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916章 圣旨

  “怎么回事,为何左堂末出手打左星月?”

  “妖兽皮上到底是什么,居然让左堂末如此忌惮,也就左星月年轻气盛,这才敢嚣张。”

  “对了,刚才左星月发怒,左堂末说他抗旨。难道那妖兽皮,是一道圣旨吗?”

  “什么,圣旨!那可是只有圣皇才能发出的!”

  ……

  眼看左星月被打,整个龙武学院议论纷纷,当发现妖兽皮可能是圣旨,所有人都惊讶万分。

  同时,大家也想通过来。

  除了圣旨,还有什么东西,能够让左堂末和左星月如此忌惮?

  啪啪啪……

  就在此时,突然有掌声响起。

  “打得好,打得好!”

  见左星月挨揍,陈阳毫不掩饰自己幸灾乐祸的表情,还鼓起了掌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左星月更是气得火冒三丈,抬手指着陈阳,但却被左堂末冷厉的双目一瞪,他无奈地把手放下,刚刚要出口的话,也吞进了肚子里。

  他深深吸了口气,心里暗道:“陈阳,我左星月与你,此生为敌,终有一日,必将亲手取你首级!”

  陈阳看也没看左星月一眼,他虽然听不见左星月心里的话,但他知道,这家伙现在已经把自己恨透了,以后肯定会想方设法取自己的性命。

  不过以后的事情,陈阳现在也管不了,也就懒得理会。

  他对左堂末道:“怎么样,我刚才说的第二个条件,你们是否答应?”

  圣旨在手,左堂末想不答应也不行。

  他点头道:“好,飞云车是你的了。”

  “嗯,乖。”

  陈阳嘻嘻一笑道。

  这个“乖”字,却是把左堂末气得浑身发抖。

  他好歹是洞虚境强者,在整个冲武星也是排得上号的超顶尖人物,居然被陈阳当成小孩子一样叫,简直是对他的侮辱。

  “陈阳,注意你的言辞。”

  左堂末冷声警告道。

  陈阳目光中透着戏谑之色,道:“你也注意一下自己的语气,不然我要你的命,你也别无选择。”

  闻言,左堂末心头咯噔一跳。

  的确,妖兽皮上写着,陈阳可以对皇室提出任何条件,要任何东西。

  如果他要左堂末的命,左堂末还真的别无选择。

  当然,真是如此的话,那就要等圣皇来定夺了,毕竟一名洞虚境,对皇室来说,也是十分稀少的强者,不能因为陈阳一句话而死。

  陈阳拿着的是圣皇的圣旨,但他代表受不了圣皇。

  不过,左堂末还真怕陈阳这样做。

  他皱了下眉头,对陈阳道:“你还有什么别的条件?”

  陈阳思索了下,如果太过分的条件,只怕左堂末不会答应,而且传到左隐寒那里,左隐寒终究是庇护皇室的,虽然有妖兽皮上的文字承诺在先,但他也未必会同意。

  而且如果激怒了左隐寒,以陈阳现在的实力,可承受不起。

  想了想,陈阳对左堂末道:“最后一个条件,我要你们现在立刻离开龙武学院,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。对了,韩飞观要留下。”

  左堂末巴不得立刻就走,不然留在这里,不知陈阳还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来。

  “走!”

  他面色阴沉,下令之后,甚至没有对宇文瑾司、柳鸾旗告辞,腾空便进入了星云船之中。

  左星月瞪了眼陈阳,也跟着进入了星云船。

  皇室带来的人,先后登上星云船,韩飞观也夹杂在人群中,悄悄地跟了上去。

  没等他登上星云船,一道真芒从中央那艘圆形船只释放出来,将其轰杀,尸体坠落而下。

  一道人影站在中央船只的边缘,眺望下方。

  那人是左星月,出手杀了韩飞观的,也正是他。

  这次洞虚境带队,出动了星云船,来捉拿一个感应期的陈阳,居然没有成功,还把飞云车留给了陈阳,让左星月感到憋屈、愤怒。

  他不能对陈阳出手,于是便拿韩飞观泄愤。

  当皇室的人都登上了星云船,那展开几十里的庞然大物,速度奇快,嗖的便朝着天际尽头而去,消失在视野之中。

  皇室气势汹汹而来,却什么也没办成,就这么走了,这在天圣帝国建立之后,应该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  整个龙武学院的人,都是又惊讶又疑惑。

  和皇室亲近的宇文瑾司皱了下眉头,也许是感觉面子有些挂不住,他一言不发,嗖的便消失不见,应该是返回了龙行峰。

  柳鸾旗、宋书遥、莫则三人,都是一脸好奇地看着陈阳,等着他给出解释,说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“先下去再说。”

  柳鸾旗一声令下,四人一起飞落在龙潜峰的书遥居。

  其他的龙潜峰弟子们,也十分好奇,但他们进不去书遥居,只能等陈阳出来再问。

  “那个妖兽皮,是怎么回事?”

  问题就出在妖兽皮上,柳鸾旗刚一坐下,便直奔主题问道。

  “那张妖兽皮,是我曾今在鬼岩城中所得……”

  把当时鬼岩城的经历,给柳鸾旗讲过之后,柳鸾旗眼中闪过精芒,沉吟道:“学院的历史记载中,在几千年前,修炼星诀的确十分艰难,因为星能稀薄,提升缓慢。后来不知为何,星能渐渐变得浓郁,积淀在冲武星这颗星辰中,修炼起来事半功倍。”

  “书籍上记载,至今还没弄清楚,到底是什么原因,出现了这样的变化。听你这么一说,我现在是明白了,原来是圣皇暗中改变了这一切。”

  “不得不说,圣皇的确是绝顶人物!”

  赞赏了圣皇一句,柳鸾旗话锋一转,对陈阳道:“那张妖兽皮,帮你逃过了今日劫难。不过,皇室明面上不会对付你,但暗中肯定不会咽下这口气。”

  “尤其是左星月,他是皇室青年一辈的顶尖天才,是个心高气傲之人。你抢他飞云车,今日又让他丢脸,他必会报仇雪恨的。最近这些年,你还是小心为妙,切勿大意丢了性命。”

  “多谢柳院长提点。”

  陈阳对柳鸾旗一拱手,然后腆着脸一笑,道:“柳院长,既然如此,我认为我有必要尽快提升实力。你能不能赏赐我几枚天际令,让我在天际厅里好好修炼一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