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937章 地图

  听了陈阳的话,元依彤盯着石板上的路线看了下,在轩府城生活已久的她,立刻就发现了路线所绘制的,果然是轩府城中极小一部分的WwW..lā

  而且沿着路线走去,的确能到达轩府城监狱。

  她看向陈阳,惊讶道:“你的意思是,这个石板,能够记录那个带着阵盘的狱卒的行动路线?”

  “对。”陈阳点头道。

  元依彤目光一亮:“你也是阵法师。”

  陈阳又点了点头。

  元依彤盯着石板看了眼,沉吟道:“你这是什么阵法,我怎么从未见过?”

  “只是个小阵法而已。”陈阳道。

  元依彤道:“能够远距离感应阵盘的移动轨迹,已经不算小阵法,看来你的阵法造诣不低。”

  陈阳没理会元依彤的赞赏,盯着石板道:“到了。”

  元依彤看了眼石板上的路线,点头道:“的确如此,根据路线来看,这里的确是监狱。”

  陈阳右手一挥,把先前的路线抹去,只留下了狱卒进入监狱之后,留下的足迹。

  “先修炼吧,等明日起来,监狱的地图就能绘制一部分了。”

  陈阳把石板放在桌上,不再理会,盘膝而坐,开始修炼。

  见此,元依彤犹豫了下,终究放不下心来,一直盯着石板看。

  一夜过去,第二天陈阳收功起身,只见石板上已经绘制出了监狱的一部分地图。

  那个狱卒值了夜班之后,也就离开了监狱,后面的行动路线,都被陈阳抹去了。

  “好高明的手段!”

  元依彤盯着石板,又忍不住赞了一句。

  不过紧接着,她又疑惑地看向陈阳,道:“可是那个狱卒,不可能把监狱每个地方都经过,所以这个地图,应该并不完整吧?”

  “的确不完整,不过,再过几天,应该就完整了。”陈阳瞥了眼石板,往外走去,对轩羽迪道:“你留在这里,我出去一会,很快就回来。”

  元依彤抬了抬腿,终究没跟上去,道:“你小心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

  陈阳关上门,不急不慢地走下了楼。

  过了一会,他再次返回。

  没等元依彤发问,他主动开口道:“地图应该在三天之内,就能绘制完成。”

  元依彤心里疑惑,昨晚那个狱卒花了一夜的时间,根据监狱的大小来看,那人连十分之一的地方,也没去过。

  要在三天内绘制完成地图,显然不可能。

  陈阳又去修炼了,元依彤盯着石板一看,突然发现,石板的四周出现了数个光点,都朝着中央的监狱区域走去。

  她目光一亮,顿时明白了,今天绘制地图的,不止一个人。

  很快,总共六个光点,都到达了监狱。

  每个光点,代表了一个换班的狱卒。

  他们进入了监狱之内,开始绘制地图,有的经过了相同的路线,有的绘制出了新的区域。

  “太厉害了。”

  元依彤看了眼盘膝修炼的陈阳,越发觉得陈阳神秘。

  不知不觉,三天过去。

  陈阳看着桌上的石板,上面已经把监狱的地图,绘制完成,只要加上一个框,这就是完完整整的监狱地图了。

  看了一会地图,陈阳收回目光,对元依彤道:“现在,我们要确定的是,司徒前辈被关在了哪个区域。”

  “怎么确定?”

  元依彤一脸茫然道。

  陈阳问道:“司徒前辈是什么境界?”

  元依彤道:“师傅是凝魄中期。”

  陈阳道:“既然是凝魄境,那么一般的狱卒,是绝对不敢靠近他的。那么整个地图当中,路线最空白的区域,就是关押司徒前辈的地方。”

  元依彤看向地图,果然发现了一处区域,没有任何的路线经过,即使有,也在远处就停下。

  她对陈阳道:“我师傅关在这里?”

  “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。”

  陈阳并没有绝对的把握,毕竟现在的一切,都是推测。

  他接着道:“既然是凝魄中期,那么他绝不会关在普通的牢房中,必然是会特殊对待,至少有阵法禁锢。说不定,在监狱中,长期有凝魄境修者守卫,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。”

  元依彤道:“真是如此的话,那我们即使有了地图,也没办法将师傅救出来了。”

  陈阳道:“所以,我们需要借助地图,潜入监狱,对守卫力量进行充分了解,然后再实施救援计划。”

  “潜入!?”

  元依彤摆手道:“这不可能做到的。”

  “这件事交给我。”

  陈阳把石板收起,起身就往外走去。

  见他又要离开,元依彤面色难看,忙追上去,道:“难道这件事,我就什么也帮不上忙吗?”

  “嗯……”

  陈阳想了下,道:“这样吧,你让酒楼准备一点好吃的,我虽然不会饿,但今晚也能解解馋。”

  “呃……”

  元依彤错愕一声,正想反驳,陈阳却已经离开了。

  她有些生气,觉得陈阳轻视了自己。

  不过更多的,却是愧疚,感觉自己什么也做不了。

  ……

  陈阳懒得理会元依彤的想法,只要她别去弄巧成拙就行了。

  离开酒楼之后,陈据之前的信息,到了一个监狱头目的家里等候。

  这头目是个单身汉,喜欢逛青楼,并没娶妻生子,家中小院除了一个仆人之外,并无其他人。

  那仆人毫无修为,陈阳悄无声息地进去,根本没人知道。

  “吴伯,给我倒盆水来,洗漱一下,我要去监狱了。”

  清晨时分,一道声音咋咋呼呼地从门外传来。

  嘎吱一声,陈阳所在的房间,被人从外面打开,一名身着长袍,面容消瘦,一看就是纵欲过度的的男子走进来,喃喃道:“先换了衣服,再去……啊!你……”

  男子发现了陈阳,但没等他回过神来,陈阳抬手伸出手指,指芒悬在男子的脖子前,只要前进一点点,便能把男子的咽喉刺破。

  “你是谁,你想干什么?”

  男目光眯缝了下,沉声问道。

  指芒刺破了男子的肌肤,陈阳平静道:“我说什么,你照做;我问什么,你如实回答。明白吗?”

  男子感受到脖子流出的鲜血,身体一颤,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