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142章 我可不可以把他杀了

  面对众人的呵斥,师克惊得往后退了两步,面色一片惨白,已是不知道该怎么辩驳了。

  他指着师青璇,色厉内荏道:“你们骗人,你们绝对发生了关系的。”

  “你还想狡辩?”

  师行客已是知道前因后果,怒喝一声,气机将师克锁定,冷声道:“你说,下毒的事情,是不是真的?”

  师克已是彻底乱了方寸,结巴道:“我……我没有下毒!”

  陈阳冷笑一声,抬手扔了颗丹药在一脸惊恐的段凝香口中,道:“我已给你服下毒药,一炷香之内,若是不服下解药的话,你就会腐烂而死。现在我问你,师克是不是给我们下了毒!”

  听到陈阳的话,段凝香吓得直哆嗦。

  她可不愿就这么死了,慌忙回答道:“下了,他下了毒,是我亲眼看到的。他说师青璇自以为是,要让她胜败名列。”

  说完,段凝香对陈阳哀求道:“快,快给我解药。”

  陈阳耸了耸肩,道:“我只是随意给你吃了颗灵丹,对身体有益,并不是毒药。”

  闻言,众人这才知道,陈阳是在骗段凝香。

  如果段凝香刚才稍稍感应下,或许就会反应过来,可局面紧张,她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
  不得不说,陈阳的确是好手段。

  “你这个贱人!我要杀了你!”

  师克见段凝香把自己的丑事供出来,勃然大怒,一掌朝着段凝香的脑袋打过去。

  陈阳嗖的一个侧步,不再压制境界,恢复至凝魄中期,轻轻一掌,挡住了师克的攻击。

  咔嚓。

  骨裂的声音响起,只见师克的整个手掌,都被打得血肉模糊,手臂也软塌塌地耷拉下去。

  “啊!”

  师克惨叫一声,连忙往后退出数步,一脸惊讶地看向陈阳,惊呼道:“怎么可能,你……你是凝魄境!”

  众人看向陈阳,这才知道,原来刚才陈阳一直压制了境界。

  “他看起来年龄不大,居然就达到凝魄境,这天赋却是不简单。”

  “这样的天赋,即使在四大学院,也称得上是天才了吧。”

  “刚才我们还说别人连牛粪不如,真是好笑。”

  众人低声议论,都对陈阳刮目相看。

  “克儿!”

  见师克受伤,师永昌面露担忧之色,连忙过去查看师克的伤势。

  他看过之后,发现师克整条手臂的骨头,竟然全都碎成了粉末,连接续也做不到。

  他心头大怒,突然出手,朝着陈阳攻上来,喝道:“你竟敢伤我儿子,找死!”

  “师永昌,你干什么?!”

  见师永昌动手,师行客怒喝一声,连忙出手,想要帮陈阳挡住他。

  可旁边的师烈,岂能让师行客如愿。

  “哼!”

  师烈冷哼一声,轰然出手,拦住了师行舟。

  为了避免打伤广场上的族人,两人刚一交手,都不由自主地飞到了高空中。

  轰隆。

  巨响从空中传来,强大的冲击波震荡开,令整个燕南城都被惊动。

  “糟糕!”

  师行舟暗道不好,他不是天才,没有越级战斗的能力,被拦下后,却是无法突破师烈的阻拦。

  他担忧地看了眼下方,只见陈阳使出疾风意境,嗖的往后退避,躲开了师永昌的攻击,已是站在了议事殿的屋顶。

  他暂时松了口气,对师烈道:“老祖,师克下毒害青璇,违犯族规,即使把他杀了,也不过分。现在,他只是断了一条手臂,师永昌就要杀陈阳,这算什么?”

  师烈神色冷漠,道:“就算要处罚师克,也轮不到一个外人来动手。外人伤我师家之人,师家之人理应反击。你身为族长,不以身作则,反而帮一个外人,这是吃里扒外。哼哼,依我看,你这族长,还是别做了。”

  这话颠倒黑白,让师家之人,都感到不齿。

  众人也都看出来,师烈、师永昌已是摆明,想要抢夺家主之位。

  师行客刷的取出了兵器,神色坚定,对师烈道:“老祖,请你让开,若是陈阳被师永昌杀害,我保证,我师行客这辈子,绝对不会放过师永昌!”

  “怎么,你要动手杀我不成?”

  师烈见师行客拿出武器,他双目一瞪,厉声喝道。

  见此,师永昌则是心头暗喜,他正愁找不到借口把师行客杀死,如果师行客对师烈动杀机,那么师烈便可趁机,把这个绊脚石,彻底地除掉。

  如此一来,他师永昌统领师家、通来商会之后,就再也没有任何的阻碍了。

  师行客也不想落人话柄,手握兵器,沉声道:“老祖,我不是要杀你,我只是想请你让开,不要放任师永昌胡作非为,杀害陈阳。”

  “依我看,胡作非为的是你!”

  师烈冷喝一声,真元涌动,一副要开战的架势。

  眼看战斗一触即发,陈阳站在议事殿的屋顶,朝着师行客喊道:“行客伯父,且慢!”

  师行客低头看了眼,面露疑惑之色,道:“何事?”

  陈阳指了指广场上,正欲出手追击自己的师永昌,问道:“我就是想问问,我可不可以,把他杀了?”

  哗。

  此言一出,全场一片哗然。

  “此人未免太狂妄了,他年纪轻轻便达到凝魄中期,的确天赋很高,但要跨越两个小境界战胜师永昌,根本不可能。”

  “他刚才倒是表现得挺聪明,可这性格,太自以为是了。”

  “真是不知好歹。”

  众人无不摇头,皆是认为陈阳太狂妄。

  师永昌见一个凝魄中期,也敢叫嚣着杀自己,他更是愤怒,刷的取出一件四纹玄器长刀,举刀朝着陈阳攻上来,喝道:“好大的口气,我倒是要看看,你有没有本事,能够杀得了我!”

  陈阳使出疾风意境,嗖的转移到另一座房屋的屋顶。

  师永昌追上去,冷笑道:“小子,你不是要杀我吗?你只知道逃跑,怎么杀我?”

  不料,陈阳并未理会师永昌,继续对师行客问道:“伯父,我能杀了他吗?”

  师行客觉得,陈阳不是在说笑,思索了下,道:“留他性命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陈阳点头应了声,眼眸深处闪过精芒,从空间手镯中取出二纹玄器玄磁剑,身形一动,朝着师永昌攻上去。

  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