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038章 搬家

  月雪狼的话音一落,其他妖族纷纷低头,眼神中充满了对陈阳的感激之情,齐声道:“恩公日后若有差遣,我们万死不辞!”

  妖族们发自肺腑的声音,传荡开来,颇为壮观。

  陈阳望着面前对自己低头的数万凝魄境妖族,既感到震撼,又感到惊喜。

  他能感觉到这些妖族的真诚,他们虽然憎恶人类,但他们对陈阳却是报以恩情。

  陈阳深知,若是真让他们为自己赴汤蹈火,他们绝不会迟疑。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陈阳突然大笑了起来,发现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多么的愚蠢。

  管他妖族人族,不都是一样的吗?

  更何况,这帮妖族,思想比人类更加的单纯。

  此行剑坟,或许最大的收获,就是让这帮妖族欠下了恩情,未来或许真能帮上大忙。

  另外,此间事情传到其他妖族领地,那些妖族知道了陈阳的名字,日后相遇,想必也会礼待三分。

  陈阳大笑道:“我可不客气了,日后如果有需要你们帮忙的地方,我就来找你们。”

  “全凭恩公差遣!”

  众妖族齐声道。

  陈阳拱了拱手,转身和黑皇一起离开了剑坟,把寿永一个人留了下来。

  出了剑坟,黑皇停下来,从纳戒中取出了血海崖下的那套阵盘,道:“我不懂得布阵,这套阵盘就交给你了。”

  陈阳惊讶道:“这可是上品玄阵乾坤雷斗阵,可布置数百里的范围,就算用来防护碧湖滩的核心区域也可以,你真要给我?”

  黑皇道:“这就作为你帮了妖族的感谢吧。”

  “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  陈阳把整套阵盘收起,把玩了下那个极为珍惜的四品灵石阵旗,对黑皇郑重道了声谢。

  黑皇问道:“对了,尊师浩澜真人,如今何在?”

  陈阳道:“家师负伤,已经离开了天武星域。”

  “我还想着见他一面,感谢他对我的教诲!”

  黑皇一脸真诚,犹如感恩的徒儿,神色间没有半点妖王的霸气。

  他话锋一转,对陈阳道:“我观天圣帝国圣皇的手段,和尊师颇有几分相似,应该是尊师的徒弟。既然如此,圣皇是你师兄,为何你有如此尊贵的身份,却无法阻止帝国对剑坟用兵?”

  陈阳心思一转,此事可不能传出去,否则引来圣皇的关注,他就真的死定了。

  他对黑皇道:“九指前辈,实不相瞒,左隐寒已经背叛师门,若是让他知道我的身份,必然会将我诛杀。所以请九指前辈,务必帮我保守秘密,切勿让第三人知道,我是浩澜真人的徒弟。”

  闻言,黑皇面露惊容:“什么,圣皇竟然背叛师门?!可是浩澜真人实力滔天,就算圣皇是三相境的实力,也差了十万八千里,他若是背叛师门,浩澜真人为何不清理门户?”

  陈阳解释道:“家师负伤,便是因为信任左隐寒,在修炼功法专注之际,无暇他顾,被左隐寒偷袭所伤。”

  “左隐寒此人,实在卑鄙歹毒!”黑皇怒不可遏,对陈阳道:“你日后,是否为尊师报仇?”

  陈阳眼中闪过精芒,郑重道:“这是当然。”

  黑皇冷笑一声,道:“我虽不是左隐寒对手,但届时需要帮忙,你尽管开口,我去杀些皇室的不灭境,还是可以做到的。更何况,我的身后,还有亿万妖族,可以出力。”

  陈阳道:“此事要徐徐图之,毕竟现在天圣帝国的实力太强大,要想与之全面开战,我还需积蓄更强大的力量才行。”

  “此言甚是!”

  黑皇点头赞同,虽然他已是冲武星顶尖强者,但和整个天圣帝国为敌,他还是有自知之明。

  主要的原因,还是圣皇犹如一座大山挡在面前,难以跨越。

  两人交谈良久,最后分别,黑皇返回碧湖滩,陈阳则是乘坐筋斗云号,赶回西大陆。

  筋斗云号的速度极快,比乘坐空船或飞行,都快了很多。

  不出半个月,陈阳便从中央大陆东南部的挽风郡,到达了西大陆金国格固城。

  陆府,便是在格固城中。

  收起筋斗云号,陈阳步行进入了格固城,直奔陆府。

  陆府大门紧闭,他上前敲响了门,里面出来一名小厮,见陈阳器宇轩昂,恭敬问道:“公子找谁?”

  陈阳道:“还请通报一声,陈阳求见陆飞前辈。”

  “陆老爷?!”

  小厮愣了下,回答道:“不好意思,陆老爷一家已经搬走了,不住在这府上。”

  “搬走了?”

  陈阳大吃一惊,往后退出几步,指了指上方匾额,道:“这上面不是还写陆府吗?”

  小厮笑道:“新入住的老爷,也是姓陆,匾额是新换的,虽然字同,但字迹不同。”

  陈阳仔细一看,发现果真如此。

  他皱了下眉头,心里感到奇怪,莫名其妙的,怎么陆府会搬家?

  他对小厮问道:“小哥可知道,为何陆府会搬走?他们又是搬去了哪里?”

  小厮摇头道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“多谢。”

  陈阳道了声谢,告辞离去。

  等小厮关了门,他走到陆府后面围墙下,一跃便进入了陆府之内,在里面探查了一圈,发现住的完全是生面孔,他这才确定,陆家是真的搬走了。

  “奇怪,他们去了哪里?”

  陈阳不禁担心起来,出了陆府后,他在格固城中,四处打听有关陆府的消息。

  可是,无论问谁,都一无所获。

  仿佛陆府在一夜之间,便从格固城消失了般,没有留下任何信息。

  就在他失望的时候,一名小女孩到了他面前,嘴巴里嚼着糖葫芦,问道:“请问,你是陈阳哥哥吗?”

  陈阳目光一亮,点头道:“对,我是。”

  小女孩笑了笑,从衣兜里取出了一封信,递给陈阳,道:“我看你和画像长得一模一样,果然没有认错。这封信是陆剑萍姐姐留下,让我交给你的。”

  “多谢了。”

  陈阳道了声谢,随便从纳戒中取了些珠宝给小女孩,小女孩欢呼雀跃地跑开了。

  他进入路旁的一家酒肆,坐下来,打开了信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