上来讲,是以极为阴寒的真元,刺激特定的穴位脉络,从而达到激发战力的效果。

  不用老李来鉴定,以陈阳现在的造诣,就发现这门秘籍有问题。

  接着,老李更是告诉陈阳,这门秘籍,至少有十几处是错误的,并且显然是人为更改,故意想要害人。

  这个信息,让陈阳十分愤怒。

  如果林柔是偶然得到秘法,不知真相还好。

  若不是偶然,是被人故意陷害,想要借秘法之手将她杀死,那么陈阳无论如何,也要把凶手揪出来除掉。

  陈阳道:“柔柔,我现在确定,你修炼的秘法有问题,这秘籍是谁给你的?”

  林柔意外道:“真的有问题?不会吧,宇文副院长告诉我,他就修炼的这门秘法,念在我是你朋友,给你面子,他这才把秘法传授给我的?”

  “宇文院长,宇文瑾司!”

  陈阳眉头一皱,眼中闪过浓浓的愤怒之色。

  他和宇文瑾司的关系一点不好,甚至曾今左星月和左堂末驾驶星云船到冲武星的时候,宇文瑾司还主张把他交出去,全靠柳鸾旗力保,陈阳这才没事。

  不然的话,当时宇文瑾司可能就会出手,直接把陈阳拿下,交给皇室。

  既然如此,宇文瑾司又怎么可能看在陈阳的面子上,传授秘法给林柔。

  所以这件事,绝对是个阴谋。

  宇文瑾司是故意传授有问题的秘法给林柔,想要把林柔害死。

  陈阳看着奄奄一息的林柔,心头怒道:“柔柔与他无冤无仇,他是因为我的缘故,才想把柔柔杀害吗?这个人,内心实在太歹毒了,等柔柔平安,我一定要返回龙武学院,将他击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