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936章 计划

  陈阳回头看向司徒航的那名女弟子,长得还算标致,身材也十分好,能打个八分。

  关键是此女比庞海三个男人有胆子多了,没有畏首畏尾,这点却是让陈阳敬佩。

  “走。”

  女子走到陈阳跟前,叫了一声,便在前面带路。

  陈阳笑了笑,跟着女子到了一处酒楼。

  两人要了个包间坐下之后,女子谨慎地使用隔音阵把包间封锁,这才对陈阳道:“我叫元依彤,司徒航是我师傅,我打算入伙,和你一起去劫狱。”

  见对方说话如此直白,陈阳笑道:“你就不怕如庞海所说,我们劫不了狱吗?而且把司徒前辈救出来了,这冲武星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处。”

  元依彤皱了下眉头,沉声道:“就别提庞师兄他们了,一个个都被帝国洗脑了,胆小如鼠。不管劫狱是否成功,师傅对我有恩,这件事我都必须要干。怎么样,你敢不敢?”

  “为何不敢?”

  陈阳撇了撇嘴,直奔主题道:“你先给我讲一讲,轩府城的官府实力如何。”

  元依彤面露正色,道:“轩府城有些特殊,因为天圣帝国的国师轩傲狂,就是出自轩府城,当年建立天圣帝国的时候,轩傲狂有过从龙之功,后来圣皇把轩府城,封给了轩家。”

  “所以轩府城,可以说是轩家的领地,虽然也受帝国的管辖,但轩家有很高的自治权,城内的一切,遵循帝国法典的同时,轩家也可自行制定规则。”

  “如今轩府城的城主、都尉等等要职,都是轩家的人在担任。虽然轩家的核心族人,几乎都迁到了帝都,但轩府城是他们的根基,此地的高手依然不少。”

  “据说轩家留在轩府城中的凝魄境修者,多达二十人。而且其中一人,境界达到了凝魄巅峰,如果使用轩家的秘法,他更是可以爆发出洞虚境的战力。”

  闻言,陈阳不禁皱眉。

  他本以为轩府城也就比一般的城池强盛,可没想到这么强。

  别说对上二十名凝魄境,就算对上三五个,在没有阵法辅助的情况下,陈阳也捉襟见肘。

  更可怕的是,其中竟然有人,能够爆发出洞虚境的战力,简直就根本没办法打。

  当然,如果劫狱的计划周密,不碰上这些强者,救司徒航也不是不可能。

  沉默了下,陈阳对元依彤问道:“轩家有什么特殊之处吗,怎么会如此强?”

  元依彤道:“国师轩傲狂是半妖族,而且是人类和妖族结合,生出的第一代纯粹的半妖族。他的实力、天赋,都恐怖至极,如今他已是不灭境的超顶尖强者。他的后代,虽然不是纯粹的半妖族,但也有半妖族的血脉,所以天赋异于常人,轩家的强者,自然也就很多。”

  陈阳沉吟道:“妖族和人类的后代,是为半妖族,能够得到妖族和人族的血脉优势,天赋非同寻常。真没想到,轩家竟然是半妖族。想必那个能爆发出洞虚境战力的轩家之人,应该是能激活妖族血脉,以此来释放战力。”

  闻言,元依彤意外道:“你似乎懂得很多。”

  “略有研究。”

  陈阳接着问道:“对了,轩家是什么妖族和人类结合的后代?”

  元依彤道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没得到答案,陈阳并不是很在意。

  不管轩家是什么血脉,总之是他现在对付不了的。

  他思索了下,对元依彤道:“当务之急,我们要研究一下轩府城监狱的路线、构造,关押司徒前辈的位置等等情况,然后制定一个严密的劫狱计划。这个劫狱计划的重点,不是战胜官府的守卫者,而是要尽可能保持隐秘,不惊动轩家的强者。否则,我们都得完蛋。”

  元依彤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,看了眼陈阳道:“我听你的。”

  陈阳道:“你对轩府城的监狱,有多少了解?”

  “这……一点也没有。”元依彤面色尴尬道。

  陈阳无语道:“不会什么也不知道吧?比如守卫的力量,监狱内是否有阵法,监狱内部结构,这些都不知道?”

  元依彤面色微红,不好意思道:“我们之前就没想过劫狱,所以对监狱的情况,一点也不知道。”

  “好吧,看来此事还得从长计议。”

  陈阳面露无奈之色,觉得有没有元依彤,对于此次劫狱也都一样。

  如果真打起来,元依彤虽是感应巅峰,但也帮不上什么忙。

  至于其他方面,元依彤的智慧,似乎又不太够用。

  “你在这里留下,我去打探一下监狱的情况。”

  陈阳对元依彤叮嘱了一句,便起身往外走。

  元依彤忙道: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  “你是司徒前辈的徒弟,如果被别人看见你在监狱旁边转悠,你觉得别人会怎么想?”

  陈阳回头瞥了眼元依彤,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  元依彤明白陈阳的意思,担心露出马脚来,也就留在了酒楼里。

  不一会,陈阳就返回了。

  元依彤惊讶道:“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。”

  陈阳道:“我随便打听了下,就找到了一个今天休假的狱卒,然后把一个阵盘悄悄地放在了他的身上。今晚他就会值班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噢。”

  见陈阳运筹帷幄,元依彤也不好意思多问,只能静静等到晚上。

  夜幕降临,陈阳从纳戒中取出了一个长宽一米的正方形石板,石板的四个角上,镶嵌着灵石,释放出淡淡的灵气。

  陈阳手掌在石板上一按,石板亮起淡淡的光芒,然后归于平静,一片漆黑,上面什么也没有显示。

  他坐在桌旁,看着桌上的石板,一点也不着急。

  元依彤想问却欲言又止,也坐了下来。

  不一会,只见黑色的石板上,出现了一个光亮的点。

  接着,这个点开始移动了起来,在石板上划下闪烁光芒的路线,左拐右折,像是地图一般。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元依彤疑惑道。

  陈阳道:“那个狱卒刚刚从家里出发,前往监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