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539章 背插断剑

  许平补充道:“夺得统帅之位后,杨垂之命,决不可留。否则,等他伤势恢复,必然会发难。”

  许雷点了点头,看了眼许淮,道:“想必家主和肖家联手,杀重伤之下的杨垂,应该不会太棘手。”

  “此事一定要保密,若是泄露,被杨家有所准备,事就办不成了。”

  许淮叮嘱了众人一句,接着道:“当务之急,我们还是要想办法,从杨家的手中,把那枚黑珠子拿到手,换回畅辞的命才行。”

  许平道:“我们在杨家有眼线,现在就可以让其调查黑珠子的事。不过,只有三天的事,我怕会来不及。”

  许淮思索了下,道:“先调查吧,三天之内若是没有消息,我便亲自去找杨垂,开门见山,让他把黑珠子交出来。”

  众人商议之后,各自离去。

  ……

  陈阳知道,自己之前租的地方,是不能回去了,只能另寻他处。

  他也没打算租房,而是到了地下城底部的贫民区,搜索着没有人住的洞窟。

  这地方实在太破烂,大部分人甚至愿意开辟新的区域,也不会在这里住,所以人不多,有些空着的洞窟。

  陈阳行走了一阵,突然感应到一股若有若无的真元波动,从后传来。

  虽然十分微弱,但他感应力很强,还是发现了。

  可古怪的是,这真元十分不稳定,似乎随时有崩散的可能,感觉像是负重伤一般。

  “不灭巅峰!”

  陈阳面色一变,不敢相信,在贫民区,竟然有不灭巅峰修者出没。

  这境界,可不是他现在,能够应对得了的。

  他立刻把修为压制在超凡境,回头看了眼,虽然光芒昏暗,但还是看清楚,那是一名老者。

  老者头发花白,看起来垂垂老矣,但高八尺,着黑色披风,龙行虎步,气势不凡。

  他的后,一个随从也没有,看起来,他像是在这里散步。

  陈阳仔细一看,发现这老者,正在观察着贫民区的况,当看到一些生活艰苦的人时,老者不时皱眉,目光中满是怜悯、惋惜、自责之色。

  奇怪,到底是什么样份的人,会有这样的绪?

  陈阳正疑惑间,老者从他的面前走过。

  披风微微扬起,陈阳定睛一看,发现老者的背后,竟是插着一截断剑,刺入了他的背脊之中。

  威风掠过后,披风落下,把老者的后背遮挡了起来,再也看不见那把断剑。

  老者行止正常,若不是陈阳看到断剑,他绝不会知道,老者竟然会是这样的况。

  顿时,他也明白过来,为什么老者的真元不稳定。

  一把剑插在背上,真元能稳定,那可就怪了。

  “这个老人,到底是谁?”

  陈阳暗自疑惑,觉得老者有趣,又觉得古怪。

  就在这时,老者朝着一名小孩走过去,蹲下来,似乎牵动了背后的伤口,疼得嘴角咧了下,然后露出和蔼的笑意,对小孩道:“小家伙,你在这里玩,你的父母呢?”

  那个光头的小男孩,约有四五岁,穿着破烂的衣衫,正在玩石头。

  听到老者话,他转头看过来,笑着道:“他们都去上工了。”

  “哦,在哪里上工?”老者问道。

  小孩道:“好像是开辟地下城,我也已经好几天没见到他们了。”

  “也许用不了多久,我们就不用住在地下城了。”

  老者笑了笑,取出一块灵石,犹豫了下,又换成了一把小剑,递给小孩,道:“送给你的。”

  “母亲说,陌生人的东西,不能要。”

  小孩摇了摇头,然后跑开,回头道:“谢谢爷爷。”

  老者讪笑了下,怏怏地把小剑收入纳戒,喃喃自语道:“地下城不见天,无论是修炼条件,还是生活条件,都比地面差远了。若是此次能击败浮空岛,进入安全区就好了。”

  摇了摇头,老者叹道:“真是想不明白,为何浮空岛的人,不愿意和地下城和平共处呢?大家一起生活在安全区,不是更好吗?”

  听到老者的话,陈阳目光一亮。

  这老者不灭巅峰的境界,又说出这样的话,想必份不凡。

  似乎是感应到陈阳的目光,老者转头看过来,对陈阳笑了笑,道:“呵呵,刚才只是随便说说,让你见笑了。”

  陈阳对老者颇为敬佩,当即作了一揖,道:“哪里,前辈忧虑地下城的未来,我心里敬佩你才是,又岂会见笑。”

  老者打量了下陈阳,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,问道:“地下城资源匮乏,尤其是种植业艰难,棉花、布匹稀有,价格昂贵,可你上的衣着十分精致,显然价值不菲。像你这样的人,应该生活在高处才对,为何到这贫民区来?”

  陈阳并未隐瞒,道:“我是逃难到这里的。”

  “哦?”

  老者没想到陈阳这么直白,面露意外之色,道:“这么说,你是有仇家,这才躲到此地?”

  “差不多是这样。”

  陈阳点了点头。

  老者笑道:“我就不问你原因了,万一你是恶人,我们就没办法聊下去了。”

  陈阳道:“前辈说话真是有趣。”

  “是吗?已经很久没人这样说我了。”

  老者笑了笑,但毫无喜悦之,反而显得有些意兴阑珊,充满了苦楚。

  陈阳直言道:“前辈,你似乎背负了很多东西。”

  “的确多的,因为我希望,地下城的人,都能居住在地表,享受阳光雨露,风霜雨雪,四季交替。”

  老者感慨了句,摇了摇头:“我和你说这些干什么,告辞!”

  说完,老者形一动,朝着上空飞去。

  “前辈请留步。”

  陈阳立刻追上,拱手道:“前辈,晚辈陈阳,今有幸相遇,可否告知我你的尊姓大名?”

  “老朽杨垂。”

  杨垂说出了自己的名字,见陈阳听见,并没有露出任何震惊,他心里感到意外。

  “原来是杨前辈。”

  陈阳拱手作揖,指了指杨垂的背部,正色道:“前辈负重伤,却不曾治疗,或许,我能帮上忙。”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,请稍后再访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