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566章 差别对待

  “陈子宁。”

  岳白灵念了一遍,不禁皱了下眉头,对陈阳道:“我不喜欢‘子宁’这个名字。”

  说完,她又补充了句:“我也不喜欢‘陈’这个姓。”

  陈阳自然知道,岳白灵是想起了“陈阳”和“苏子宁”。

  他面露为难之色,对岳白灵道:“这姓名是父母取的,我也没办法。”

  岳白灵道:“我又没怪你父母。”

  陈阳面露好奇之色,和岳白灵并肩飞行,问道:“岳小姐,我斗胆问一下,你为什么会不喜欢‘陈’和‘子宁’。”

  岳白灵面色冷了几分,沉吟道:“我来自的地方,叫做冲武星,那里有个叫陈阳的人,天赋异禀、实力强横。但他不以自己的实力,去帮助别人,反而奸淫掳掠、作恶多端、危害百姓,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。”

  听到这话,陈阳嘴角一抽,问道:“这个陈阳如此可恶,难道岳小姐都是撞见他行凶吗?既然撞见,你为何没能杀了他?”

  岳白灵道:“他的事情,我都是听我师傅说的。总而言之,此人必须除掉。他天赋太高,若是等他成长起来,必然成为冲武星的大祸害。”

  陈阳一阵无语,敢情岳白灵是被左隐寒洗脑了,所以才会对自己那么凶。

  他故意问道:“那么‘子宁’呢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  岳白灵道:“那个叫陈阳的人,我曾经与他一战,他一直叫我‘子宁’,似乎他认识的某个叫做‘子宁’的人,和我长得很像。不过,他肯定是认错人。”

  陈阳道:“你和子宁一定是很像,否则的话,他也不会认错。”

  “当时与他战斗,他那样叫我,更多是想激怒我。”

  岳白灵冷声道,似乎对陈阳充满了怨念。

  陈阳问道:“那个子宁,会不会你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姐妹?”

  “绝不可能。”

  岳白灵摇了摇头,道:“我是大越王朝的公主,后来大越王朝遭遇兵变,我被人所杀,之后……不知几千上万年过去,整个冲武星的地理和局势都变了,我这才苏醒。我的记忆,也被封存,是师傅唤醒的。”

  听到这话,陈阳不禁疑惑,眼前之人,到底是不是苏子宁。

  他问道:“那岂不是说,你已经几千岁,甚至上万岁了。”

  “差不多吧。”

  岳白灵点了点头道。

  “就在她!”

  “拦住他们!”

  就在这时,前方突然出来厉喝声。

  陈阳定睛一看,只见前方数千米外,数道身影飞速而来。

  其中,便有刚才围攻岳白灵的老妪。

  倒是另外六人,都已经不在,想必是在疗伤,所以没有出动。

  此刻老妪和另外三人同行,那三人的境界,皆是达到不灭境。

  两名不灭前期,一名不灭中期。

  对方会搬救兵,在陈阳的意料之中。

  只是没想到,会来得这么快。

  而且还派出了三名不灭境,显然是对岳白灵十分重视,决心要将其击杀。

  眼看对方飞速接近,岳白灵眼眸一沉,对陈阳道:“你到我身后,我来对付他们。若是情况不妙,我会给你争取逃离的时间。”

  陈阳一阵错愕,岳白灵这心肠也太善良了。

  他自问,若是以陈阳的身份,和岳白灵同行的话,岳白灵绝对不会这么好心。

  几千米的距离,对不灭境来说,瞬息便至。

  浮空岛的三名不灭境修者,一字排开,目光都落在岳白灵的身上,在惊讶她的美貌之后,眼神中带着几分审视。

  “王琴,这就是那个闯入安全区的女人?”

  其中那名不灭中期修者,看向身旁的老妪,沉声问道。

  这不灭中期修者,是个老者,下颚留着胡须,身着长袍,给人气势沉稳的感觉。

  他名叫单晖,在浮空岛中,地位相当高,是一位高层人物。

  原本,对付洞虚巅峰的修者,是用不着他出手的。

  但正好这几日,他在巡视这片区域,得到老妪通报的消息之后,他立刻就赶了过来。

  一名洞虚巅峰修者,能够碾压境界差不多的七人,对此,单晖还是十分好奇。

  除了他之外,另外两名不灭前期的修者,分别叫单哲和单觅。

  在浮空岛中,有个最强的家族,就是单家。

  单晖、单哲、单觅三人,都是出自单家。

  “对,就是她!”

  名叫王琴的老妪,点了点头道。

  旁边不灭前期的单哲,看了眼岳白灵,不以为然地笑了笑,道:“王琴,这不过是洞虚巅峰的境界,还真能把你们七人击退,实在是让我难以想象。”

  王琴正色道:“单哲前辈,你不要小看了她,她领悟一重冰凰奥义,实力极强,不能用常理来衡量。”

  单哲愣了下,收起笑意,沉吟道:“一重奥义,在洞虚巅峰领悟,的确是天才了。”

  单觅也收起了轻视之意,看向岳白灵的目光中,多了几分凝重。

  他和单哲如今不灭前期的境界,还未领悟奥义,就天赋、悟性而言,和岳白灵的差距,还是相当大的。

  实力的话,他们认为,岳白灵凭借一重奥义,应该和他们在伯仲之间。

  为首的单晖,打量着岳白灵,眼神中闪过杀意。

  在他看来,对方肯定是地下城的人,天赋如此高,决不能留活口,不然的话,会成为浮空岛的隐患。

  接着,他目光一转,看向了岳白灵身旁的青年,对王琴问道:“这个人,又是谁?”

  王琴摇了摇头道:“当时我们与此女战斗,并没有见过这青年。想必,他们应该是同伙。”

  “既然如此,那就都要杀了才行。”

  单晖淡淡地说了句,仿佛眼前的陈阳和岳白灵是木头,任由他砍伐。

  听到他们的话,岳白灵眼中露出不悦之色。

  不过,陈阳明显感觉到,她并没有太强的杀意,这个女人,事实上,性格是非常好的。

  这让陈阳,再次感到被差别对待。

  凭什么对陈阳的时候,就那么冷冰冰的。

  岳白灵看向单晖,微微拱手,沉声道:“我说过,我只是游历此地,并无恶意,希望诸位,不要阻拦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