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603章 自大

  严文万万不料,自己的想法、阴谋,全都被陈阳猜中,让他又是震惊,又是害怕,面色变得惨白。

  陈阳轻笑一声,接着对严文道:“而且在矿洞的时候,面对夜魔族,你还想放弃二十七队。

  在尹禾出手围攻我们的时候,你出言求饶,打算投靠尹禾。

  这些,在你看来,都是对我的背叛,是吗?”

  严文面色越发难看,陈阳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吗,怎么自己的一切想法,他全都知道。

  他心中十分恐惧,害怕陈阳会突然出手,把自己杀掉。

  而以陈阳的实力,完全可以做到无声无息灭了他,他无处可逃。

  他以为,一切尽在自己的算计中。

  却不料,现在却是将自己放在了如此危险的境地。

  为了避免陈阳出手,他慌忙道:“陈师弟,你千万不要出手,我的令牌与我神识相连,若是我死了,令牌中的信号传递出去,都知道我死在你这里。到时候,你也会被教内处死。”

  陈阳并未理会严文的话,接着道:“你的无耻、自私、胆怯、狠毒,真是让我大开眼界。不过,你的智商却太低。你以为,我会记恨你。事实上,你这种角色,我连正眼也不会瞧一眼。”

  严文嘴角抽搐了下,心中虽然怨恨,但却更多是恐惧。

  “原本,我们相安无事,但你却偏要自己撞到枪口上来,真是愚蠢。”

  陈阳面露鄙夷之色,道:“当然,你知道借莫亭山的手对付我,也不算太笨。而且,你也是想,分一杯羹吧?毕竟,莫亭山如果杀了我,要封住你的口,肯定不会亏待你。但你有没有想过,只有死人才能真正保密。”

  严文有些崩溃了,他感觉自己的智谋在陈阳的面前,简直就是垃圾。

  陈阳笑了笑,激活灵牒,观看了其中的内容,然后对严文道:“福缘亭,莫亭山是打算,在这个地方杀我?

  好吧,你回去告诉他,我会如约而至。

  不过,正玄教的玄苍弟子,我没有任何兴趣,他把我当成潜在威胁,是一厢情愿的愚蠢想法。

  给他个机会,如果知错,改变了念头,来给我道个歉,我可以放他一马。

  否则,福缘亭,就是他的埋骨之地。”

  严文愣在原地,对陈阳的话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  他思考过各种可能性,但却完全没料到,陈阳居然不把九重地师莫亭山放在眼里,甚至出言威胁莫亭山。

  要知道,莫亭山作为普通弟子中的首席,其天赋、底蕴已是堪比玄苍弟子,绝非等闲之辈。

  他的战斗力,比八重地师的尹禾,不知强了多少倍。

  陈阳能杀尹禾,但却绝不是莫亭山的对手。

  如此傲慢的行为,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!

  严文心中鄙视陈阳,暗暗窃喜,表面却一脸畏缩,对陈阳道:“陈师兄,我……”

  陈阳打断道:“无需多言,把我的话,直接给莫亭山转述,如何选择,就看他自己的决定。是死是活,掌握在他自己的手上。”

  “是,陈师兄。”

  严文不敢再多嘴,忙不迭地离开了陈阳的山谷,生怕陈阳反悔,把他留下,或者是杀了他。

  等离开了陈阳的山谷,他顿时松了口气,回头看了眼山谷,眼中闪过狠色,沉吟自语道:“陈阳,你太自大了,你根本不了解莫亭山的可怕。你若是胆敢赴约福缘亭,你必死无疑!”

  严文面露兴奋之色,似乎已经看到了陈阳死亡的场景。

  而陈阳手中掌控的资源,他相信,莫亭山肯定不会亏待自己,会分给自己一部分。

  也就在严文离开不久,善雨欣又到达了陈阳的住处,慌忙敲门进入,急切道:“陈师兄,不好了,莫师兄怀疑是你杀了冯剑阳,要调查你。我们还是赶快想想办法,否则他对你出手,就迟了。”

  陈阳一点也不着急,笑着道:“看来,莫亭山要对付我,不仅仅是为了玄苍弟子之位,还为了给冯剑阳报仇。不过,他和冯剑阳是什么关系,怎么如此关心冯剑阳?”

  “陈师兄,这不是重点。”

  善雨欣一脸担忧之色,道:“当务之急,我们必须想办法摆脱和冯师兄的关系,不然,莫师兄追查下去,我们早晚会露馅。要知道,莫师兄的实力非同小可,他要杀我们,易如反掌。”

  陈阳撇嘴道:“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  善雨欣不禁一愣,疑惑道:“陈师兄何出此言?”

  陈阳把严文送来的灵牒,交给了善雨欣,道:“这是莫亭山让人送来的邀请函,我和他并不相识,他却邀约我去福缘亭,摆明了有阴谋。”

  “福缘亭!”

  善雨欣面色一变,福缘亭距离正玄教总坛很远,不在大阵监控范围之内,如果陈阳赴约,被莫亭山杀死在那里,谁也不知道。

  莫亭山若是真要结交陈阳,在教内即可,何必去福缘亭。

  这件事,显然有问题。

  善雨欣面色变得难看,紧张道:“难……难道莫师兄已经知道,冯剑阳是你杀死的,那么我……岂不是也危险了。”

  陈阳安抚道:“放心,他不会把你怎么样的。”

  善雨欣眉头紧锁,跌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苦涩道:“陈师兄,如果莫亭山动手,他杀了你之后,肯定会对付我,我们都完蛋了。”

  陈阳看着善雨欣失魂落魄的模样,哑然失笑,道:“应该担心的是莫亭山,而不是我们。”

  “你根本不知道莫亭山的实力有多强,死定了,我们都死定了。”

  善雨欣害怕不已,慌慌张张道:“陈师兄,要不,我们禀报宗门,说莫亭山他……不,不行,他只是邀请你去福缘亭,并没有暴露出杀机。怎么办,到底怎么办,我们才能活下去?”

  如果换做往日,善雨欣就去向莫亭山求饶了。

  可她对陈阳发下了循天誓,不得背叛,所以只能和陈阳绑在一条船上。

  见她吓得丢了魂,陈阳懒得多说,将其送到门外,道:“你先回去好好休息,莫亭山的事情,我能解决。”

  “你能解决?!”

  善雨欣自嘲一笑,除非自己是疯子,才会相信陈阳此刻的话。

  她心中绝望,一筹莫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