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600章 记忆

  当岳白灵醒过来的时候,她发现自己,被关在一座牢房之中。

  几盏昏暗的油灯,无法把周围周亮,四周也没有窗户,看起来像是地底。

  “这里应该是袁家。”

  岳白灵秀美紧蹙,想到自己昏迷前的一幕,她十分担心陈阳,不知道陈阳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  她摸了摸手指,纳戒已经被拿走,没有疗伤丹药,她想要恢复伤势,不知需要花费多少时间,才能做到。

  而此地的牢房,显然不一般,她现在的情况,想要破牢而出,肯定办不到。

  “希望陈阳不要有事。”

  岳白灵喃喃了句,此刻心里对陈阳担忧万分。

  时至今rì,她已是对陈阳彻底改观,她相信左隐寒所说都是假的,陈阳不是坏人,而是好人。

  而且,她和陈阳曾经,绝对关系匪浅,甚至可能共同生活在那个四合院中。

  只是那部分记忆消失,不知去了何处。

  “我被带到这里,那么陈阳肯定没有出手杀袁家的人,他该不会……”

  岳白灵越想越担心,走到牢门旁边,朝着外面看去,只见袁庆兹盘坐在一个蒲团上,双手分别握着灵石,想必已经服用了丹药,也在疗伤,整个人的气息,比之前在地源坛的时候,已经恢复一些。

  “袁庆兹!”岳白灵大喊道。

  袁庆兹睁开眼睛,看向岳白灵,冷声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  “我的同伴怎么样了?”岳白灵问道。

  袁庆兹站起身来,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,脸上露出玩味的笑意,道:“那小子很爱你,他为了你活命,不仅交出星诀,还自己散尽修为,变成了一个废人。”

  “什么,自废修为?!”

  岳白灵惊呼失声,瞪大眼睛愣在哪里。

  她不敢相信,陈阳为了自己,竟然做到这种程度。

  自己和他到底有多深的感情?

  自己真的是苏子宁?

  自己又值得他这样做吗?

  一时间,岳白灵有些发懵,觉得自己愧对陈阳,拖累了陈阳。

  否则的话,不灭后期的袁庆元,即使领悟了一重霞云奥义,也绝不是进阶洞虚巅峰的陈阳的对手。

  现在,陈阳散尽了修为,那岂不是任由袁家拿捏。

  或许,他已经……

  岳白灵不敢想下去,她害怕、恐惧、不愿意得到那样的结果。

  沉默了下,她猛地抬头,看向袁庆兹,问道:“他散尽修为后呢?”

  “呵呵,看来你很在乎他,你们可真是恩爱。”

  袁庆兹冷笑一声,接着道:“那小子修炼了一种功法,相当高明,袁腾飞留下来让他手书功法秘籍。想必之后,袁腾飞已经把他杀了。”

  得到这个消息,岳白灵心神巨震,只觉脑袋嗡嗡作响,天旋地转,一时间脑子里什么都没了,完全变成空白。

  她愣在那里,面sè惨白如纸,比她受到重伤的时候,面sè还要难看。

  心脏咚咚咚地跳着,速度不断地加快。

  这一刻,仿佛是天塌下来。

  这种感觉,岳白灵从来没有过。

  “不,为什么,他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  岳白灵口中呢喃,脚步踉跄了下,往后倒退跌坐在地,口中喃喃着,完全就是娇弱女子的模样,没有了丝毫强者姿态。

  一滴眼泪,从她的眼角流出来。

  接着,眼泪犹如决堤,不断夺眶而出,在两颊留下泪痕,滴落在冰冷的地面。

  岳白灵想要止住眼泪,可是怎么也做不到。

  她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特别伤心,就像是失去了最亲密、最挚爱的亲人。

  陈阳,真的那么重要么?

  可是,自己和他,只是认识了几个月而已。

  难道是因为,曾经的某些遗失记忆,那些深深印刻在自己脑海中的记忆在作祟,这是内心最深处的感觉?

  正在岳白灵伤心yù绝的时候,突然,一段记忆,在她的脑子里浮现出来。

  是那个时常出现在脑海中的四合院,一个光着屁股的小男孩,在院子里跑动,一个稍大一些的女孩,在后面追着,两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;

  两人跑着跑着,渐渐长大,女孩穿着红sè的旗袍,微微靠着门框上,目送被爷爷送走的小男孩,眼神中满是不舍;

  画面一变,男孩骑着一辆老旧的二八大杠,从院门进来,口中嚷嚷着“子宁姐”,接着,一名旗袍女子从四合院里走出,这个人的模样,赫然与岳白灵长得一模一样;

  记忆闪回,又是一变,一场大战,将整个四合院毁去,但整个过程,陈阳都站在最前面,保护着苏子宁;

  ……

  一幅幅画面,不断出现在岳白灵的脑海之中,虽然零零散散,但整个时间线还是比较完整,并且也表现出了人物关系。

  当画面停下来,终结在一片混沌黑暗中的时候,岳白灵身体一颤,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sè,震惊道:“真的,他所说的一切,都是真的,我叫苏子宁,我和他青梅竹马,我是他的女人!”

  话音刚落,一段段回忆,再次出现在岳白灵的脑海之中,将刚才并不完整的片段,连接起来,彻底形成完整的记忆。

  过了一会,当岳白灵回过神,她曾经经历的一切,完整呈现在她的脑海之中,不再有任何的缺失。

  她得到记忆,也得到情感,所有的一切都恢复,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。

  苏子宁!

  “是陈阳的死,激发了一切,让我恢复了记忆,恢复了感情!”

  苏子宁语气颤抖道,眼泪决堤般狂流而出。

  此刻她觉得,自己在冲武星的时候,对陈阳的所作所为,是多么的愚蠢,多么的无情,多么令陈阳伤心。

  如果在鹰城废墟的时候,真的杀了陈阳,那才是后悔莫及。

  现在,终于恢复记忆,恢复了身份。

  可是,一切似乎都迟了。

  陈阳死了,苏子宁连和他相认的机会也没有,连为曾经的所作所为道歉,也做不到。

  她痛苦、自责、伤心、悲哀,对着面前虚空,低声呢喃:“对不起,陈阳!”

  见岳白灵神sè癫狂,袁庆兹翻了个白眼,呵斥道:“那小子就算死了,你也不至于发疯吧?真是有病!”

  ******

  PS:新年活动已经发布在公众号“炒酸nǎi本尊”,大家赶快参加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