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874章 前往帝都

  聂鲲见过陈阳使用苍穹随心箭,既然如此,陈阳就绝不可能让他继续活着。

  星域秘宝,可说比其他任何秘密,都更加的重要。

  这宝物,是整个星海的人都想得到的,只有星海中的顶尖强者才拥有。

  如果消息泄露出去,不止是冲武星的人会杀陈阳,而是会招来整个星海的强者。

  不过,既然聂鲲要说秘密,陈阳也就暂缓了一下。

  他取出苍穹之怒,瞄准聂鲲,这才问道:“什么秘密?”

  聂鲲看着苍穹之怒上凝聚的箭矢,心有余悸,忙道:“我们黑火教,是有人在背后扶持。那个人并非是地武星的人,而是其他星域的人。而且那个人不是人类,而是魔族。他的名字……”

  陈阳接过话头:“他的名字,叫做索文彦,是一位三相境的强者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
  聂鲲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,这些消息是他从副教宗那里打听来的,而副教宗则是偷听现任教宗和前任教宗的谈话得知的。

  可以说,这个消息,就连黑火教内部,也很少有人知道。

  奇怪的是,为何陈阳知道。

  “这不是秘密,所以,你只能死。”

  陈阳摇了摇头,给聂鲲判了死刑,松开了手中的弓弦,苍穹随心箭嗖的射了出去。

  “不……”

  聂鲲已经受伤不轻,根本无法躲过箭矢,再一次被击中。

  他伤上加伤,躺在地上,浑身鲜血淋漓,已经是奄奄一息了。

  他斜着眼睛看向陈阳,咬牙切齿道:“你杀了我,我们黑火教绝不会放过你,副教宗、圣火使、护教尊者、长老,他们都会为我报仇的。而你,绝不是他们的对手。”

  “屁话真多。”

  陈阳挥剑一道五星连珠放出去,穿过一道道光墙,轰击在不能动弹的聂鲲身上。

  只剩最后一口气的聂鲲,彻底被击杀。

  他躺在地上,眼中还满是不甘之色,从始至终,他都没想到,自己会死在一个感应后期修者的手上。

  陈阳手中阵旗一动,整个颠倒混天阵便收起,光墙消失,光柱收入地底,这片峡谷之中,又恢复了平静。

  他把聂鲲的尸体处理,将聂鲲和鲁贲的纳戒收入囊中,然后立刻返回龙武学院。

  此时已是夜深,明天就是岁末考核的日子了。

  原本按照陈阳的计划,在岁末考核之前,他还能给自己腾出一天的时间来,修炼一下《星陨剑法》第二式:九星连珠,将现在的五星,争取提升到六星。

  可是因为聂鲲、韩飞观、鲁贲三人的打岔,他花了一天多的时间,这才把事情解决。

  明日就要考核了,他却是没工夫去修炼剑法。

  更郁闷的是,韩飞观那个王八蛋,还跑掉了。

  不知那家伙,会不会想到自己就是通缉犯,如果被发现的话,韩飞观十有八九,会通知皇室。

  “现在我的手段还是不够强横,不然的话,岂能放走韩飞观。”

  陈阳进入颖旌城,摇了摇,对自己实力依旧不满。

  如果让别的同阶修者知道,可就郁闷死了。

  毕竟陈阳已经能与凝魄前期、中期修者对战,已经是完全逆天的存在,居然还对自己不满,那别人岂不是可以找块豆腐撞死得了。

  陈阳直接去了城主府,找到段淳洋之后,把韩飞观偷袭自己,然后逃跑的事情讲了。

  得知此事,段淳洋大惊:“你能把韩飞观打跑?”

  陈阳淡定道:“我是借助阵法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段淳洋松了口气,既然有阵法,也就可以理解,不然陈阳能够打跑韩飞观,那就太可怕了。

  他思索了下,对陈阳道:“这段时间,我会留意都尉府的动静,如果韩飞观不回来,那我就准备把都尉府端了。都尉府一直在打坏主意,这次损失了韩飞观,我正好趁机,将其彻底拔除。”

  陈阳疑惑道:“你是城主,境界更是比韩飞观高出两重境界,你要对付他,为何还那么多忌惮?”

  段淳洋笑道:“我们都是天圣帝国的官员,隶属于皇室,自然不能无端倾轧战斗。否则的话,各级官员直接打硬仗,那么整个天圣帝国,就乱套了。就好比你们龙武学院,弟子、执事长老、长老之间,也都不能无故杀伤。”

  “的确如此。”

  陈阳点头赞同,又聊了几句,便告辞离去,返回了龙武学院。

  ……

  这一夜过去,第二天天刚亮,从犀牛妖兽腹中滚出来的韩飞观,以极快的速度,远离了龙武学院三千里,这才找了处小溪,清洗身体,换了衣物。

  他没有着急走,找了处树荫坐下,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做。

  “陈阳的实力,远超预期,如果我返回颖旌城的话,他怀恨在心,指不定会暗中杀我。他能秒杀鲁贲,自然也可以秒杀我。我回去,必然不安全。所以,现在我绝对不能,返回颖旌城。”

  “不过,这份仇怨,我也一定要报的。”

  “哼哼,炼体、双意境、还有改造的飞云车,现在,我已经知道你的身份是谁了。你小子,胆子还真大,被天圣帝国在整个冲武星通缉,竟然还敢用自己的真名。”

  想到这里,韩飞观从纳戒中,取出了一张通缉令。

  这张通缉令,正是抓捕陈阳的通缉令,不过上面有好几张画像,好几个名字。

  韩飞观的目光,看向第一张画像,他先前没发觉,此刻再仔细一看,画中人物果然和陈阳的面容,有那么点相似。

  “也不知是描述容貌之人的错误,还是画师白痴,如果这画像能再真实一点,我早就知道是陈阳了。”

  韩飞观暗暗埋怨一句,把通缉令收入纳戒中,眼中闪过一抹冷色,暗道:“陈阳抢走代表皇室荣耀的飞云车,杀了数位官员,这是藐视天威。这次对我来说,不可谓不是一个机会。只要我把消息汇报给皇室,必然能得到巨大的恩赐。”

  韩飞观收拾心情,立刻启程,前往最近的飞行点,乘坐空船,前往天圣帝国的帝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