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340章 误伤

  “陈阳,小心!”

  眼看陈阳陷入险境,陆天河暴喝一声,猛然朝着他这边飞过来,想要帮陈阳,出手把一众洞虚境修者拦截下来。

  不过,明皇岂会让陆天河如意,立刻冲上来,将陆天河拦住,冷声道:“怎么,陆院长,你就这么看不起我,与我作战,居然还分神。”

  “左明,你不要激怒我,否则,对你没好处。”

  陆天河冷喝道,手中长剑刺出,一道惊天剑芒,直奔左明而去。

  明皇当即举枪抵挡,可就在他出枪的刹那,突然感应到下方的能量波动,低头瞄了眼,发现一道和前方一模一样的剑芒,将自己锁定,飞快地攻击而来。

  “镜像奥义!”

  明皇面露惊容,想起来,陆天河的奥义,是镜像奥义,可以形成任何物体的镜像。

  一时间,他也无法分辨,前方和下方的剑芒,到底哪一道是真的。

  如果做出了错误的判断,挡住了假的那一道,被真的击中,那可就危险了。

  不得已,明皇只能往侧面移动,躲开了两道剑芒。

  也就趁着他躲避的刹那,陆天河嗖的朝着陈阳的方向飞过去,手中长剑刺出,暴喝道:“杀陈阳者,死!”

  作为一名不灭巅峰的强者,他的手上不知杀了多少人。

  此刻对敌,他自然也不会手软。

  更何况,那些洞虚境的修者,来自各个势力,或者是风火城的官员,杀了也就杀了,不用在乎后果。

  轰隆。

  一道巨大的剑芒,横斩而出,直接把那些洞虚境修者,都笼罩了进去,攻势凶猛。

  看到这道剑芒,那些洞虚境修者都是大惊失色,没有丝毫迟疑,立刻就躲避。

  他们虽然也是一方强者,但和陆天河比起来,还是差远了。

  大部分人都逃得比较快,但也有几名洞虚境修者,被剑芒击中,当场爆裂,化为漫天血雾。

  紧接着,陆天河拦在了陈阳的面前,遥望空中的明皇,沉声道:“陈阳的事情,我们可以谈。但若是要继续动武,可别怪我使出全力了。”

  闻言,众人大吃一惊。

  就刚才那么强的战力,陆天河居然还未使出全力。

  可是,他的战斗力,已经和明皇旗鼓相当了啊。

  这么说,他全力出手的话,岂不是明皇,也不是他的对手。

  那些洞虚境修者,对陆天河更加的忌惮,无不往后倒飞,拉开了距离,生怕陆天河又朝自己出手。

  明皇从空中俯视陆天河,冷笑一声,道:“难道,你就以为,我使出了全力吗?皇室的每位封皇者,都是不灭境巅峰最强的存在。我的手段,不是你能想象的。”

  听到这话,陆天河心生警惕。

  突然间,一道犀利的枪芒,不知何时,竟是从后方出现,直奔陈阳而来。

  “咦?隐藏?转弯?”

  陆天河眉毛一挑,当即转身,手中宝剑刷的刺出,剑芒强盛,直奔那枪芒而去。

  轰隆。

  剑芒与枪芒相撞,双双爆裂。

  陆天河以为,自己挡住了明皇的攻击,可就在这时,陈阳身旁虚空震颤,一只巨大的手掌凭空出手,威力之强,绝非左御刑或者左思邈使出的,能够相提并论。

  “是《虚空掌》。”

  掌影一现,所有人都面露惊讶之色,立刻认出了这道掌影的来历。

  “陆天河,其他的攻击,你能阻挡。但圣皇自创的《虚空掌》,可以穿越虚空距离,直接到达陈阳的身边,这道攻击,你还能帮陈阳挡住吗?”

  明皇傲立空中,右手往前掌控,猛然收拢。

  “不好!”

  陆天河心头一跳,连忙举剑攻向掌影,想要在掌影握住陈阳之前,将掌影击破。

  可是,他和陈阳有段距离,虚空中从虚空出现,他却要从远处出手,哪里来得急。

  “不是吧,我要死在这招手上吗?”

  陈阳感应到虚空中的能量波动,暗暗皱了下眉头。

  此刻,众人都以为,陈阳要死在虚空掌之下。

  可就在这时,突然一道身影,嗖的扑到了陈阳的怀里,赫然是左梓画。

  她大喊道:“不,明皇爷爷,你不能杀……”

  轰隆。

  没等左梓画把话说完,虚空掌陡然合拢,把她和陈阳都握在了里面,连丝毫的缝隙也没有。

  左梓画的境界,不过是真府期,哪里能够承受不灭巅峰修者的虚空掌的威力,整个人立刻就爆出一团血雾,身体嘎嘎作响,连骨头都被捏得粉碎。

  “不,梓画!”

  陈阳大惊失色,没想到,左梓画为了拦住明皇,竟然冲进了虚空掌之中。

  这下子,两人只怕要一起死了。

  陈阳虽然境界高些,但情况也好不了多少,只觉身体被挤压得变小,胸腔压缩,口中不断地喷出鲜血来,眼睛也凸出,脑袋一阵晕眩,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死了。

  不,应该不会是死,而是进入濒死状态。

  “濒死状态,对,濒死状态!”

  陈阳心头暗道,立刻放开了所有的防御,想要借助虚空掌的压力,让自己进入濒死状态,激活混沌吞噬血脉。

  可是不料,就在他放开防御的刹那,虚空中的力量陡然消失。

  虚空掌不仅穿越虚空,还受到释放者的掌控,此刻正是明皇控制虚空掌,放松了下来。

  虚空掌凭空消散,陈阳整个人失去了控制,重伤之下,朝着地面坠落下去。

  他看到,左梓画在自己的身旁,也在往地面坠落。

  可是,左梓画闭上了眼睛,呼吸十分微弱,似乎下一刻,就要死亡。

  “不,梓画,不……”

  陈阳瞪大了眼睛,想要帮左梓画,可是他的伤势太重,连动也动不了。

  这一刻,他感觉,自己快要崩溃了。

  为什么,为什么会是这样。

  哪怕自己死,他也不愿意,左梓画为了他而死。

  “梓画!”

  明皇发出一声大吼,瞪大的眼睛中满是关切、紧张、担忧的神色,速度发挥到了极致,嗖的朝着左梓画飞过来。

  见此,陆天河担心明皇对陈阳不利,他立刻飞过去,将陈阳接住,往后急退。

  同时,明皇也接到了左梓画,降落地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