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377章 不听劝

  见肖宸出手,众人无不面露惊容,为了不被误伤,都纷纷后退。

  崔雪大吃一惊,她可不认为,陈阳是肖宸的对手,忙道:“肖宸大师,请住手!”

  不过,肖宸杀意已决,岂会听她的话。

  而且,肖宸的想法是,杀了陈阳之后,把崔雪拿下,既然儿子想要,那就满足他。

  眼看肖宸攻来,陈阳嘴角露出不屑之色,便出手,直接把肖宸杀了。

  可就在这时,一道人影,嗖的出现在他面前,将他和肖宸隔开,抬手一掌,将肖宸击退了回去,喝道:“肖宸,住手!”

  肖宸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,只觉巨力传来,连忙挡住,蹬蹬蹬地往后退,退了十几步,这才站稳了脚跟。

  “谁?!”

  他又惊又怒,朝着拦截自己的人看去,这才发现,出手的人,居然是符文公会会长夏戊晟。

  夏戊晟不仅是五纹玄级炼器师,更是洞虚前期修者,不是肖宸打得过的。

  “夏会长!”

  肖宸不皱眉,真元收敛,没再继续攻上去。

  其他人本以为陈阳会被震杀当场,岂料突然出现了夏戊晟,皆是认为,陈阳的运气太好了。

  崔雪松了口气,心里期望夏戊晟,能够帮陈阳,把事解决。

  “坤宏兄、肖宸,这是怎么回事,为何和陈大师打起来了?”

  夏戊晟刚刚赶到,的确不知道,发生了什么。

  面对夏戊晟,肖宸没开口,肖坤宏站出来,道:“夏会长,陈阳打上我肖家,难道,你还不让我们还手吗?”

  “打上肖家?”

  夏戊晟面露不解之色,回头看向陈阳,道:“陈大师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陈阳知道夏戊晟有心帮自己,但他实在不想再生枝节,于是并没有解释,拱手道:“夏会长,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但这件事,希望你不要插手。”

  闻言,夏戊晟为之一愣。

  通过昨天的接触,陈阳知道陈阳不是那种嚣张傲慢的人,但此刻这表现,似乎有些不对劲。

  肖坤宏道:“夏会长,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,陈本就没把你放在眼里。更何况,这件事,是我肖家和他的恩怨,你的确不方便插手。”

  夏戊晟皱了下眉头,对肖坤宏道:“坤宏兄,你们是要怎样?”

  肖坤宏冷声道:“陈阳打上我肖家来,我们当然是要将他拿下,不然的话,我肖家颜面何在。”

  “他前来肖家,肯定有他的理由,我希望,你们能化解恩怨。”

  夏戊晟劝说道,依旧是想和平解决。

  有他挡在这里,肖坤宏和而肖宸,还真不方便出手。

  肖宸指向陈阳,喝道:“小子,你不是很嚣张吗?现在怎么要做缩头乌龟了,有本事的话,你就和我打一场!”

  陈阳点了点头:“打,可以!”

  一听这话,肖宸对夏戊晟道:“夏会长,你看到了,是他自己接受战斗的,不是我们bī)他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夏戊晟面露为难之色,看了眼陈阳,劝道:“陈大师,你不要冲动,肖宸的境界比你高,你要战胜他,并不容易。”

  “夏会长,你放心。”

  陈阳对夏戊晟点了点头,看向肖宸,道:“动手吧。”

  “且慢!”

  眼看肖宸运转真元,夏戊晟连忙制止,对肖宸道:“按照帝国法典,不能在城中公开私斗,致人死伤,你现在的行为,是违法的。”

  见陈阳不听劝,夏戊晟只能拿出帝国法典来。

  冲武星崇尚武道,以强者为尊,时常有打斗发生,只要没人报官,官府是不会追究的。

  可现在夏戊晟搬出法典,肖宸就不得不遵守。

  不然的话,就是蔑视法典,是重罪,会被抓起来处死。

  这下子,肖宸却是为难了,对夏戊晟道:“夏会长,连陈阳这个当事人也没多说,你为何偏偏要插手此事。”

  夏戊晟正劝说,肖坤宏眼珠一转,开口道:“这还不简单,城内有生死擂台,既然不许私斗,那就上生死擂台。只是不知道,陈阳敢不敢。”

  “有何不敢?”

  陈阳神色镇定,转就往外走,道:“我不想浪费时间,走吧,上生死擂台。”

  “好!”

  肖宸大喜,没想到陈阳如此狂妄,居然敢和自己上生死擂台,如此一来,自己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把陈阳杀了。

  见此,夏戊晟的面色,却是变得难看起来。

  如果私斗,他还可以出手相助,但上了生死擂台,那就是受到官府承认的战斗,只要两人登上擂台,不分出生死,其他人是不许插手的。

  否则的话,就是违反帝国法律。

  这种事,夏戊晟不敢做。

  “走!”

  肖坤宏轻笑一声,当即率领众人,朝着外面走去。

  路过夏戊晟边时,他对夏戊晟拱了拱手,道:“夏会长,不是我们不给你面子,是陈阳太狂妄。这件事,希望你不要怪我们。走吧,一起去,看看这场战斗。”

  夏戊晟笑了笑,和众人一起,离开了肖府。

  “陈阳真是找死,明明夏会长帮他,他居然还敢和肖宸大师战斗。”

  “他境界比不上肖宸大师,必然不是对手。”

  “可惜,他的那些炼器理论不能用来战斗,不然的话,他或许可以凭借三寸不烂之舌,把肖宸大师说死。”

  魏珂岚等人议论起来,无不对陈阳充满了嘲讽。

  众人各自登上了火翎马车,浩浩dàng)dàng)地,朝着生死擂台而去。

  马车上,崔雪一脸郁闷之色,叹道:“陈公子,既然夏会长出面,事也就应该了结了,你又何必节外生枝。”

  陈阳笑道:“肖家还没给你赔偿,没给你道歉,岂能了结?”

  “呃……”

  崔雪错愕一声,皱眉道:“可是,你和肖宸上了擂台,这太危险了。你若是被肖宸杀了,我不仅没办法给司徒圣火使交代,我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。”

  “他杀我?呵呵,不可能。”

  陈阳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你就放心吧,一个普通的凝魄后期,我还不放在眼里。”

  说话之间,火翎马车停下,已是到了生死擂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