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934章 物外阁

  何巍云看也没看彩莎一眼,单手将手中灵牒捏碎,眼神中透着阴冷的杀意。

  他看过那块灵牒之后,怒火中烧,如果不是柳鸾旗在场,他早就压制不住,要爆发了。

  尤其是灵牒中那句:“这是是人性的扭曲,还是道德的沦丧?是野性的爆发还是饥渴的无奈?敬请关注年度大戏,带你走进变态狂***的世界。”

  何巍云哪里不知,陈阳暗指自己是变态狂,这是对他直接侮辱,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。

  而且,现在整个龙武学院,都知道他被陈阳侮辱。

  如果再反过来,真把一纹玄器交给陈阳,那他何巍云的脸,岂不是丢尽了。

  “很好,你竟然用这种方式与我作对。陈阳,我倒要看看,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,能不能接得下,我奖励你的一纹玄器!”

  何巍云心里暗道,冷哼一声,扫了眼呆立在身后的一众女弟子,喝道:“都给我滚!”

  ……

  龙潭深渊旁。

  孟修德手里拿着灵牒,面色凝重道:“陈阳这胆子也太大了,居然直接和何巍云撕破了脸,这下子,何巍云绝不会放过他了。”

  坐在孟修德对面的羊子明苦笑了下,道:“我还说他心胸宽广,没想到……唉。”

  孟修德将灵牒收起:“这次有柳院长插手此事,想必何巍云也不会做得太过分,希望陈阳能够安然无恙吧。”

  羊子明叹道:“陈阳倒是洒脱,把灵牒扔下,造成了舆论风波,倒逼何巍云,他自己却是外出历练去了。”

  “他这心也是够大的。”

  孟修德喃喃了句,道:“子明,这段时间就麻烦你守卫龙潭深渊,我也要外出搜集炼制凝神丹的材料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羊子明一口答应下来。

  孟修德立刻动身,离开了龙武学院。

  ……

  而这时,陈阳一路驾驶筋斗云号,速度比乘坐空船还快得多,往北而去,穿过了两个郡,到达了寒沙郡。

  禹青锋所言,那位研究星辰血脉的司徒航,就在寒沙郡。

  陈阳取出地图,根据其上的标注,往具体的位置而去,目的地:寒沙郡,轩府城。

  他减慢了速度,把筋斗云号收起,飞行赶路。

  寒沙郡的郡治是寒冬城,但那里并非是冰天雪地,而是艳阳高照,四季如春。

  至于为何叫做寒冬城,据说是在很久以前,圣皇经过此地时,与一个妖族大能作战,一招冰封万里,所以才会取名为寒冬城。

  而轩府城,距离寒冬城很远,在寒冬城的东北部边境,是个远离寒沙郡权利核心的区域。

  陈阳沿途飞去,经过了寒冬城,此城繁华,不是颖旌城等可以相比的。

  这却是让陈阳感到疑惑,颖旌城、断凿城等六城,围绕龙武学院而建,拥有特殊的政治意义,这才十分强盛。

  其他一般郡的郡治,是比不上颖旌城等六城的。

  寒冬城的繁华,也就表明了皇室对寒沙郡的重视,郡王必然是皇室中的强者,而且有很强的战力储备。

  难道在寒沙郡内,有强大的势力,需要皇室威慑镇压?

  “寒沙郡内有什么势力?怎么没听学院讲过?”

  陈阳心里疑惑,没有在寒冬城停留,直接从旁边飞过,直奔轩府城而去。

  不日到达了轩府城,只见那城池横亘百里,雄伟古朴,繁华昌盛,竟是比寒冬城还繁华了数倍。

  而且这地方似乎是往来通商口岸,连接了十几条道路,四通八达,往来商客、

  旅人极多。

  “奇怪,同在寒沙郡,轩府城居然超越了郡治寒冬城,这不合常理呀。”

  陈阳心里嘟哝了句,飞落轩府城的城门口,朝着里面走去。

  中央大陆繁华,帝国强盛,各城往来人员复杂,但却没有那么严密的盘查制度,进出城除了普通守卫之外,并没有任何的关卡。

  这或许,是天圣帝国对自己的自信,认为没人敢挑衅帝国威严,在城内搞破坏。

  当然,那种人也有,不过基本上都被帝国杀了。

  陈阳顺利地进入了轩府城,司徒航的具体位置,他却是不知道,只能在识海中向老李问道:“老李,司徒航住在哪里?”

  老李融合了禹青锋的记忆,回答道:“司徒航住在城东,有个小居所,取了个特别装逼的名字,叫做‘物外阁’。你拿着禹青锋给你的了灵牒,便可以求见到他。不过那王八蛋性格有些古怪,你若是想问星辰血脉的问题,他很可能会为难你。”

  陈阳撇嘴道:“你怎么不早说。”

  老李道:“要怪你就怪禹青锋吧,我只是融合了他的记忆,鬼知道他为什么不提前告诉你司徒航的性格。”

  “好吧,那你先睡,我去找司徒航了。”

  陈阳神识一动,把老李收入之中,他则是继续赶路。

  老李因为神魄寄居在陈阳的识海之中,陈阳可以完全将其控制,虽然老李在道典中是自由的,可是只要陈阳将其封闭,他对于外界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  不然陈阳干什么都被老李盯着,这日子就没法过了。

  不一会,陈阳到了城东。

  轩府城巨大,想要找一个“物外阁”,却不是那么容易。

  陈阳心想司徒航应该不是普通人,“物外阁”自然也应该有些名气。

  他找了个路人,问道:“这位大哥,请问‘物外阁’怎么走?”

  “物外阁!”

  那路人皱了下眉头,上下打量了下陈阳,沉声问道:“你找物外阁干什么?”

  听对方这语气,陈阳就知道,对方肯定知道物外阁所在。

  他拱手道:“我有要事,需要找司徒前辈。”

  路人沉默了下,对陈阳道:“跟我来吧。”

  陈阳愣了下,问道:“这位大哥,你是?”

  “司徒航是我师傅。”那相貌平平的路人回答了句,回头看了眼陈阳,道:“我叫庞海。”

  陈阳顿觉意外,自己随便找了个路人,竟然会是司徒航的徒弟,这未免也太巧了。

  “不会有诈吧。”

  见庞海神色略有异常,陈阳心生警惕,跟着其往前走。

  不一会,两人在一处阁楼前停下。

  陈阳抬头一看,只见阁楼门口的匾额上,还真写着“物外阁”三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