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975章 战力全失

  

  见舒奇然松开了魏嘁,戴墨和何熊面色骤变,这可是他们安然脱身的护身符,岂能放走。

  他们两人也顾不上为何舒奇然会松开魏嘁,连忙冲上去,想要把魏嘁擒下。

  “站住!”

  陈阳暴喝一声,使出疾风意境,一跃而起,一道六星连珠剑气,往斜下方攻去,携着七重火龙意境,攻向魏嘁和戴墨两人。

  不过奇怪的是,明明是同样的攻击,此刻神通的威力,却比刚才,逊色了不是一星半点。

  仿佛是陈阳的能量,有些后继无力了似的。

  不过,刚才戴墨两人已经见识过六星连珠,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认为不是他们能够挡得住的。

  所以,他们不敢再冲上去,毫不犹豫,立刻就放弃了擒拿魏嘁,往后急退。

  陈阳速度发挥到极致,瞬息到了魏嘁的面前,使出封脉术,接连在魏嘁的身上点了几下,将其完全禁锢,避免她有别的举动。

  然后,他后退几十米,到了轩羽迪身旁。

  轰隆。

  于此同时,六星连珠轰击在地面,犹如地震般,剧烈的晃动起来。

  六星连珠的能量冲击开,沙尘滚滚,地面出现了一个几百米长,几十米宽,不知道到底有多深的裂痕。

  “吼!”

  “吟!”

  远处传来妖兽的呼啸,显然是此地的战斗,已经惊动了出剑域中强大的妖兽,虽声音相隔遥远,但那些妖兽很快就会赶过来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舒奇然甩了甩脑袋,脸上露出惊讶之色,不知为何,刚才眼前景象一变,自己置身在万丈深渊旁边,一只巨大的黑色魔手,想要把自己拉扯进深渊之中,自己险之又险,才躲过了那只魔手。

  可神识运转,眼前景象变化,深渊消失,回到了出剑域中。

  他回过神来,看清楚了眼前的景象,知道刚才的一切,都是幻觉。

  “舒师兄!”

  躲过陈阳攻击的戴墨和何熊,连忙走到舒奇然身旁,皱眉问道:“刚才是怎么回事,你为何突然把魏嘁这个人质放了?”

  舒奇然面色凝重,不敢轻举妄动,远远看了眼陈阳,又看了眼轩羽迪,沉声道:“他们两人当中,有人会神识攻击,刚才我遭到了神识攻击,陷入了幻觉之中。”

  “什么,神识攻击。”

  戴墨和何熊面露震惊之色,看向陈阳和轩羽迪的目光中,更是充满了忌惮。

  神识攻击,无声无息,杀人于无形,防不胜防。

  就连神识力最强的舒奇然,也抵御不了,神识力更弱的戴墨和何熊二人,更不能幸免。

  他们站在原地不敢动,担心自己一动,就会遭到神识攻击。

  他们却是不知,此刻陈阳的识海一片混沌,遭受了重创,需要不知多长时间,才能恢复。

  进阶感应巅峰,他的神识力达到了一万阶,架构识海漩涡后,能够爆发出两万阶的神识力,碾压任何感应巅峰修者。

  可是这点神识力,和拥有神魄的凝魄境修者相比,还是差了很多。

  迷窍之术,要想用来对付舒奇然、戴墨,都没多大作用。

  刚才陈阳拼着自损识海,这才令舒奇然陷入了迷窍之术中,但也只是极短的时间,对方瞬间便恢复过来,没有遭到任何的伤害。

  而他自己,识海大损,可谓是受了重伤,对真元、身体的控制,都是大打折扣,战力无法完全发挥出来了。

  而且,他为了防备戴墨二人擒拿魏嘁,又拼着经脉受损,使出了六星连珠。

  虽然拦截了戴墨二人,但此刻他经脉上百处断裂,无法自如运转真元和能量,肉身气血之力,也无法发挥出来。

  也就是说,神识攻击、真元、星能、肉身气血力量,这些他暂时都无法调动,战力跌倒了最低点,只怕连一个超凡境修者也打不过。

  不过,他外表看起来,除了面色惨白之外,并没有什么不妥,依旧让对方忌惮。

  对魏嘁使用了封脉术之后,陈阳立刻一掌打在了魏嘁的腹部,然后点在穴位上,将雄浑的药力逼出。

  随后,他又给魏嘁服下了五分之一颗疗伤玄丹,艰难地运转真元,帮魏嘁化开药力,魏嘁的面色这才好转了过来,皱眉道:“陈公子,你为何要救我,让我和君浩哥一起吧。”

  陈阳没有解释,一掌把魏嘁打晕了过去,然后收入纳戒之中,省得她在这里愁肠寸断。

  “怎么样,魏嘁她没事吧?”

  轩羽迪焦急问道。

  陈阳回答道:“暂时死不了,不过不解开她心结的话,她这辈子也走不出阴影,早晚会寻死。”

  “都怪我,早知道,我就不杀汪君浩了。”轩羽迪自责道。

  “要怪,就应该怪汪君浩。”

  陈阳沉吟道。

  他目光一转,看向了愣在那里不敢动的舒奇然三人,心里暗道:“以我现在的战力,绝非他们任何人的对手。看样子,只能让羽迪出手,把他们杀了。”

  如此想着,陈阳对轩羽迪传音道:“我出了点问题,没办法战斗。你让血玉蚕去把那三人解决了,不能让他们逃走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轩羽迪点了点头,右手翻开,只见小拇指长短、通体鲜红的血玉蚕在她掌心匍匐,十分可爱。

  “啊!”

  突然,舒奇然惊呼一声,脸上露出惊惧之色,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,似乎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。

  刚才他看到血玉蚕,并没有这样的举动,他此刻害怕的,是什么?

  陈阳心里正疑惑,只听声后传来嗖嗖的声音,夹杂着轰隆隆的爆破声,似乎有东西不断被打破了一般。

  而且,一股恐怖的威压,从远处传来,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在接近。

  那威压太可怕了,即使相距甚远,陈阳也觉得不可抗拒,仿佛那东西一口气,便能把自己灭掉一般。

  他心头一跳,顿时明白,舒奇然害怕的不是他、轩羽迪或者是血玉蚕。

  舒奇然害怕的,是出现在他们身后远处的那个东西。

  “舒师兄,那……那是什么?”

  戴墨和何熊二人,也发现了远处的异状,一脸惊惧之色,向舒奇然问道。

  舒奇然吞了口唾沫,眼神闪烁,战战兢兢道:“那……那是剑刃风暴,传说中的剑刃风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