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520章 深埋内心的爱恋

  犷虎派的大寨,一名身着劲装的女子,站在后方洞窟通道之中。

  这名女子,有沉鱼落雁、闭月羞花之容,身上的劲装把身体曲线勾勒出来,既不丰满,也不消瘦,十分匀称。

  此女,却是岳白灵。

  左乐行被左隐寒的分神念占据之后,虽然分神念拥有独立的思维能力,也不会被左隐寒的本体远程控制,但这并不妨碍,左隐寒找到他的分神念。

  分神念的思维和想法,左隐寒不知道,但分神念的死亡,他能够感应。

  岳白灵就是收到来自正在外星域的左隐寒的信息,得知左乐行死亡,以及其位置,她便立刻赶过来调查。

  此刻,看着大寨之中的景象,岳白灵脸上露出凝重之色。

  总共四个不灭境,二十多名洞虚境,都被击杀。

  她很好奇,到底是谁,有如此强横的手段,可以战胜这么多人。

  尤其是左乐行,虽然是不灭前期,但拥有左隐寒的记忆,掌握不少强大的神通,拥有极为丰富的战斗经验,对战的话,真实战力直逼不灭后期。

  西大陆,根本没人,能够把他击败。

  “必须找个人问问才行。”

  岳白灵心底疑惑,立刻在整个犷虎山上搜索起来,不时便找到了几个犷虎派的成员。

  这些人境界低微,没有进入大寨的资格,那天却是逃过了一劫。

  而他们被吓呆了,都躲在山洞之中,不敢现身。

  直到被岳白灵发现,他们还未走出过山洞一步,都是吓出一声冷汗,慌忙对岳白灵求饶。

  “不用求饶,我不会杀你们的。”

  岳白灵安抚了一句,问道:“那大寨之中,到底发生了什么,是谁把那些人都杀了?”

  山洞中的人,见岳白灵没有恶意,缓过神来,连忙把当时的情况,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。

  虽然他们没有亲眼所见,但也听到了一些声音。

  “这么说,那几个不灭境,是为了陈阳而来!随后,有人来救走武引城城主的女儿,可能是陈阳易容!”

  得到信息,岳白灵身形一动,急速朝着武引城飞去。

  进入武引城之后,她立刻找到了杨天宏,出示了自己的令牌。

  虽然杨天宏不认识令牌,但岳白灵恐怖的气势,和强大的气场,还是令杨天宏心惊胆战,连忙恭敬迎接。

  岳白灵并没有移步,直接问道:“陈阳在哪里?”

  杨天宏为之一愣,摇头道:“陈阳虽然和我家颇有渊源,但如今,他并不在府上。”

  “你在骗我!”

  岳白灵面露不悦之色,腾空而起,神识外放,把整个城主府都笼罩了进去,搜索着其中强大的神识。

  她锁定了后院的一个房间,那里有一位洞虚境修者。

  “陈阳,出来!”

  岳白灵嗖的飞过去,暴喝道。

  “岳白灵!她怎么来了!”

  听到外面的声音,陈阳不禁皱眉。

  他立刻腾空而起,看了眼岳白灵,朝着城外飞去,大喊道:“子宁,圣皇可是有令,皇室成员,禁制对我下手。”

  “我可不是皇室成员。”岳白灵冷声道:“另外,我不叫子宁,若是你再乱叫我的名字,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。”

  两人的对话,整个武引城都听见。

  人们纷纷朝空中看去,只见两道残影掠过,速度之快,他们根本看不清楚。

  只是刚才岳白灵那句“陈阳”,让众人若有所思。

  武引城作为偏僻城池,并不大,陈阳很快飞过了城墙。

  他回头对岳白灵道:“你是圣皇的徒弟,也算是皇室成员了。”

  “哪来那么多废话。”

  岳白灵刷的取出一把九纹玄器长剑,冷声道:“上次在鹰城废墟,被你逃走。这一次,我绝不会放过你。”

  “子宁,你不会真把我忘了吧?”

  陈阳往后急退,大叫道。

  虽然他不确定岳白灵就是苏子宁,但他还是打算,尝试一下,看看能否唤醒对方的记忆。

  并且,因为岳白灵可能是苏子宁,所以陈阳与之对战的话,也绝不可能全力出手。

  万一杀了苏子宁,他后悔都来不及。

  “不是我忘了你,是我以前根本就不认识你。”

  岳白灵冷声道,挥剑便攻向陈阳。

  就在她挥剑刹那,陈阳使出神识术法:璃眼神瞳,一双眼睛变成了斑斓的琉璃,盯着岳白灵的双眸。

  岳白灵毫无防备,瞬间便愣住了,只觉眼前的陈阳英伟不凡、气质潇洒、临危不乱,让她为之心动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岳白灵只觉心里小鹿乱撞,大惊失色。

  璃眼神瞳是十分高明的神识术法,岳白灵虽然神魄很强,但其实并没有专门修炼,在这瞬间,还是遭了陈阳的道。

  等她回过神来,再定睛一看,陈阳已是化为一个黑点,朝着东方飞驰而去。

  “不好,是神识术法!”

  岳白灵暗暗心惊,她从未见过这么厉害的神识术法,居然能够影响她的内心,让自己对陈阳产生爱慕之情。

  可是,让她感到古怪的是,她明知是神识术法,但此刻内心深处,那种爱恋仿佛被唤醒了一般,真的对陈阳有倾心的感觉。

  而且,她觉得这种爱恋,不是突然出现,而像是埋藏在内心很久,自己不敢表达,也不敢表现。

  突如其来的感觉,让岳白灵愣在那里,竟是连追击陈阳的也忘了。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岳白灵揉了揉脑袋,暗自思索:“我不是恢复了记忆吗?我是大越王朝的公主,记忆之中,并不认识他。为什么,我会对他产生奇怪的感觉?”

  “不行,我一定要追上他,问清楚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岳白灵回过神来,从纳戒中取出一架飞云车,速度极快,追向陈阳。

  眼看两人一前一后离去,杨天宏和杨书仪追出城外,陈阳二人已是不见踪影。

  杨书仪面露担忧之色,皱眉道:“父亲,陈阳他不会有事吧?”

  “四名不灭境,也没能灭掉陈阳。那叫岳白灵的女子,应该打不过陈阳。”

  杨天宏话虽如此说,但还是担忧,心想陈阳打得过的话,就不用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