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294章 阻拦

  在全场惊讶的目光中,陈阳从空中落在了擂台上,对着大炮招呼道:“过来了,大炮。”

  “汪汪汪……”

  大炮叫了几声,直到陈阳扔给他一枚妖丹,他这才停止了犬吠,一口把妖丹吞进了肚子里,然后趴在了地上,无视全场的目光,发出呼噜呼噜的鼾声。

  陈阳一阵无语,赶紧把大炮收入了空间手镯中。

  他朝着左思邈走过去,左思邈面露惊惧之色,连忙站起身来,看了眼冻结的左腿,眼神中满是凝重之色。

  可奇怪的是,刚才剑芒明明击中了左思邈的胸口,他虽然口吐鲜血,但胸口却没有被击破。

  那么近的距离,居然能防御,显然是有些古怪。

  陈阳定睛一看,只见左思邈破烂的衣衫之下,却是有一件玄器铠甲,难怪他能够抵御剑芒的攻击。

  不过,剑芒的冲击力,还是令左思邈重伤,加上小腿被陈阳咬断,现在左思邈的战力,至少跌落一半,绝非陈阳的对手。

  而且,他要使出《影风步》,也不可能了。

  身法神通,虽然是依靠真元,但要运用出来,脚步也非常重要。

  腿断了,还想使出身法神通,除非是羽翼飞行类的身法神通,其他的步伐类都不能使用。

  “不好,小王爷的腿被咬断,又被剑芒重伤,他只怕打不过陈阳了。”

  杨若凡看着擂台,面露担忧之色。

  王智隆沉吟道:“糟糕,不知道小王爷,还有没有别的底牌。如果没有的话,只怕这场战斗,他要被陈阳击败。”

  “不是击败,而是击杀,他们可是生死战。”

  杨若凡面色凝重道。

  东方鸿飞的面色,比他们两人更难看,因为他知道,陈阳还未表现出凝魄后期的境界,也未使用星能。

  如果陈阳全力出手,那么现在,绝对是碾压左思邈。

  不过,左思邈的生死,东方鸿飞并不在乎,他此刻心里疑惑的是,为什么左思邈的《影风步》,谁也看不见,陈阳却能够做出预判。

  “陈阳,你为什么,能够做出预判?我的影风步,没有人能看出破绽!”

  左思邈见陈阳接近而来,他握紧了手中银龙枪,面色狰狞地大喊道。

  此刻他左腿被冻结,头发散乱,衣衫破裂,脸上满是鲜血,看起来十分狼狈。

  陈阳朝着左思邈走过去,淡然道:“你也说了,你的影风步有破绽,别人或许看不出来,但我偏偏看出来了。其实从一开始,我就看出来了,只是在戏弄你而已,难道你以为,我真的被你的枪芒,逼得四散奔逃吗?”

  得知真相,左思邈气得咬牙切齿,银龙枪指向陈阳,怒吼道:“你这个混蛋,竟敢耍我!”

  话音落下,银龙枪发出枪芒,直奔陈阳而去。

  “龙铮!”

  依旧是这道神通,但这一次,左思邈不敢有丝毫大意,直接释放出了八重意境。

  可惜,他左腿冻结,身负重伤,真元运转受阻,战力根本发挥不出来。

  虽然有八重意境,但这道枪芒的威力,还比不上刚才。

  陈阳轻轻松松,将枪芒“龙铮”击溃,手持宝剑,一步步,朝着左思邈走过去。

  见此自己的枪芒被挡住,左思邈惨白的脸上,更是没有丝毫血色,目光中充满了惊惧之色。

  “且慢,你告诉我,那条狗是什么东西?”

  突然,左思邈大喊道。

  也不知道,他是在拖延时间,还是真的好奇。

  “华夏田园犬,怎么,没听说过吗?”

  陈阳玩味一笑,对于今天大炮的表现,他十分满意。

  主要是沟通还算顺畅,大炮没有赖在空间手镯里不出来。

  “华夏田园犬!”

  左思邈喃喃了句,脑子里思索着这个名词,却发现,自己从来没听说过。

  他回过神来,发现陈阳已经在五米之内,噔噔噔地往后退了几步,慌张道:“陈阳,你站住!”

  陈阳并未停步,不急不慢地朝着左思邈走过去,冷声道:“刚才你明明可以轻松击败殷语蕊师妹,却偏偏出手重伤她。这一场,我就为她讨回一个公道。你就用你的命,来向她致歉吧。”

  “你干什么,你难道要杀了我?我可是皇室!”

  左思邈怒吼道,脸上满是嚣张之色,想要以皇室的身份,压迫陈阳。

  可惜,这招对陈阳,并不管用。

  陈阳举起了手中利剑,沉声道:“这是生死战,是你自己提出的,现在,你怕死了吗?”

  话音落下,陈阳手中的利剑闪过寒芒,往下斩向左思邈。

  见此,所有人都面露惊讶之色。

  杀皇室,对于一般人来说,想也不敢想。

  更别说,公开杀皇室。

  这可是对皇室的大不敬,即使有生死战的约定在前,如果左思邈死了,大家也都可以想到,皇室必然不会放过陈阳。

  不过,也只有陈阳,敢这样做。

  而且,因为之前和左星月的恩怨,他早已把皇室得罪,他杀不杀左思邈,都差不多。

  刷。

  就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下,陈阳的剑刃落下,凝聚的真元形成剑芒,就要把左思邈的头颅给斩落。

  铠甲能保护身体,但脑袋,却没办法保护。

  就在所有人以为,左思邈就要被陈阳击杀当场的时候。

  突然,嗖的一道真芒,从主席台的方向,激射而出,速度之快,能量之恐怖,令所有人都是心头咯噔一跳。

  “不好!”

  感应到真芒的能量波动,陈阳心头暗道不好,但并没有退避,而是疾风意境加持,剑刃斩落的速度加快,要赶在真芒之前,把左思邈击杀。

  可是,他和左思邈不过半米之遥,剑刃落下的速度,竟是快不过那相距千米的真芒。

  铛。

  一声轰响,真芒轰击在陈阳手中的剑刃上。

  强大的力量,从真芒上传来,陈阳只觉剧痛从掌心传来,虎口崩裂,鲜血流出。

  疼痛感太强烈,深入骨髓。

  他无法握紧宝剑,剑刃脱手飞出去,那真芒的冲击力十分可怕,剑刃被打得犹如放射出去的飞剑般,速度之快,直奔观众席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