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935章 劫狱

  看着眼前的物外阁,陈阳觉得,自己是不是多虑了,或许这个庞海,真是司徒航的徒弟,对自己并没有恶意。

  “请进。”

  庞海打开物外阁的门,转过身来,对陈阳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  “多谢庞兄!”

  陈阳拱手称谢,迈步走进了物外阁内。

  从外面看起来,阁楼完好无损。

  可进了阁楼内,眼前一片狼藉,家具全都损坏,物品散落了一地,就像是刚刚被人抄家过一般。

  嗖、嗖、嗖……

  突然,三道人影,从暗处出现,将陈阳围了起来。

  陈阳回头看向庞海,神sè平静,沉声道:“庞兄,什么意思?”

  庞海目光一凝,整个人的气势拔高,和刚才的路人模样,完全是判若两人,仿佛从一个乞丐,变成了皇帝一般。

  他的境界暴露出来,是感应巅峰。

  房内另外三人,两男一女,也都是感应巅峰的境界,真元波动很强,而且控制非常凝练,比之张冀麟也没差多少。

  “你到底是谁?为何而来?”

  庞海没有回答的问题,冷声反问道。

  陈阳也没回答,问道:“庞兄,你真是司徒前辈的弟子?”

  “当然。”

  庞海点了点头,道:“你如果不说你的身份,可就别怪我们动手了。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的境界,也是感应巅峰。不过我们四人联手,轻松就能将你击杀。且物外阁有阵法隔绝能量,外面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。”

  陈阳看了眼周围其他人,都是一脸紧张之sè,加上此地一片狼藉的景象,他略一思忖便明白了怎么回事,只怕是司徒航遭遇了什么劫难。

  陈阳取出禹青锋给的灵牒,扔向庞海,道:“这是我的引荐信,还请庞兄看过后再说。”

  庞海将信将疑地接过灵牒,看了里面的内容之后,一脸惊讶地看向陈阳,沉声道:“你是龙脊学院的弟子?”

  陈阳道:“我出自龙脊学院,如今在龙武学院。”

  闻言,在场唯一的女子,对庞海道:“怎么回事,他难道和禹青锋有什么关系吗?”

  “这灵牒是禹青锋篆刻的。”

  庞海将手中灵牒扔给女子,女子和另外两人看过之后,都对陈阳放松了Jǐng惕。

  陈阳对庞海道:“庞兄,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为何你们如此紧张,司徒前辈呢?”

  既然有灵牒,庞海也不怀疑陈阳的身份了,摇了摇头,叹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。”

  接着,庞海把物外阁发生的事情,给陈阳讲了一遍。

  原来是有人陷害司徒航,说他是黑火教潜伏城中的教众,于是轩府城官方的人,来到物外阁搜查,还真找到了和黑火教往来的灵牒等物件。

  证据确凿,司徒航被官府的人带走,物外阁也被弄得一片狼藉。

  如今司徒航被关起来,官府在调查他黑火教身份的事情,而他的徒弟庞海等人,则是在调查是谁陷害了他。

  所以,庞海见陈阳这个从未见过的陌生人,来找司徒航,他便心生Jǐng惕,这才会把陈阳带到物外阁来,想要逼问陈阳的身份。

  如果陈阳是幕后陷害司徒航的人,那么毫无疑问,庞海四人肯定会联手,把陈阳拿下。

  听了庞海的话,陈阳皱眉道:“没想到,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。”

  庞海问道:“陈兄,你今rì前来,所为何事?”

  陈阳道:“我有些星辰血脉方面的问题,想要向司徒前辈请教。”

  庞海道:“现在师傅被关在了大牢之中,根本就出不来,只怕你要无功而返了。”

  陈阳思索了下,问道:“如果我劫狱,能不能把司徒前辈救出来?”

  闻言,庞海四人都面露惊骇之sè。

  庞海道:“如果劫狱,那就是与官府为敌,到时候整个冲武星通缉,就算把师傅救出来,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了。”

  庞海等人,对天圣帝国十分敬畏,并不敢劫狱。

  陈阳皱了下眉头,沉声道:“那你们有什么办法?”

  庞海道:“我们正在调查,只要能找出幕后陷害师傅的人,我们便可把证据交给官府,救出师傅。”

  陈阳道:“那你们找到线索了吗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庞海面露尴尬之sè,摇了摇头,道:“暂时还没有。”

  陈阳道:“那你们要到什么时候,才能找到线索,抓住幕后黑手?”

  “我们正在全力调查,应该很快了。”庞海正sè道。

  陈阳道:“很快,是多快?如果这期间出现意外,司徒前辈被处决了,你们又该怎么办?”

  这话问出口,庞海四人都面露凝重之sè,无言以对。

  陈阳道:“现在要救出司徒前辈,最快的途径,就是劫狱。至于调查的事情,等救出他之后,再慢慢进行也可以。到时候找到证据,一样能帮他洗脱罪名。”

  庞海犹豫道:“可是……”

  陈阳打断他的话:“可是什么,你们的力量,不足以劫狱吗?”

  “陈阳说得对,庞师兄,我们就别想那么多,当务之急,是要把师傅救出来。”

  房内唯一的女子,对庞海道。

  庞海面sè纠结,他从小生活在冲武星,对帝国有发自内心的敬畏,要他与帝国作对,他怎么也提不起勇气来。

  陈阳看了眼另外两名男子,也都低着头一言不发,看样子是不敢去劫狱。

  “告辞。”

  道不同不相为谋,陈阳懒得多说,转身便往外面走去。

  庞海上前一步,yù言又止,最后劝阻道:“陈兄,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,与帝国作对,绝对没有好下场的。而且轩府城的情况特殊,你的力量,想要劫狱,远远还不够。”

  “多谢庞兄提醒。”

  陈阳道了声谢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  他虽然和司徒航无亲无故,但为了询问星辰血脉相关的问题,他还是决定出手相助。

  更何况老李也说了,司徒航xìng格诡异。

  如果把他救出来,陈阳不信他还不给自己解答谜题。

  “陈兄,等等我。”

  陈阳正暗自思索着,身后传来一道女声。

  他回头看去,只见刚才物外阁中,司徒航的那位女弟子,快步跟了上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