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433章 云恨海

  陈阳看着黑火教众人,想起为了救自己,而命丧白起之手的孙炎烈。

  他把孙炎烈的尸体取出,交给了黑火教,让陶小桐进行厚葬。

  见孙炎烈死亡,司徒航等人,都是颇为感伤。

  陶小桐皱了下眉头,沉声道:“白起居然又躲过一劫,不知道,他现在逃往了哪里。”

  陈阳道:“不得不说,白起的运气,一直很好。我与他已经交战数次,每次他都能安然逃走。”

  说到这里,陈阳摇了摇头,叹道:“说到底,还是我的实力不够强大,否则的话,又岂会给他逃走的机会。”

  “大师兄已经很强了。”陶小桐认真道。

  陈阳笑了笑,想起夜黎之前和连鼎联手过,看向韩凌霄等人,问道:“对了,之前夜黎和连鼎联手,他们之间,到底谈了些什么?”

  韩凌霄已是彻底归顺了陶小桐,虽然没有被视为亲信,但他还是没有丝毫的隐瞒,如实道:“夜黎帮连鼎夺得教宗之位,连鼎则是要举黑火教之力,在半年后的天梯之战中,偷袭左梓画,抢夺伏天剑。”

  “左梓画!”

  听到这个名字,陈阳目光一亮,问道:“左梓画不是重伤昏迷,识海破损了吗,难道她已经恢复了?”

  韩凌霄摇了摇头:“左梓画的信息,我们并不知情。就连她识海破损的信息,我们目前,也没有得到。”

  左梓画虽然受到左隐寒的重视的,就自身毕竟不是强者,所以并没有引起黑火教的重视,有关她的信息,没有着重调查,知道得不多。

  陈阳又问道:“伏天剑呢,又是什么?”

  韩凌霄道:“伏天剑,是一件圣器!”

  “圣器!”

  陈阳眉毛一挑,却是大感惊讶,这可是真正的好东西了,虽然比不上星域秘宝,但绝对是冲武星最顶尖级别的兵器。

  当然,要想发挥出圣器的力量,也不是那么容易,需要三相境才行。

  也正如苍穹之怒一样,陈阳的境界还太低,只能发挥出一点点力量,若是把苍穹之怒交到全盛时期的浩澜真人手中,一支箭矢毁灭一颗星辰,也不在话下。

  别说苍穹之怒,的力量达到极致,也可毁灭一颗小的星辰。

  说白了,陈阳觉得,自己现在还是境界太低,底蕴太薄,实力太弱。

  “伏天剑是什么来历?”

  陈阳看向韩凌霄,接着问道。

  没等韩凌霄开口,司徒航接过话头,对陈阳道:“伏天剑是圣皇的兵器,当年圣皇在神魄境的时候,依靠此剑,大杀四方,建立了天圣帝国。”

  陈阳眉毛一挑,暗自思忖道:“圣器有灵,左隐寒果然不简单,在神魄境的时候,居然就能掌控圣器了。”

  司徒航则是面露不解之色,看向韩凌霄,道:“天梯之战上,至少有两名天圣帝国的封皇者主持,另外还有大量的皇室高手,以及各方势力的高手,以我黑火教的力量,要想在天梯之战时,袭杀左梓画,只怕不容易。”

  韩凌霄正色道:“这件事,当时听了,我们也有这个疑惑,不过,夜黎告诉我们,他知道云教……云恨海被关押在哪里,并且能够在半年之后,解救云恨海,将其控制,令其在天梯之战的时候,帮忙对付一名帝国的封皇者。”

  “什么,云恨海!”

  听到韩凌霄的话,大殿之内的所有人,都是惊呼失声。

  陈阳之前进入龙武学院的时候,就已经了解过,黑火教的前任教主,名字就叫云恨海,所以此刻,他也是颇为惊讶。

  他转头看向陶小桐,疑惑道:“小师妹,云恨海还活着?”

  陶小桐解释道:“根据索文彦所言,他并没有杀云恨海,而是把云恨海关了起来,只是我们不知道,云恨海被关在哪里。”

  “糟糕,如果云恨海被救出来的,却是一个巨大的麻烦。他的实力,可能比夜黎,还更强。”

  司徒航不禁皱眉,面露担忧之色。

  黑火教其他人,也都是面色凝重,似乎对云恨海十分畏惧。

  见此,陈阳却是不解了。

  根据他之前得到的消息,云恨海不是很受黑火教成员的敬仰吗,并且令行禁止,怎么现在,似乎个个都不太喜欢云恨海似的。

  他看向陶小桐,问道:“小师妹,你们似乎很忌惮云恨海。”

  陶小桐看了眼司徒航等人,并没有立刻开口。

  司徒航讪笑了下,道:“教宗大人,你但说无妨。”

  其他人也没有隐瞒的意思,陶小桐这才开口道:“大师兄,其实云恨海一开始,并不是邪恶之人。他本是前前任圣教教宗的徒弟,按照他的计划,等到继承教宗之位,就想办法改变黑火教,不再走魔道之路,也不再杀戮嗜血。”

  “可是,他的妻子,被他的师傅,也就是前前任教宗霸占,导致他心生怨恨,不止把他师傅杀了,还让黑火教变得更加的邪恶。甚至是黑火教很多人,都无法承受那种可怕的邪恶。”

  “教内只要一有人,敢对他提升反对的意见,那么必死无疑。在他担任黑火教教宗期间,虽然圣教发展迅速,但也彻底沦为了魔道,人人喊打。这样的局面,不是圣教之人愿意看到的。”

  “后来,甚至……”

  陶小桐叹了口气,没有接着说下去。

  司徒航接过话头,凝重道:“后来,云恨海甚至比他师傅还过分,只要圣教之内有娶妻之人,他必然霸占别人的妻子,令黑火教人人心生怨恨。可是,他实力高强,又有亲信,无人敢忤逆他。最后,黑火教中的男子,都不敢娶妻,人人自危。”

  听到这里,陈阳不禁皱眉:“这么说,云恨海,已经是心理变态了。”

  众人没有接话,但都是默认了。

  陶小桐则是道:“事实上,云恨海也不是完全邪恶,只是内心被怨念占据,才会变成现在这样。”

  陈阳没再追问云恨海的事情,话锋一转道:“现在夜黎逃走了,如果真让他找到云恨海,对黑火教来说,必然是一个灾难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