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620章 强势战力

  星陨剑阵和八方来潮刃,交互而过,没有造成丝毫的能量冲击,分别攻向单殇的陈阳。

  这一幕,把下方所有人,都看得目瞪口呆。

  于此同时,高麟手持长枪,攻向苏子宁,枪芒凝练,九重枪意释放,威力十分强横。

  他虽然注意到空中的异样,但既然已经出手,他就没打算收手,决定先把苏子宁拿下再说。

  至于其他人,哪里还有空关注他和苏子宁的战斗,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天空。

  苏子宁被包围的时候,就已经有所防备。

  高麟突然袭击,她反应极快,刷的取出伏天剑,挥剑而出,剑芒在冰凰奥义的加持下,形成一道悬空冰刃,直奔高麟而去。

  而此刻,她也没有再隐藏境界,爆发出了不灭前期的修为。

  她剑芒的攻击力,自然是强横无匹,完全把高麟压制了下去。

  “啊!你进阶了!”

  感应到苏子宁的能量波动,高麟大吃一惊。

  他万万没想到,这才两个月过去,苏子宁就闭关冲击进入了不灭境,这得多高的天赋,才能做到。

  要知道,曾经四大家族的人,天赋最高的单殇,也是花了足足十九年闭关,才从洞虚巅峰进阶不灭境的。

  可单殇和苏子宁比起来,那天赋,简直可以称之为垃圾。

  高麟还没完从震惊中回过神,他的枪芒被斩破,冰刃剑芒击中他,他整个人爆出一团鲜血,但却被冰霜覆盖,鲜血凝结在他的身上。

  紧接着,他倒飞出去,直接冲出了三大家族对苏子宁的包围圈。

  “啊,高麟败了!”

  “不好,那女子进阶不灭境了。”

  虽然众人没看这边的战斗,但无不注意到,高麟落败,三大家族的人,都是大惊失色。

  他们生怕苏子宁突然出手,对自己发起进攻,连忙分散,和苏子宁拉开距离。

  而他们的目光,至始至终,都没有离开天空中的战局。

  陈阳和单殇的战斗,才是最终决定胜负的关键。

  因为单殇主动迎着星陨剑阵冲上去,所以当飞剑穿过八方来潮刃剑芒之后,就到了他面前不过十米。

  他毕竟是不灭巅峰修者,仓促之中出手,真元也是十分凝练,剑之奥义释放出来,挥剑斩向前方凝聚在一起的三十六把飞剑。

  “断山式!”

  此刻使用“八方来潮刃”,单殇肯定是来不及。

  但他这招“断山式”,是他曾经最强大的神通,威力也不容小觑。

  可剑芒释放出来,和星陨剑阵的威力相比,也就是伯仲之间,甚至还略逊色了三分,又如何挡得住星陨剑阵。

  “怎会如此!?”

  单殇面露紧张之色,在练成《八方来潮刃》之后,他从未想过,与陈阳对战,会落得如斯下场。

  尤其是星陨剑阵穿透八方来潮刃,这简直就跟做梦一般,是绝对想不到的古怪现象。

  虽然又惊讶又疑惑,但单殇的反应还是很敏捷,剑芒一发,他立刻便朝着左后方移动,既避开星陨剑阵的攻击,也与之拉开距离。

  可就在他动身刹那,凝聚在一起的星陨剑阵,陡然分散开,围成圆圈,中间留下一个空洞。

  单殇释放的剑芒,从空缺处穿透而过,没有对飞剑造成丝毫的阻碍。

  “吼!”

  低沉的火龙嘶吼声响起,刚才缩小缠绕在飞剑上的火龙奥义,虽然身体微小,但威风凛凛,气势恐怖。

  三十六把飞剑,则是速度极快,直追单殇而去。

  噗嗤。

  单殇躲避不及,被一把飞剑穿透了腹腔,带出一蓬鲜血,他眉头一皱,连忙运转真元,想要抵御飞驰而来的剑刃。

  他挥剑出手,铛的一声,挡住了左侧的几把飞剑。

  可是,三十六把飞剑,便是三十六道攻击,他顾得了这边,却顾不了那边。

  噗嗤、噗嗤……

  剑刃穿透身体的声音,接连响起,眨眼之间,便有十几把剑,从单殇的躯体穿透,并且都是攻击的要害部位。

  他的运转真元的经脉断裂,整个人气势暴跌。

  他十分大胆,立刻另辟蹊径,从其他的经脉运转真元,虽然会有副作用,但此刻也顾不上那么多。

  可就在他运转真元的刹那,有五把飞剑凝聚在一起,剑尖犹如梅花般分布,旋转着,穿透了他的心脏。

  “噗!”

  单殇口中喷出鲜血,刚刚凝聚的真元,顿时就泄了,整个人的能量波动,降低到了极致。

  他的心脏,被飞剑绞碎,即使身体再强悍,也无法再继续战斗下去。

  噗嗤、噗嗤……

  又是数道剑刃穿透身体的声音,单殇的躯体,已是变得千疮百孔,就连最后一缕萦绕在经脉的真元,也消弭了。

  他失去对身体的控制力,犹如断线的风筝般,朝着地面坠落下去。

  而另一边,砰轰。

  陈阳也被“八方来潮刃”剑芒击中,整个人炸裂成了碎屑,化为漫天血雾残渣。

  不过,这只是他的镜像,他的本体已是在镜像意境的作用下,出现在下方单殇的坠落点。

  砰轰。

  一声巨响,单殇竟是正好落在冥心府的会议室,将整个会议室砸碎,他落在废墟之中,仰面朝天,口中不断涌出鲜血,竟是还没有彻底死亡。

  事实上,别人不知道的是,他是一名炼体者。

  他在得到《八方来潮刃》之后,上面记载了一点点三相境的东西,他得知体相境是对身体的打磨,便开始炼体。

  虽然,他的炼体非常粗糙,肉身并不强大,但足以承受他从高空落下的强大冲击力。

  若是换做别人,这一下摔落,没有任何缓冲,必然摔成肉泥。

  可单殇虽然活下来,三大家族的人,却没有一个感到庆幸。

  他们看着朝单殇走过去的陈阳,表情一个比一个难看,面色阴沉得就快滴出水来,眼神中的恐惧之色,仿佛是看到了恶魔。

  “怎……怎么办!?”

  单家一名凝魄境子弟,吓得瑟瑟发抖,低声对旁边的单永问道。

  单永面色铁青,饶是不灭中期的他,此刻也只觉膀胱发胀,仿佛随时会尿崩。

  至于后辈的询问,他此刻脑袋嗡嗡响,根本没听清楚。

  陈阳,彻底把他们震慑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