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572章 血祭真脉术

  “子宁,看来我们联手,还是心有灵犀的。”

  收回两把飞剑,陈阳看向岳白灵,笑着道。

  岳白灵面色冰冷,沉声道:“我不想和你联手,等杀了单蒙之后,你看我怎么对付你。”

  说完这话,岳白灵却又不禁皱眉。

  因为通过刚才陈阳表现出的战力,她发现,这才一个多月没见,陈阳的实力,已是比她还高明了几分。

  尤其是刚才的飞剑,是一种相当玄奥的手段。

  这让岳白灵十分不解,陈阳的天赋,到底强到了什么层次?

  而他的师傅又是谁,他怎能修得各种玄妙手段?

  面对岳白灵的冰冷面孔,陈阳笑了笑,道:“你给我留下信件,不是和解了吗?为何还要对付我?”

  “哼!”

  岳白灵冷哼一声,目光看向单蒙,不再理会陈阳。

  这时,单蒙手握血镰长刀,虽然背部被剑刃刺中,但他战意凶猛,没有露出丝毫的畏惧。

  “你们两人,天赋、实力,都是超顶尖,日后成就不可限量。”

  单蒙看向陈阳二人,夸赞了句,话锋一转,接着道:“不过,你们遇到了我。今日,你们两人,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。我会让你们知道,我的实力,到底有多强。”

  闻言,岳白灵心头一跳,沉吟道:“难道刚才,他还没有使出全力?”

  陈阳也不禁皱眉,若是单蒙还有余力的话,那么打起来,可就有些麻烦了。

  “哼哼,你们死定了。”

  观战的单晖冷笑连连,似乎担心被战局波及,猛地往后急退,拉开了距离。

  就在这瞬间,单蒙头顶上方,血镰奥义释放出来,仿佛滴血的镰刀,在一重奥义的力量之下,隐隐多了几分血气。

  那血气带着浓浓的血腥味,像是陈列许久的腐尸,让人闻之欲呕。

  而单晖本人,隐隐也传出血腥味道。

  淡淡的血气,在他的身体周围弥散,令他整个人的气势,变得十分的阴邪狠戾,气场也强大了几分。

  “血祭真脉术!”

  单蒙暴喝一声,他整个人爆出鲜血,一道道血剑从体内飚射而出,把衣服都穿透,漫天血剑喷射,他看起来像是自尽了一般。

  但是,他整个人的力量,节节攀升,比之刚才,至少提升了三成。

  “是秘术!”

  陈阳眉毛一挑,沉吟道。

  岳白灵道:“是邪魔外道的秘术,燃烧自己的经脉,冲破了真元力量的限制,顶多只能发挥一会的战力,并且后遗症会很严重。”

  “子宁,你先退开,我来对付他。”

  陈阳飞到了岳白灵的前面,三十六把飞剑跟着他,到了前方。

  “我说了,我用不着你帮忙。”岳白灵冷声道。

  “去。”

  陈阳没有回应岳白灵,抬手往前一指,星陨剑阵旋转起来,宛若横向的剑雨,朝着单蒙攻了上去。

  火龙奥义、疾风意境等等各种力量,全都加持,星陨剑阵的力量,发挥到了极致。

  “哼!”

  岳白灵冷哼一声,从陈阳身后冲出来,挥剑使出神通“两河相望”,冰凰奥义释放,剑芒如延伸的冰河,直奔单蒙攻去。

  一条火龙,一只冰凰。

  火和冰。

  龙和凰。

  照理来说,冰火不容,应该会出现互相压制的情况。

  可一时间,火龙和冰凰竟相辅相成,力量略有提升。

  这一幕,让陈阳和岳白灵,都感到奇怪。

  单蒙被两道攻击锁定,他身体满是鲜血,看起来犹如一个将死之人,但整个人的气场,却格外的强大。

  看起来,他就像是一个魔神,释放出凶戾的气息,恐怖阴森。

  “血雾镰破斩精魂。”

  突然,单蒙挥刀。

  还是和刚才一样的神通,一样的奥义。

  但在单蒙使出秘术血祭真脉术之后,这道神通的攻击力,比先前强了许多,把星陨剑阵和冰河剑芒都压制了下去。

  原本陈阳使出星陨剑阵,正面战力和单蒙在伯仲之间,并不是强太多。

  不过,他仗着有镜像意境等各种奥妙手段,这才能占据上风。

  可是现在,单蒙实力提升,陈阳要战胜单蒙,却是难了。

  “子宁,退!”

  陈阳最担心的,还是岳白灵的安危,大喊一声,往前冲击而去,手上多了一把十纹玄器宝剑,挥手一道“吞噬星空”剑芒而出,攻向前方。

  “我岳白灵,岂是贪生怕死之人!”

  岳白灵轻喝一声,手持伏天剑,举剑而上,和陈阳并肩而行,攻向前方。

  从局势来看,他们两人明明处于下风,但却丝毫不惧,迎难而上,把一旁的单晖都看得呆了,心说这两人,难道还有压箱底的手段不成?

  不然的话,这样冲上去,与送死有何异?

  轰隆。

  巨响传来,血镰刀芒击破了冰河剑芒,漫天冰晶碎裂飞舞,宛若涟漪般,往四面八方震荡,十分壮观瑰丽。

  “吟!”

  冰凰奥义发出嘶鸣,在空中一个盘旋,然后消弭在天际之间。

  一个照面,冰河剑芒就被破掉,这却是出乎岳白灵的意料。

  紧接着,陈阳的星陨剑阵,也是一样的下场,能量溃散,三十六把飞剑无法往前,四散乱飞。

  “回!”

  陈阳右手一招,把星陨剑阵召回。

  可于此同时,单蒙的血镰刀芒奔袭而来,足有数百米宽,把他和岳白灵都笼罩了进去。

  虽然在冰河剑芒和星陨剑阵的抵御下,血镰刀芒的攻击力有大幅度地削弱,但也不是陈阳和岳白灵肉体凡胎可以承受的。

  陈阳还好点,毕竟修炼了。

  可岳白灵,若是被击中,必死无疑。

  “糟糕!”

  陈阳暗道不好,当即传音对岳白灵说了句话,不等岳白灵回应,他已是使出镜像意境,把岳白灵的实体,投射到数百米外。

  留在原地的,只是岳白灵的镜像虚影,而非本体。

  岳白灵回过神来,朝着自己身旁看去,当发现没有陈阳时,她面色刷的就变了。

  情况,和陈阳说的,有些不同。

  她心头一惊,连忙朝着血镰刀芒的攻势下看去,急切道:“你不是说,你和我都能使用镜像意境,映射躲避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