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860章 需要阵法

  易继风皱眉道:“我的身体,真的还能修复?”

  “放心,我有办法。”

  陈阳当即取出纸笔,在上面写下了一些材料,交给易继风,道:“易师兄,我需要给你炼制一种丹药,才能修复你的筋脉和紫府。这是炼制丹药的材料,等你收集齐,岁末考核之后,我就帮你炼制。”

  易继风接过丹方看了下,沉吟道:“陈师兄,你可别开玩笑,我的身体,真的能修复?”

  “当然可以。”

  陈阳斩钉截铁地点了点头。

  易继风觉得,陈阳不会骗自己,他面露喜色,激动得整个人都在颤抖。

  他一直以为,自己此生无望了。

  可是没想到,因为一时的善举,把邱仁志的诡计告诉了陈阳,自己便得到了新生的希望。

  他回过神来,对陈阳九十度鞠躬,郑重道:“多谢你,陈师兄!”

  “客气了,你不也帮了我吗?”

  陈阳将易继风扶起,又问道:“对了,易师兄,岁末考核的团队战,一队有多少人?”

  易继风道:“应该是一百人。”

  陈阳心头咯噔一跳,暗道:“既然如此,那即使邱仁志那边,有一半的人与他联合,也有五十人。五十名感应后期、巅峰修者联手,人数实在太多,我对付起来,只怕也有麻烦。”

  对陈阳来说,只是麻烦,并没有觉得棘手。

  因为他《八荒霸体》使出来,那五十多人的攻击,就可以直接无视了。

  不过八荒霸体不能暴露,否则消息泄露出去,可能被天圣帝国知道他是抢走左星月飞云车的人,就会追查到学院来。

  而要在一时间,把五十名以上的感应后期、巅峰修者全部击杀,陈阳现在的实力,还无法做到。

  万一被其中任何一个人溜走,可就麻烦了。

  虽然陈阳原本的计划,是用鬼岩城中得到的圣皇信件,让天圣帝国放过自己。

  可是不到万不得已,他并不想暴露,也不愿意去借左隐寒的名头,那会让他心里有种不舒服的感觉。

  毕竟让仇人来庇佑自己,这是陈阳很难接受的事情。

  易继风担忧道:“陈师兄,这次邱仁志布局不小,肯定是心存必杀之心,你若是参加团队战,只怕要遭他的道。”

  陈阳回过神来:“这件事,易师兄不用操心,我会自己想办法应对的。”

  “到时候,我必然不会扔下你,会与你同行。”

  易继风正色道。

  陈阳摇了摇头:“如果你和我在一起,必然影响我的行动。我一个人要想逃脱的话,反而比较容易。”

  易继风想了想,陈阳的话的确有道理。

  不过陈阳出于好意,帮他修复筋脉,他心怀感激,不愿就这么坐视不理。

  更何况,就算从利益方面来看,如果陈阳在岁末考核中死了,他就找不到人帮自己修复伤势,或者是传授阵法知识了。

  思来想去,易继风决定,暗中跟着陈阳,必要的时候,出手相助。

  陈阳又问了些有关岁末考核的事情,便和易继风分开。

  回到乙区二十七号,陈阳坐在房内,心里暗道:“岁末考核的时候,我一直逃肯定不行。所以,我必须想个方法,能够一次性,把邱仁志的人,全部击杀。或者是,能够把他们都困住,不让他们逃走,然后一个个击杀。”

  思索片刻,陈阳沉吟道:“看样子,必须得利用阵法,并且先布置好才行。到时候,我置身阵法之中,等着他们出现,把他们一网打尽。”

  “不过他们都是感应巅峰、后期的修者,天级阵法肯定不顶用,至少也要下品玄阵才行。以我现在的神识力,炼制下品玄阵的阵盘,还是有些勉强,而且还有十二天,岁末考核就开始了,炼制阵盘的时间也不够。”

  想了想,陈阳目光一亮,道:“对了,薛执事手中肯定有下品玄阵的阵盘。明日他就回到学院,到时候我去找他,请他借一套阵盘给我。”

  陈阳帮薛涛代课两天,他觉得以薛涛的脾气,借一套阵盘给自己,应该不会拒绝的。

  第二天,陈阳掐着下课时间,到了高级阵法课的课堂。

  时间一到,那些前来上课的弟子们,纷纷走了出来。

  “薛执事虽然讲得好,不过却没陈师兄那么生动幽默,吸引力少了很多。”

  “还是陈师兄好,一些点睛之笔,往往能触类旁通,对领悟其他阵纹,也有帮助。”

  “真是奇怪,陈师兄的阵法造诣,怎么会那么高呢?”

  “我以为陈师兄还会来上课,今天才来,没想到是薛执事。”

  “你们疯了,这些话被薛执事听到怎么办?”

  ……

  陈阳听到那些弟子们的交谈,全部都是夸自己的,他顿时无语,可别因为这件事,让薛涛生气了。

  他不想被众人围观,眼看有人看过来,他单手捂着脸,造化神秀功使出来,当他放下手的时候,面容已经略有改变。

  就连计非烟从他面前经过,也没能把他认出来,只是因为装扮、发型的原因,多看了他两眼。

  不一会,三百多名弟子离去,陈阳这才恢复面容,走进课堂。

  到了门口,他就听到里面,薛泰在对董祎说道:“小祎,看来这些家伙,全部都是来看陈阳的,我一讲课,不少人都在打瞌睡。”

  董祎作为薛泰的徒弟,亲如父女,她也没忌讳,笑道:“师傅,不是我贬低你,单论阵法知识,从课堂来看,你还真比不上陈阳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

  薛泰笑了笑,也不生气,道:“陈阳那小子,我刚认识他,就知道他不简单。可是没想到,这才两堂课,那些弟子们就都听得入迷了。看样子,他比我预期的,还要厉害。”

  “薛执事,你可别埋汰我了。”

  陈阳走进课堂,笑道。

  薛泰转头看过来,目光一亮,随即调侃道:“陈阳,你可真厉害,才两天就把这些弟子都吸引了,只怕以后没人愿意听我的课了。”

  陈阳笑道:“我可比不上薛执事,今天我来,可是有事请你帮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