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341章 识海崩碎

  “哇……哇……”

  刚才虚空掌的挤压,把陈阳的五脏六腑都挤破了,整个身体的骨骼也是寸寸断裂,此刻他还在不断地吐出鲜血。

  他看向将自己保住的陆天河,气息奄奄地问道:“院长,梓画……她怎么……样?”

  陆天河抬头看了眼远处,摇了摇头,并没有回答陈阳的问题,取出了一颗疗伤丹药给陈阳服下,道:“你的情况非常不妙,只怕要修养好几个月,才能完全恢复过来。”

  丹药下肚,陈阳只觉自己的精气神,顿时恢复了很多。

  但是,他并不关心自己的安危,刚才左梓画为了救他,舍身犯险,他只想知道,左梓画是不是还或者。

  他看向陆天河,又问道:“院长,你告诉我,梓画她怎么样?”

  “唉……”

  陆天河叹息一声,摇了摇头,将陈阳放在了地上,依旧没有回答。

  陈阳的身体难以动弹,只能艰难地转头,朝着远处看去。

  此时,全场一片寂静,那些洞虚境修者都离得远远地,不敢接近过来。

  柳鸾旗和左御刑的大战,也都停了下来。

  “梓画,梓画……”

  只见明皇将左梓画抱在怀里,已经给左梓画服下了丹药,虽然左梓画的气息平稳了一些,但依旧没有任何反应。

  明皇十分疼爱左梓画,此刻他心疼不已。

  但更多的,他是紧张。

  因为左梓画,是这么多年来,唯一得到圣皇接见的公主,很是受到圣皇的看重和喜爱。

  甚至,圣皇有要带走左梓画,好好培养的打算。

  可现在,左梓画身负重伤,能不能醒过来,也无法确定,这如何给圣皇交代。

  明皇面色凝重,立刻给左梓画检查了身体,五脏六腑破碎移位,身体骨骼几乎全部断裂,经脉也阻塞断裂,体内堆积淤血。

  但这一切,都不是问题,只要救治,左梓画就会恢复。

  可是,她为何,没有苏醒?

  “明皇,梓画……她怎么样了?”

  陈阳艰难地坐起来,关切地问道。

  明皇狠狠地看了眼陈阳,如果不是陈阳,左梓画又岂会弄成现在这样。

  他冷哼一声,道:“陈阳,梓画变成这样,都是你害的。”

  “别说废话,告诉我,她现在怎么样了?”

  陈阳怒吼道,丝毫不给明皇面子,也丝毫不畏惧这位不灭巅峰的顶尖强者。

  明皇双目瞪大,险些就要发作,但看了眼怀里的左梓画,他又犹豫了下,沉声对陈阳道:“她昏迷过去,没有任何的意识,身体的伤势也很重。不过,目前还看不出,为何她不能醒来。”

  “昏迷?植物人?”

  陈阳心头咯噔一跳,立刻释放神识,进入了左梓画的识海查看。

  这一看,他发现左梓画的识海,意识彻底崩碎,变成了一片混沌。

  虽然神识攻击可以直接攻击识海,但并不代表,真元、星能等等攻击,无法伤害识海。

  毕竟识海也是人体的一部分,当攻击强大到一定程度,也会令识海受伤。

  “识海……她的识海碎了。”

  陈阳呢喃着,识海碎裂,这也就意外着,左梓画再也醒不过来,将永远变成一个活死人。

  “什么,你说她识海碎了?!”

  明皇惊呼失声,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。

  身体的伤势,他可以救治,但识海的伤势,他束手无策。

  “陈阳,都是你害的,我要杀了你!”

  明皇暴怒,将左梓画放在地上,猛然出招,朝着陈阳攻上来。

  陈阳并不畏惧,怒吼道:“明皇,都是你,是你害梓打成这样,我绝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  两人互相责怪对方,此刻都处于极度的狂怒之中。

  不过,明皇并没有攻击到陈阳,就把陆天河击退百米。

  他悬浮空中,冷声道:“陆天河,你立刻让开,否则,别怪我下死手了。”

  陆天河沉声道:“这件事是意外,你杀陈阳,也没用。”

  此刻他们在交谈,陈阳镇定下来,立刻进入识海,神魄朝着《仙魔道典》飞过去,大喊道:“老李,快出来。”

  没有任何反应,自从借助老李的力量,击杀杨锋凌之后,老李陷入了沉睡,如今还没醒过来。

  陈阳无奈之下,只能翻开《仙魔道典》,寻找修复识海的方法。

  如果只是混沌的识海还好,可破碎的识海,这需要重建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不过,《仙魔道典》中,什么都有记载,陈阳翻了好一会,还真找到了救治的方法。

  可问题是,必须三相境修者出手才行。

  “对了,圣皇!”

  陈阳目光一亮,这是他第一次,觉得左隐寒有用。

  他立刻取出灵牒,把重建识海的秘法篆刻进去,嗖的朝着明皇扔过去,大喊道:“现在只有三相境的圣皇,可以救治梓画。这是方法,你收好,立刻带着梓画,返回帝都,想办法联系圣皇。”

  明皇接过灵牒,愣了下,完全没想到,左梓画的情况居然还能救治。

  他查看了下灵牒,虽然有些看不明白,但其中的原理,似乎很有可行性。

  沉默了下,他收起灵牒,当即将左梓画抱起,腾空而去,留下一道声音:“陈阳,若是梓画死了,我必然追杀你到天涯海角!”

  “若是他死了,我也不会放过你!”

  陈阳看着明皇的背影,也是怒吼道。

  等明皇渐渐远去,陈阳跌坐在原地,暗暗叹息一声,脑子里回忆起左梓画第一次女扮男装,与自己相遇的场景。

  “的确,明皇说得没错,梓画是为了我,才弄成现在这样。”

  陈阳暗暗自责,越发觉得自己的实力不足,如果自己能够抵御刚才那道虚空掌,又岂会变成现在这样。

  “陈阳,你怎么样?”

  陆天河的声音,把陈阳的思绪拉了回来。

  “咳咳咳……”

  回过神来,陈阳不受控制,猛烈地咳出了几口鲜血,面色变得惨白得像是一张纸,但他神色却十分镇定,道:“院长,我没事。”

  “走吧。”

  陆天河将陈阳扶起,给柳鸾旗使了个眼色,三人腾空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