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945章 不能在一起

  “剑坟!”

  听到轩羽迪说出这个词,陈阳目光一亮。

  在龙武学院中上的课程中,就讲到了中央大陆的各处神秘之地,其中就包括了剑坟。

  剑坟正如其名字,是埋葬宝剑的地方。

  据说剑坟地域广阔,达到了千万平方公里,里面埋葬了各种品阶的宝剑,越往深处,宝剑的品级越高。

  当然,剑坟也十分危险,越往深处,危险程度也越高。

  剑坟的中心,整个冲武星也就只有圣皇去过,据说就连他也是无功而返。

  另外,因为剑坟是剑的墓地,即使是再强的剑道高手,也无法在里面自如使用宝剑。

  如果硬要用剑,战力会削弱五成。

  不过,剑坟中的剑,如果发现的话,可以带出来。

  所以很多剑客,都会到剑坟中寻找机缘,除了能得到宝剑外,有时还能得到一些其他的宝物。

  机遇与危险并存,死在里面的人也不少。

  至于剑坟是如何形成的,至今也没有定论。

  据说,在太古时期,天武星域的剑客齐聚于剑坟之地,展开了一场大战,最后遗留下了无数宝剑。

  可问题是,那里只留下了宝剑,没留下修者的尸骨,这个传说有些不靠谱。

  其他的传说,还有很多种版本,但都有漏洞。

  所以至今剑坟的形成,还是一个谜。

  见陈阳面露思索之色,轩羽迪问道:“怎么样,有没有兴趣去剑坟?”

  陈阳回过神来,道:“你打算什么时候去?”

  “就在最近,大概三天后启程。”轩羽迪道。

  陈阳心想除了要回西大陆一趟之外,他并没有什么急于处理的事情,既然如此,那就去剑坟一趟,权当是碰碰运气了。

  “好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陈阳点头答应道。

  轩羽迪面露喜色,笑道:“哈哈,我今天的目的达到,那我就先走了。过几天出发的时候,我来找你。”

  说完正事,轩羽迪便离开。

  刚刚回到轩府,她发现众人看向自己的目光,都有些不对劲。

  门口一名感应巅峰的轩家子弟,上前道:“羽迪,大伯、二伯在议事殿等你,你赶紧过去吧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轩羽迪见对方一脸凝重之色,茫然问道。

  那人道: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你过去就知道怎么回事了。”

  “奇怪。”

  轩羽迪嘟哝了句,心说自己没闯祸呀,怎么看起来事情很严重的样子。

  她到了议事殿,只见轩允伯和轩允承坐在上首,看向自己的目光,都有些严峻。

  轩羽迪走上前去,施礼之后,问道:“父亲,二叔,怎么了?”

  轩允伯道;“司徒航和元依彤,都逃走了。”

  “啊!”

  轩羽迪面露惊讶之色,道:“他们破了阵法,还从二叔的眼皮底下溜走了,这怎么可能?”

  见她如此惊讶,轩允伯和轩允承对视一眼,两人眼中都露出疑惑之色,觉得轩羽迪不像是在撒谎。

  可是轩允承确认,自己确确实实见过轩羽迪。

  轩羽迪见轩允伯二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异,皱眉问道:“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,司徒航逃走,又不关我的事。”

  “你上午见过我,借走了阵旗,你忘了?”轩允承道。

  “见过你?”

  轩羽迪一脸茫然,道:“我上午去韵天府找一位朋友,一直没去过其他地方,怎么可能见过你?”

  轩允承皱了下眉头,把上午的事情,给轩羽迪讲了一遍,然后道:“你走了之后,今天负责值班的队长向我禀报,觉得有些古怪。于是我去监狱一看,发现司徒航和元依彤都不在了。”

  轩羽迪彻底茫然了,摇了摇头,斩钉截铁道:“二叔,我对天发誓,你看到的那个人,绝对不是我。如果你不相信,我可以让我的朋友作证。另外,韵天府的店小二,也知道我一直留在那里。”

  “这就奇怪了,那我见过的人是谁?”

  轩允承一脸疑惑道。

  轩羽迪道:“你会不会是被别人的易容术骗了?”

  “怎么可能,这世间哪有那么高明的易容术,居然连我这个凝魄中期修者也能骗我。”

  轩允承摇了摇头,不相信轩羽迪的说法。

  轩允伯也道:“羽迪,如果真是你干的,你就承认,我们也不会怪你。”

  “不是我干的,我为何要承认。”

  轩羽迪撇了撇嘴,气呼呼地对门外一名士兵喊道:“阿桂,你去韵天府,把店小二和我朋友陈阳都叫过来,让他们给我作证。”

  见轩羽迪一脸自信,轩允伯和轩允承也有些动摇了。

  陈阳早已料到,自己很可能被叫去作证,所以当阿桂来叫他的时候,他一点也不意外。

  不过,当跨进轩府议事殿大门的时候,他还是故意露出了惊疑之色。

  “允伯大人、允承将军,小的我什么也不知道,求你们放过小的吧。”

  陈阳正欲向轩允伯二人行礼,和他一起来的小二,却是吓得匍匐在地,一个劲地求饶。

  轩允伯等人顿时无语,道:“行了,你起来吧,只是找你问些问题,又不是要抓你。”

  小二松了口气,但还是跪在地上瑟瑟发抖,不敢动弹。

  陈阳这才上前,对轩允伯和轩允承拱手道:“晚辈陈阳,拜见二位前辈。”

  见陈阳器宇轩昂,不卑不亢,且年纪轻轻就是感应巅峰的境界,这顿时让轩允伯二人心生好感。

  而且他是轩羽迪的朋友,轩允伯二人倒没有拿架子,直接问道:“陈阳,你今天上午,是不是和羽迪在一起?”

  陈阳点头道:“是的。”

  轩允承又对小二问道:“你呢,是不是……”

  没等他说完,小二慌张道:“今天羽迪小姐一直在陈公子的房间,我对天发誓,我绝对没有说谎。”

  闻言,轩允伯和轩允承都面露尴尬之色,陈阳和轩羽迪孤男寡女,单独在房间里待着,两人的关系绝非寻常。

  说不定,已经发生了点什么。

  轩允伯瞥了眼轩羽迪,不禁皱了下眉头,眼中闪过担忧之色,暗道:“羽迪可不能和陈阳在一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