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918章 为难

  “崔执事!”

  陈阳对崔甲印作了一揖,语气很恭敬。

  上次崔甲印提醒过他何冠苍的事,虽然没透露具体细节,但也算是帮了他,所以他对崔甲印颇有好感。

  “没想到,你竟是个绝世天才。”

  崔甲印笑着感慨了句,打开传送前往天际厅的阵法,道:“赶快去天际厅吧,两个月的时间,不知你能否进阶感应巅峰。”

  “差不多吧。”

  陈阳笑了笑,进入了阵法之中。

  当眼前视线再次恢复的时候,他已是出现在了天空云海之上,前方便是那天宫般的天际厅。

  他刚一出现,旁边云雾之中,曲长老走了出来。

  “拜见长老。”

  陈阳知道曲长老是洞虚境的超级强者,自然不能失了礼数,当即行了一礼。

  曲长老的目光,却透着几分冰冷。

  上次陈阳来的时候,虽然曲长老很淡漠,但并不冰冷,此刻他的态度,让陈阳感到古怪。

  曲长老道:“你知不知道,自己给学院,惹了多大的麻烦?”

  陈阳皱了下眉头,道:“还请曲长老明示。”

  曲长老冷声道:“皇室派出星云船,动了偌大的阵仗,却从龙武学院无功而返。这件事,看似你赢了。但你却让龙武学院陷入了危难的境地,被皇室怀恨在心,后必然遭到报复。”

  听到这话,陈阳顿时明白了,这曲长老十有,和另一位副院长宇文瑾司一样,是龙武学院中亲皇室那一派的人。

  不过看样子,他比宇文瑾司,更加的敬畏天圣帝国皇室。

  陈阳没有接曲长老的话,取出两枚天际令,道:“曲长老,这是我的天际令,还请你帮忙开门,我要进入修炼。”

  曲长老目光一沉,道:“你没听见我说话吗?”

  “听见了。”

  陈阳点了点头,然后道:“不过,我为龙武学院的弟子,学院难道不应该庇护我吗?如果学院不齐心协力,遇到强者就退缩,那这个学院的存在,还有什么意义?”

  “强词夺理!”

  曲长老怒喝道,洞虚境的威压释放出来,陈阳顿觉气血凝滞,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,连呼吸也无法做到。

  他面颊胀得通红,但目光却平静地看着曲长老,一言不发。

  虽然他不是曲长老的对手,但他不信,曲长老敢把他杀了。

  “还硬气的!”

  曲长老冷哼一声,并未放松自己压迫陈阳的威势,道:“整个冲武星,都是圣皇的领地,我们都是圣皇的子民。作为子民,我们自然要拥护皇室威严,不违犯帝国的法典。你杀帝国官员,抢皇室飞云车,这都是死罪,你居然还强词夺理,莫非你不把自己,当成帝国子民吗?”

  这一番话,却是让陈阳感到不齿。

  他极力运转星能,抵御曲长老的威压,艰难地开口道:“曲长老,亏你还是洞虚境的强者,竟然没有丝毫的自我,你是龙武学院的长老,培养你、帮助你、保护你的,只会是龙武学院。至于帝国,他给过你什么?”

  “狂妄!”

  曲长老见陈阳竟敢反驳,顿时暴怒,一掌便朝着陈阳打过去。

  洞虚境的真元波动,十分可怕。

  他刚一抬掌,凶猛的劲风席卷而起,天空中云开雾散,陈阳处劲风核心之处,衣衫碎裂,光是这劲风,他就承受不住,整个人往后倒飞出去,体根本不受控制,被劲风席卷着,不能移动。

  “太强了!”

  他心头震惊,这才意识到,洞虚境比自己想象中的,更加可怕。

  眼看曲长老就要一掌轰出,届时陈阳不死也得脱层皮。

  可就在这时,突然一道影,出现在陈阳的前方,把席卷而来的劲风,全都阻挡。

  陈阳稳住了形,定睛一看,发现那影,正是小萝莉宫羽萌。

  一见宫羽萌,曲长老面色微变,连忙收起了手掌,对陈阳道:“后别给学院惹麻烦,否则的话,我会想办法,把你逐出学院。”

  说完,曲长老右手一招,刚才被劲风席卷而起的两块天际令,便落入他的手中。

  “自己去天际厅修炼吧,天际令我收走了。”

  曲长老冷哼一声,走入了渐渐飘dàng)聚拢的云雾之中。

  见此,陈阳松了口气。

  他看向宫羽萌的背影,目光中充满了疑惑,暗道:“宫羽萌到底是谁,怎么他一出现,曲长老就不敢动手了?而且,为何之前,曲长老说,我不应该看见她?”

  就在陈阳思索的时候,宫羽萌回头看了眼他,嘴巴里还在嘎嘣嚼着什么好吃的东西,红嘟嘟的脸蛋上带着笑意,对陈阳点了点头。

  “你好。”

  陈阳点头招呼道,也不知宫羽萌今天还记不记得自己。

  “你好。”

  宫羽萌应了声,但并没有多说什么,便朝着天际厅走去。

  走了几步,她突然停了下来,回头看向陈阳,目光一亮,道:“你是陈阳?”

  “对,就是我。”

  陈阳心头一喜,小丫头这次总算是把自己记起来了。

  他快步到宫羽萌面前,道:“上次你把我给忘了,今天怎么又突然想起来了?”

  宫羽萌嘻嘻一笑,从纳戒中取出了一张画像,上面正是她上次画的陈阳,旁边还写着陈阳的名字。

  “我每天都看这张画像,知道你是我的朋友。”

  宫羽萌指着画像,笑眯眯道。

  陈阳疑惑道:“羽萌,为什么你每天都要看这个画像,才知道我是你朋友?”

  宫羽萌皱了下眉头,一边往天际厅走过去,一边说道:“因为我总是忘记很多东西,一些重要的,我会记下来,每天看看的话,虽然也会忘记,但总是能记住一个月。”

  一个月!

  陈阳明白过来,宫羽萌应该是以一个月为周期失忆。

  在这一个月之内,她能记住一些事物。

  一个月期限一到,期间发生的事,就全部忘记了。

  想必上次之所以宫羽萌忘了自己,正好是一个月期限到了。

  “羽萌,你会失忆?”

  陈阳问道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宫羽萌摇了摇头,推开了天际厅的门,走了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