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637章 跪地求饶

  陈阳不料,眼前这冥族,竟是认得古露灵涒。

  “对,是我杀了古露灵涒。”他点了点头,盯着“杨博”,接着道:“你,又是谁?”

  “杨博”目光阴冷,道:“记住我的名字,月斜桑纶,你会死在我的手上。”

  “哼,如此狂妄,你若是真有本事,就不至于躲躲藏藏了。”

  杨垂冷哼一声,雄浑的真元涌动,便欲出手进攻。

  “且慢。”

  陈阳叫住杨垂,他觉得月斜桑纶实在太镇定,如果不是有绝对的把握,对方不可能这样。

  所以,不能让杨垂,就这么去冒险。

  “蝼蚁般的人族,居然敢对我叫嚣,你真以为,自己不灭巅峰,就很强了吗?”

  月斜桑纶不屑地看向杨垂,眼神居高临下,强大的气场,让人不得不相信,他的确有蔑视杨垂的战力。

  他体内弥漫出阴影,剧烈波动着,冷声对杨垂道:“之前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,但是现在,你却连我一根手指头也不如。我原本打算,今天就杀你,没想到,你居然让所有人聚集起来。呵呵,如此正好,我省得麻烦,可以直接把你们所有人都杀了。”

  在场数千人,要想全部抹杀,就算有强横的力量,也绝非易事。

  可此刻月斜桑纶说出来,却是轻描淡写。

  仿佛对他来说,这只是一件,十分容易的小事情。

  “别担心,有陈公子在,绝对能对付他。”

  “除非他进阶三相境,否则陈公子必然能将他击败。”

  “三相境岂是那么容易的。”

  人群低声议论,都把希望,寄托在陈阳的身上。

  陈阳不动声色,对月斜桑纶道:“你如此自信,看样子,你已经进阶三相境了,对吗?”

  “的确如此。”

  月斜桑纶点了点头,陡然间,他体内阴影跃动,恐怖的能量波动释放出来,地面发出轰隆隆的巨响,竟是不堪重压,崩裂塌陷。

  能量还在提升,那强大力量冲破苍穹,令天地变色。

  天空,顿时阴了下来,乌黑一片,仿若世界末日。

  一股令人无法抗拒的威压,笼罩方圆万米,气势之强,远远不是不灭巅峰可以相提并论。

  强了多少?

  十倍,百倍,不可估量。

  所有人都被压迫得面色惨白,气血凝滞,无法具体判断出,月斜桑纶的实力,到底有多强。

  不过众人知道,月斜桑纶是真的进阶三相境了。

  “他……他竟然真进阶三相境!”

  “糟糕,三相境,这可是一个大境界的提升,陈阳还怎么可能战胜他。”

  “我们都死定了。”

  刚刚还对陈阳寄予希望的众人,此刻面色都难看之极,感到了死亡的威胁。

  至于逃?

  凝魄境、洞虚境修者连动也动不了,不灭境的修者虽然能动,但真元凝滞,无法自如运转,此刻若是动了,能跑几步?

  在众人惊恐的时候,陈阳却依旧镇定。

  甚至,他没有理会月斜桑纶,在识海中对老李问道:“冥族、妖族进阶三相境之后,也和人类一样,是体相、精相、魄相这样提升吗?”

  老李回答道:“虽然冥族没有具体形态,但阴影就是他们的身体。他们进阶三相境,也是由体相境开始,身体力量是最强横的。并且,因为冥族可以自由变化躯体,所以他可以把体相境的身体力量发挥到极致。”

  就在陈阳和老李对话的时候,月斜桑纶看到众人惊恐的模样,他更加鄙夷:“蝼蚁就是蝼蚁,冥霄星被你们占据了几千年,却连一个三相境的修者也没有,和我们冥族根本不能相提并论。”

  说完,他没有理会其他人,而是看向陈阳,眼神中充满了浓烈的杀意和怨恨。

  他没有出手,沉声问道:“告诉我,冥暗之眼在哪里?”

  冥暗之眼?!

  听到这个名词,所有人脑子里,都是问号。

  陈阳收回思绪,对月斜桑纶道:“想要用冥暗之眼,打破冥霄星的禁制,让冥族进入冥霄星吗?可惜,冥暗之眼已经没了,冥族想要进入冥霄星,永远也办不到了。”

  月斜桑纶毫无表情波动,沉声道:“不可能,冥暗之眼蕴养在地源坛中,绝对无法毁去,你是在骗我。”

  “不信就算了。”陈阳摇头道。

  “既然如此,那我便把你拿下,逼问冥暗之眼的下落。我不信,你面对死亡,还能镇定自若。”

  月斜桑纶淡淡地扫了眼人群,冷声道:“至于你们,不要着急,杀了陈阳之后,就轮到你们。”

  众人心底一颤,感到无尽的恐惧。

  突然,人群之中,有人艰难地走出来,噗通跪倒在地。

  此人,正是当初陈阳灭掉四大家族时,第一个对陈阳表示衷心的余家余良韶。

  他跪下后,包括月斜桑纶在内,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。

  他面色凝重,没有丝毫羞耻,对月斜桑纶磕头下去,郑重道:“我余家余良韶,愿意向月斜桑纶大人表示臣服,希望大人能放过我的性命。”

  这一幕,让所有人都懵了。

  谁也没想到,在月斜桑纶的强大力量面前,不灭中期的余良韶竟会把骨气完全抛弃,磕头求饶。

  “余良韶,你对其他人投诚,我可以理解,但面对想要碾压人类的异族,你也跪地磕头,你颜面何在?!”

  人群中,一名不灭中期的修者,厉声喝道。

  此人名为颜白河,为人颇为刚直,当初陈阳震慑冥心城的时候,他就没有表态臣服陈阳。

  不过,随着杨垂入驻冥心城,他对杨垂的行事十分敬佩,已是彻底归顺了杨垂。

  面对颜白河的呵斥,余良韶瞥了眼,冷声道:“颜白河,你想死是你的事情,别拉我下水。我向月斜桑纶大人投诚,你们谁也管不着。”

  “余良韶,你枉为人也!”

  又有一人,厉声喝道。

  此人是一名不灭前期的老妪,名为鲍悦,虽然她当初归顺过陈阳,但她对异族却并不认同。

  毕竟,陈阳不会灭杀人类。

  可冥族入侵,那便是人类灭亡之日。

  “不知死活!”

  冷厉的声音响起,发声的,正是月斜桑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