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445章 方便下台

  听到轩归鹤的话,众人皆是一惊。

  大家本以为,他要取消胡伏虎比武招亲的资格,岂料竟会让人去通知胡伏虎。

  司马猎风心思一动,便知其中肯定有内情,否则的话,一个胡伏虎,还不至于让轩归鹤这样对待。

  他立刻派人去通知胡伏虎,心里则是窃喜,这下子陈阳和胡伏虎对战的话,陈阳就算有小黑猫,也未必能取胜。

  毕竟胡伏虎颇有威名,在洞虚中期当中,也是排得上号的人物。

  司马猎风自问通过陈阳与胡伏虎的战斗,自己能看陈阳的底细,到时候,他再与陈阳战斗,胜算就大多了。

  而傲龙军来势汹汹,在这片区域造成了不小的动静,周围的人越聚越多,了解情况之后,更是充满兴趣,既期待陈阳与胡伏虎一战,又期待陈阳与司马猎风的一战。

  当然,大家最好奇的是,陈阳若是战败,轩归鹤是否还会阻拦司马猎风把陈阳带走。

  这些普通的百姓,是事不关己,巴不得把事情闹大。

  他们想看的是,国师府和傲龙军直接打起来。

  嗖。

  就在人群热烈议论之时,破空声响起,只见一道人影,重重地降落在国师府前的广场上,发出轰的一声响。

  此人身高两名,提醒魁梧壮硕,甚至可以说是肥胖,站在那里犹如一尊铁塔般,颇为骇人。

  他的面相也十分凶恶,满脸的络腮胡子,眼睛瞪得老大,额头上生了个肉瘤,又丑又恶。

  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胡伏虎。

  他一到场,立刻快步走到轩归鹤面前十米处,恭敬行了一礼,正色道:“晚辈胡伏虎,拜见轩归鹤前辈。”

  轩归鹤冷笑一声:“呵呵,胡伏虎,你真是好样的,一把年纪了,竟然也来比武招亲。”

  胡伏虎脸上露出尴尬之色,他好歹是洞虚中期,此事他自己也觉得颇为丢脸。

  但他受过左星月父亲的恩惠,这才有今日。

  后来左星月对他更是多有帮助,因此他如今奉左星月为主。

  一方面,他是报恩;

  另一方面,他也是押宝,认为左星月有成为封皇者的潜质,届时他便可沾光。

  如今比武招亲虽然不妥,可既然左星月有令,让他阻拦所有比武招亲之人,他自然得领命。

  之前他只打了一场,别人听到他的大名,却是无人敢挑战,他便直接回府了,倒也不用抛头露面、丢人现眼。

  不料今日,居然有人敢挑战。

  那傲龙军把事情详细情况给他讲了之后,他这才明白,挑战自己的人,居然是抢走主子左星月飞云车的陈阳,这可是仇家啊。

  既然如此,他心想正好借此机会,收拾陈阳,也算是帮左星月报仇。

  可当着轩归鹤的面,杀人肯定是不行,只能狠狠地揍陈阳一顿。

  此时面对轩归鹤的调侃,胡伏虎讪笑了下,拱手道:“归鹤前辈心知我也有难处,还请见谅。”

  “哼!”

  轩归鹤冷哼一声,指了指擂台,道:“登台吧。”

  胡伏虎一言不发,铁塔般的壮硕身躯朝着擂台移动,走上擂台的时候,发出轰隆一声,仿佛他有千万斤重般,把擂台都快要压垮了。

  只见他傲立擂台中央,气势凌然,威风八面,令在场境界低微之人,无不生出臣服之感,甚是畏惧。

  如此架势,已是让众人心惊不已,哪里还相信,陈阳能战胜这样的存在。

  群众的目光看向陈阳,无不露出怜悯之色,暗暗摇头不已。

  司马猎火嘴角露出嘲讽的冷笑,低声对司马猎风道:“胡伏虎的战力非同一般,一双短锏如臂致使,战力非同小可。尤其是他的神通《一夫当关》,攻防兼备,同阶之中,难觅敌手。陈阳遇上他,纵然有那古怪的黑猫,也未必能胜!”

  司马猎风沉吟道:“那黑猫能击杀洞虚中期的炎鬼,这场战斗,只怕并未想象中那样一面倒吧。”

  司马猎火道:“传闻终究是传闻,更何况,胡伏虎的战力,秒杀炎鬼也不在话下。”

  “希望如此。”

  司马猎风点了点头,目光看向正走上擂台的陈阳,道:“若是能令陈阳重伤,我要击败他,就更容易了。”

  就在众人各有所思之时,陈阳登上了擂台,站在擂台边缘便停下脚步,望向擂台中央的胡伏虎,遥遥对立。

  他气势淡然内敛,真元波动十分平静,若是不看过来,却是连感应到此处有人也难,简直和透明也差不了多少。

  反观胡伏虎,那尊壮硕的身体,就极其显眼,更别说此刻须发怒张,铜铃般的大眼狠狠地盯着陈阳,那仿佛要实质迸发出来的战意、气势、威压,比陈阳强了不知多少。

  在众人看来,光是第一局气势的交锋,陈阳已是落了下下乘,真打起来,绝非胡伏虎敌手。

  突然,胡伏虎开口道:“陈阳,你站在擂台边缘,是方便自己逃走吗?”

  “当然不是。”陈阳摇头。

  胡伏虎接着道:“那你不给自己留下闪避的空间,就不怕被我一击,直接打下擂台?”

  “你得有那个本事才行。”陈阳笑道。

  胡伏虎眼中闪过冷芒,随即哑然失笑,道:“你的确是天才,可也未免太过于自信了,你和我比起来,终究还是有差距的。”

  “对,的确有差距。”陈阳点头赞同,不置可否。

  场下有观众好奇问道:“陈阳,那你站在擂台边缘,这是为何?”

  陈阳笑了笑,淡然道:“战斗很快就会结束,我何必走到擂台中央,浪费脚力。站在擂台边缘,只是为了方便我马上下台罢了。”

  闻言,全场一片寂静。

  这句话实在太狂,众人觉得,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

  等到反应过来,在场之人,无不对陈阳投去复杂的目光,对这个不认识的人,充满了好奇。

  当然,更多的,是鄙夷。

  轩归鹤皱了下眉头,低声对轩羽迪道:“羽迪,你这位朋友,是否……”

  “归鹤爷爷放心,陈阳必能取胜。”

  轩羽迪打断了轩归鹤的话,神秘一笑,对陈阳充满了信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