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940章 欲加之罪

  轩羽迪跟在轩允伯的身后,疑惑道:“父亲,司徒航前辈在轩府城多年,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动,为何突然说他是黑火教的人?”

  轩允伯解释道:“司徒航隐藏极深,我们也是接到了匿名举报,允承这才带人前去物外阁捉拿他。将他擒下之后,允承果然发现了黑火教的物件,其中包括了代表司徒航身份的黑火令。证据确凿,他必然是黑火教教众无疑。”

  轩羽迪讶然道:“以前我还见过司徒前辈几次,虽然性情有些古怪,但也不像是坏人。真没想到,他竟然是黑火教的人。”

  轩允承沉吟道:“此事也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。”

  说话间,三人已是到了关押司徒航的地方,那大门紧闭,黑森森的,给人无形的压迫感。

  轩允承走过去,取出了一块二品灵石,这并非普通的灵石,而是被制作成了一个阵旗。

  他阵旗一动,铁门轰隆一声打开。

  “启禀允承大人,我们已经查过监狱内所有的区域,并没有人隐藏其中。”

  就在轩允承三人,即将进入铁门的时候,陈阳走了过来禀报道。

  轩允承点了点头,随即命令道:“高康你守在这里,不允许任何人进来。”

  “是,允承将军!”

  陈阳抱拳应道。

  “大哥,你先请。”

  轩允承对轩允伯很尊敬,等轩允伯进入了铁门之后,他这才跟上。

  轩羽迪看了眼陈阳,然后也进入了铁门。

  陈阳目光一转,朝着铁门内看去。

  只见牢房内并不黑暗,四周都有火把,墙壁上有通风口,传出轻微的呼啸声,吹得火光摇曳,虽然牢房明亮,但看起来阴森森的。

  牢房很大,约有一百多平米。

  在牢房的尽头,一名老者盘膝坐在地上,面色平静,有种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变色的气度。

  他白发白须,看起来年龄不小。

  他并没有被镣铐禁锢起来,但在他的四周,有闪烁的光幕,将他完全笼罩。

  这是一个禁锢阵法,光是从能量波动来看,品级不低,不是凝魄中期修者能够破得了的。

  “司徒前辈。”

  轩羽迪进了牢房,笑眯眯地对着司徒航喊道。

  司徒航刚才一直闭着眼,听到声音才睁开了眼睛,瞥了眼轩羽迪,然后收回目光,并没有多说一句话。

  轩羽迪走到光幕前,蹲下来平视司徒航,笑着问道:“司徒前辈,你真是黑火教的人?”

  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!”

  司徒航沉声道,目光冷冷地瞥了眼轩允承和轩允伯,气焰嚣张,哪里有半点阶下囚的觉悟。

  轩允承冷声道:“司徒航,过几日我们便会提审你,证据确凿,想必你也没什么证词,可以洗脱你黑火魔教的身份。”

  “哼!”

  司徒航冷哼一声,闭上了眼睛。

  轩允承微微皱眉,上前道:“你别逞强,你的徒弟想劫狱,已经被我抓了。”

  “劫狱?!”

  司徒航面色一变,脸上露出思索之色,摇头道:“庞海等人,对帝国畏之如虎,是不成大器的家伙。给他们胆子,他们也不敢劫狱。轩允承,你休想骗我。”

  轩允承摇了摇头道:“不是庞海他们,而是元依彤。”

  “是她!”

  司徒航不禁皱眉,沉声道:“她虽然有血性,但做事冲动不计后果,而且没有严密的思维。就这样还想劫狱,简直是自寻死路。”

  说着,他话锋一转,对轩允承道:“你放了元依彤吧,她不过是担心我的安危,至于劫狱,她没那个本事。”

  “司徒航,你这话却是过分了,你凭什么来命令我们。”一直没说话的轩允伯,开口道:“另外,元依彤表现出强烈的担忧,我怀疑她有其他的同伙,潜入了监狱之中。”

  司徒航沉默了下,冷声道:“我就那四个徒弟,你们想陷害他们的话,就把他们都杀了吧,我无话可说。”

  轩允承被司徒航不以为然的态度激怒,喝道:“你最好老实交代,监狱中有没有人与你接触过?如果你冥顽不灵,休怪我们不客气。”

  “被你们抓来,我就知道可能会死,又岂会害怕你的威胁?”

  司徒航笑了笑,歪着脖子看向轩允承道。

  他明明不是轩允承的对手,可这态度,仿佛轩允承才是他的手下败将,让轩允承非常不爽。

  轩允承面露冷色,便欲打开阵法,收拾司徒航。

  稳重的轩允伯,拉了他一下,道:“既然监狱内没有异常,那我们就离开吧,何必与一个囚犯斤斤计较。”

  “哼!”

  轩允承瞪了眼司徒航,和轩允伯、轩羽迪退出门外,重重地把门关上,没好气道:“大哥,你也看见了,就司徒航这态度,实在是过分!”

  轩允伯道:“他性格便是如此,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。不过,我倒是觉得,他不像是黑火教的人。”

  “连黑火令也找到了,怎会有假?”轩允承道。

  “总之我觉得有猫腻。”

  轩允伯摇了摇头,道:“走吧,先回去,过几日审问他,看他怎么说。”

  说着,轩允伯带人离开了监狱。

  陈阳一直把他们送到监狱外,这才返回了监狱。

  “总算是走了。”

  张水水站在陈阳身旁,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。

  他见陈阳若有所思,问道:“高队长,你怎么魂不守舍的?”

  “没什么,刚才允承将军好像看到了我的酒和卤味。”

  陈阳叹息一声,然后把酒肉取出,一边吃一边思索起来。

  “真是糟糕,元依彤也被抓了,现在要救的话,就得救两个人。这女人,真是让人不省心,怎么就不能动动脑子再做事。”

  “不过短时间内,他们应该不会伤害元依彤,现在要做的,是先把司徒航救出来。”

  “要想不动声色地打开铁门,必须要轩允承手中的阵旗才行。让轩羽迪帮忙,估计不行。我易容成轩允伯或者是轩羽迪,想办法拿阵旗?”

  陈阳正暗自思索着,有人从外面进来,喊道:“高康,快来交接犯人元依彤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