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638章 开饭了吗

  月斜桑纶的一句“找死”,话音刚刚落下,颜白河与鲍悦脚下地面,嗖的延伸出黑色的阴影。

 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,黑影一扫,直接把颜白河与鲍悦的头颅斩落,身体噗通跌倒在地。

  他们的眼睛,还保持临死前一刻,对余良韶的怒目而视,但却已是身首异处。

  瞬间秒杀,毫无征兆,在场所有人都被震慑。

  紧接着,只见两道如刀刃般的阴影,收缩回地下,沿着地面,回到了月斜桑纶的身体。

  阴影就是他的本体,可以延伸千米,令人防不胜防。

  “还有谁不服气?”

  月斜桑纶扫了眼全场,猛然间,他脚底蔓延黑色阴影,依附在地表,犹如密集的树根般,能瞬息间杀死在场数千人。

  刚刚还想呵斥余良韶的人,都闭上了嘴巴。

  虽然他们心里愤恨,但没有必要,在这种时刻,贸然送死。

  “冥霄星的人族,都是懦夫。”

  月斜桑纶面露鄙夷之色,地表的黑色阴影倏地收拢回到他的体内。

  他看向余良韶,淡然道:“正好缺人手,以后你就跟着我,给我办事。”

  “多谢月斜桑纶大人,我一定竭尽全力,为您效劳。”

  余良韶松了口气,只觉自己的命是保住了,连忙对月斜桑纶表衷心。

  月斜桑纶不置可否,收回看向余良韶的目光,平静道:“记住,你不是我的下人,是奴隶。”

  “是,大……主人!”

  余良韶立刻改口,称呼月斜桑纶为“主人”,毫无不灭境修者的尊严。

  不过,见他活下来,当即又有人对月斜桑纶跪下,也是两个不灭境,对月斜桑纶表示绝对的忠诚,以求活命。

  这两人,也被月斜桑纶收为奴隶。

  所有人都认为,此刻是必死的局面,要活命,只能投效月斜桑纶。

  当即又有一名凝魄境修者,跪地磕头道:“小人许……”

  噗嗤。

  没等此人把话说完,一道阴影从地底窜出,将其心脏捅穿。

  他盯着月斜桑纶,目瞪口呆道:“为……为……”

  刷。

  阴影扫过他的脖子,话没说完,此人便身首异处。

  “不灭境还有点用,其他的人类,我不想留下来。”月斜桑纶淡然道。

  听到这句话,刚刚还想求饶的人,此刻都打消念头。

  求饶是死,不求饶也是死。

  众人不知道,该怎么办了。

  月斜桑纶连看也没多看一眼其他人,他周身阴影涌动,不急不缓地朝着陈阳走过去,冷声道:“你告诉我冥暗之眼在哪里,我给你一个痛快。否则,你会生不如死。”

  “我已经告诉过你,冥暗之眼早没了。”

  陈阳耸了耸肩,从空间手镯中把大炮放了出来。

  大炮正在睡觉,趴在地上,发出呼噜呼噜的鼾声,把所有人的目光,都吸引了过来。

  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  “好像……是个长了黄毛的猪。”

  “不对,有些像是狗。”

  “谁家的狗能长成猪?”

  “不管是什么,陈阳放出这东西,是要干什么?”

  “难道,这是陈阳对付冥族的杀手锏?”

  人群虽不能动,但低声议论起来,对大炮充满了期望。

  “妖兽!?”

  月斜桑纶看向大炮,眼眸凝缩了下,这瞬间,他从大炮的身上,感应到了冥暗之眼的气息。

  难道冥暗之眼,就在这只妖兽的身上。

  月斜桑纶眼中闪过精芒,对陈阳道:“你现在把冥暗之眼交出来,还是很识相。我答应你,杀你的时候,让你不会太痛苦。现在,把这只妖***给我吧。”

  闻言,众人的面色顿时垮了下来。

  他们都以为大炮是希望,可谁知道,陈阳居然妥协,把什么冥暗之眼交了出来。

  这下子,所有人,都死定了。

  “等等。”

  突然,陈阳抬了抬手,打断了月斜桑纶的话。

  他摇头道:“你似乎弄错了,我不是要把冥暗之眼,而是要杀你!”

  “杀我?凭你?”

  月斜桑纶露出戏谑的笑意,道:“陈阳,我了解你,你的天赋、实力,在人族之中,属于顶尖的。可是,我的本体经过特殊锻造,隐藏压制境界进入冥霄星,如今我恢复三相境,你绝非我的对手。”

  “我又没说,是我和你战斗。”陈阳笑了笑,指向大炮,道:“与你战斗的,是他。”

  “他?!”

  月斜桑纶看向大炮,不屑道:“这妖兽的妖气十分雄浑,实力在不灭巅峰中,处于顶尖的存在。可是,他和我的差距,是天壤之别。要想战胜我,必须要三相境才能做到。”

  “死肥狗,起来干活了。”

  陈阳一脚踹在大炮的屁股上,把大炮踢得打了几个滚,由俯卧变成了仰躺的姿态。

  此刻,众人终于看清楚。

  这个毛茸茸的短腿肥猪,真的是条狗。

  陈阳如此依仗这古怪的妖兽,难道这妖兽有什么特殊的能力,可以克制冥族吗?

  就在众人惊异大炮的肥胖时,大炮从睡梦中苏醒,抬头朝着四周张望了下,睡眼惺忪道:“怎么,开饭了吗?”

  话刚说完,大炮打了个哈欠,脑袋耷拉下去,瞬间鼾声响起,又睡着了。

  众人嘴角一抽,发现事实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同。

  这条狗,怎么看都不像靠得住的样子。

  “你这条狗,是来负责搞笑的吗?”

  月斜桑纶的脸上露出了笑意,十分地放松,他是真的觉得,大炮非常好笑。

  陈阳嘴角一抽,上去一把抓住大炮的耳朵,把大炮提起来,道:“死肥狗,给我起来打架了,对方是三相境,你想我死的话,就继续睡。”

  “三相境!”

  大炮缓缓睁开眼睛,撇了撇嘴,对陈阳道:“三相境的对手,可不好对付,你得先告诉我,你给我什么报酬。”

  “滚!”

  陈阳没好气地骂了一句,把大炮抛起,踢足球一样,飞腿一脚把大炮踢向月斜桑纶,道:“给我把这冥族狠狠地揍一顿,让他知道,这里还轮不到他嚣张。”

  大炮缩成了一团,旋转着,犹如一个球,直奔月斜桑纶而去。

  所有人都万念俱灰了,这肥狗虽是不灭巅峰,可太不靠谱,绝对不可能是月斜桑纶的对手。

  今日在场之人,只怕都要完了。

  “陈阳,你快走,我帮你拖住冥族。”

  眼看陈阳把大炮踢飞出去,杨垂一脸凝重对陈阳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