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575章 合作愉快

  一道血线,从单蒙的脖子飚射出来。

  当众人看清楚的时候,他的脖子已经断裂了一半,只剩后半截和身体还连接着。

  血如泉涌,根本止不住。

  而那道寒光,众人终于看清楚,竟是一把飞剑,是三十六把飞剑中,最短小的那把飞剑。

  飞剑是从单蒙的身体内飞出的,谁也没有想到,陈阳竟然藏了一把飞剑,在单蒙的身体里,突然发动,防不胜防。

  当然,在飞剑窜出的刹那,单蒙还是有所感应。

  可他即使是不灭后期修者,并且爆发出毕生最强的力量,要想防御,却还是来不及。

  “啊!”

  当感应到脖子的剧痛,看到前方飞出的短剑,单蒙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,瞪大了一双猩红的眼睛,一刀朝着前面挥出。

  就在他挥刀刹那,他的胸口喷出鲜血,伴随着一块块碎裂的心脏。

  见此,众人这才知道,那把短小的飞剑,不止是被他的脖子斩断,还将他的心脏绞碎。

  不,他的心脏,在刚才就碎了。

  那把小剑,只是补了一剑。

  单蒙的动作更迟缓了,凝聚的真元,力量和先前相比,也弱了许多。

  但即使如此,他释放的刀芒,也如惊天匹练,斩击在那把往陈阳折返而回的小剑之上。

  铛。

  孤零零的小剑,没有剑阵力量的凝结,无法抵御刀芒的攻击,轰然断裂,朝着下方坠落。

  于此同时,悬浮在陈阳面前的另外三十五把飞剑,光芒明显暗淡了几分,力量削弱了许多。

  星陨剑阵,是一个整体的剑阵。

  现在少了一把剑,虽然飞剑还能用,但阵已经不在,力量是天差地别。

  “好阴险!啊!好阴险!”

  单蒙捂住自己的脖子,一双猩红的双眼,死死地盯着陈阳,眼神中满是暴怒、怨恨之色。

  他已是做好了必死的准备,拼死要杀了陈阳和岳白灵。

  可是,他没有料到,竟有小剑,隐藏胸腹之内。

  这是他完全没想到的手段,当然也是因为他所有的力量来自爆发,几乎失去了感应力,所以才没有发现小剑。

  无论什么原因,结果是,单蒙败了。

  连拼死战斗的机会,他也没有。

  “小子,你……太……”

  单蒙左手捂着脖子,右手指向陈阳,想要说什么,但话没说完,他脖子狂喷鲜血。

  随后,鲜血变成了流淌,然后干涸。

  单蒙的生命力急速流逝,目光失去了神采,朝着地面坠落下去。

  噗通。

  他落入了下方的湖水中,鲜血四溢,静静地漂浮在那里。

  这个湖,正是他刚才钓鱼的湖。

  现在,成了他的葬身之处。

  见终于把单蒙击败,岳白灵长长松了口气,紧绷的神经,终于是放松了下来。

  就在这时,突然有能量波动,从左侧传来。

  她转头看去,只见单晖急速朝着远处飞去,打算逃离。

  她虽然善良,但也明白,若是现在放走了单晖,对方肯定还会有无穷无尽的报复。

  说不定,会有不灭巅峰的修者出手。

  在险些死在单蒙手上的情况下,岳白灵就算心底在善良,也不会放过单晖。

  她挥动手中伏天剑,冰河剑芒在冰凰奥义的牵引之下,朝着单晖追击而去,在空中留下一道长长的悬空冰河道路,漫天冰雪,十分壮观。

  可是,单晖的速度不慢,冰河剑芒要追上,却是差了半分。

  虽然奥义能够以冰霜冻结真芒,牵引前行,但距离一远,奥义也没办法控制。

  就在岳白灵担心,自己的剑芒,无法将单晖击杀的时候,虚空波动,一道巨大的湛蓝掌影出现,将单晖紧紧地握住。

  “咦!?”

  岳白灵知道是陈阳使用了《虚空掌》,但为何陈阳的境界明明更低,但掌影穿越虚空的距离,却比她更远。

  而且看起来,陈阳的《虚空掌》,似乎比自己更高明。

  就在岳白灵不解之时,因为掌影束缚,单晖的动作停顿了。

  虽然一瞬间,他就震破了掌影,但还是被冰河剑芒追上,砰轰一声击中,爆出一团鲜血,然后整个人被冻结在寒冰之中,变成了一个冰块。

  单晖并没有死,但冻结成冰的他,已是身负重伤,鲜血淋漓。

  他运转真元,想要把冰晶震破,逃出生天。

  但紧接着,又是一道掌影出现,直接把冻结他的整个冰块握住,用力握紧,身负重伤的单晖无力抵抗,和冰晶一起,被捏得粉碎。

  “子宁,合作愉快。”

  解决了所有的麻烦,陈阳右手一招,把星陨剑阵收入空间手镯中,转头看向岳白灵。

  “我说了,我不是什么子宁。”

  岳白灵狠狠地瞪了眼陈阳,一想到刚才陈阳两次舍身相救,心里却又一软,飞上前去,问道:“你的伤势怎么样?”

  “放心,我没事。”

  陈阳摆了摆手,话音刚落,他刚才服下丹药的副作用体现,无法运转真元,整个人垂直落体,朝着地面坠下去。

  “小心!”

  岳白灵大惊,飞身而上,把陈阳抱在了怀里,面露担忧之色,问道:“还说你没事,你现在已经……别盯着我看,我可没把你当好人。只是因为并肩作战,所以我才接住你。”

  “嘿嘿,我知道你是好人。”陈阳笑了笑,安安稳稳地躺在岳白灵的怀里,道:“快把纳戒、兵器都收了,然后赶紧离开这里。发生一场大战,很快就会有人赶过来。万一真有不灭巅峰,到时候,就别想走了。”

  “不要命令我。”

  岳白灵冷哼一声,虽然嘴上这样说,但还是照陈阳的做。

  一夜赶路,岳白灵带着陈阳进入一处洞窟,将陈阳放下,疑惑道:“已经过来一夜,你怎么还不能飞行?”

  陈阳笑道:“刚才我服下丹药,强行恢复战力,副作用便是有三天的虚弱时间。你不是很恨我吗?既然如此,现在是你杀我的大好机会。”

  “我不会趁人之危的。”

  岳白灵摇了摇头,找了个石头坐下,偷瞄了眼陈阳,却发现陈阳一直盯着自己。

  她心底一颤,目光躲闪了下,然后问道:“你易容跟着我,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