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852章 朋友

  陈阳想到了办法,没有迟疑,左手握紧镜子,右手食指凝聚星能,飞速在镜面上绘制了中的符文。

  这个符文十分简单,只是用于激活镜子内部的传送阵。

  激活之后,使用镜子的人,立刻就会传送到镜子里显示的位置。

  此刻,镜子正是鹰山殿山谷中大战的影像,所以陈阳传送之后,也会出现在那个地方。

  镜面的星能符文渐渐沉默进入了镜子里,一道淡淡的光芒从镜子里放射出来,宛若一层纱衣,将陈阳的身体表面笼罩。

  下一刻,陈阳只觉身子受到了强烈的牵引力,整个人嗖的进入了镜子里。

  ……

  鹰山殿的战斗,越来越激烈。

  黑羽和银月的强大力量,几乎把整个山谷都轰破,很少有建筑物还能保持完整的形态。

  垂悬楼和金鳞阁联手,崔楔、年玖为首,他们的实力已经很强,但却无法和鹰山殿的强者相抗衡,落入下风,就连脱身也难。

  崔楔和年玖都愁眉不展,尤其是看到黑羽即将取胜,他们更是感到了绝望。

  如果黑羽击败了银月,那么接下来就轮到他们,到时候,他们一个也别想活命。

  “怎么还没来?”

  崔楔心头叫苦不迭,原本此行他们有绝对的依仗,所以他是信心满满。

  可那位强者,到了现在还未出现,让崔楔觉得,只怕那人十有八九不会出现了。

 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情况,崔楔绝不会轻易进入地下宫殿,最终落得现在的下场。

  轰隆。

  一声巨响从核心战团中传来,两个黑羽的夹击之下,银月终究逊色三分,被打得重重地落在地上,腾起漫天烟尘。

  “嘶!”

  银月发出低沉的声音,脑袋从烟尘中抬起,目光阴冷地盯着空中的两个黑水,眼神中透着不甘和鄙夷。

  黑羽冷哼一声,转头看了眼垂悬楼等三方对战的情况,面露不屑之色,显然没有把垂悬楼和金鳞阁的人放在眼里。

  他目光又回到银月的身上,沉声道:“你输了,现在,我要用你的鲜血,破解镇压我的阵法,离开镜古世界。”

  “我还没有输。”

  银月鳞片大面积脱落,身上鲜血淋漓,甚至有的伤口看起来,几乎要把她断裂成两半,但她并没有屈服。

  她冷声道:“黑羽,你一打二,即使赢了我,也胜之不武。”

  “银月,你太愚蠢了。”

  黑羽摇了摇头,不以为然道:“是你自己要给我机会,是你自己要创造这个镜古世界,不然的话,你又岂会落得这般下场?”

  “我们是朋友,难道我要让自己的朋友,一生孤独于此?

  所以,我建造了这个镜古世界。

  这样你就可以生活在鹰山殿,和往常一样。

  而我对你信守承诺,也因为我们是朋友,所以给你一个离开这里的机会”

  银月语气变得冷静,就像是高贵的贵妇一般,娓娓道来。

  不过她的话,并没有引起黑羽的共鸣。

  黑羽怒吼道:“有你这样的朋友吗?你毁了我费尽心血建立的鹰山殿,你杀了我鹰山殿的人,把我镇压在这里万年。这一切,是朋友所为?”

  面对愤怒的黑羽,银月淡然道:“我这是为了保护更多的人,浩澜真人点化我们,就是为了让我们拥有自保和帮助他人的能力,而不是去伤害别人。”

  “张口闭口浩澜真人,他说什么你都听,我说的话就全都是错的?”

  黑羽不甘心道,语气中甚至带着几分狰狞。

  银月道:“总而言之,你做错了。至于今日,我即使是以自己性命为代价,我也不会让你离开镜古世界。你执迷不悟,若是让你离开,海州必然会生灵涂炭。”

  “以性命为代价?你要自爆!”

  黑羽大惊,皱眉道:“你知道我不会杀你,我仅仅是想离开这里。可是,你为了困住我,既然连自己的性命,也可以不要。”

  “我不是困住你。”银月摇了摇头,道:“我是为了救海州的人。”

  “吟!”

  黑羽仰天发出嘶鸣,似乎积蓄了一腔怒火无处发泄。

  鹰山殿的镜像修者听到他们的对话,都是一头雾水。

  在他们眼里,这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,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是镜像,也就不明白银月、黑羽话里的意思。

  “黑羽。”

  银月大喊一声,缓缓立起了身子。

  黑羽低下头,气喘吁吁,似乎愤怒到了极点。

  银月道:“我死了之后,只有一个请求,放了陈尔,不要伤害他的性命。”

  “陈尔?”黑羽愣了下,瞪眼道:“就是那个人类吗?你才和他认识多久,居然如此关心他!”

  “他是浩澜真人的徒弟。”银月道。

  黑羽冷笑一声:“哼哼,就算我放过他,可他却未必能离开。刚才地下宫殿崩塌,他并没有逃出生天。只怕现在,他已经死亡,埋葬在了泥土之下。”

  “他不会那么容易死的。”银月语气自信,沉吟道:“他是浩澜真人的徒弟,就算境界不高,但他绝不会死的那么容易。”

  “他若是活着,为何不现身?”黑羽眼中露出讥讽之色,道:“你倒是关心他的安危,他就算活着,却也躲起来了。他和你同行,只是利用你寻宝罢了。这个世界,只有相信自己的力量,别人都不值得信任。”

  银月目光出现波澜,似乎在思索黑羽的话。

  就在这时,她突然感知到,在自己的尾部,有淡淡的能量波动出现,正是陈尔。

  “银月。”

  没等银月回过头,陈阳大喊道。

  “咦?”

  闻声,黑羽看过来,发现陈阳竟然还或者,并且出现在这里,他不禁一愣。

  这小子疯了吗,区区四星境界,居然不趁机溜走,还敢出现在这里,简直是找死。

  再定睛一看,黑羽发现了陈阳手中的镜子,他目光中闪过浓浓的渴望之色,想要夺走这面镜子。

  “你来干什么?”

  银月回头看向陈阳,虽然因为陈阳的出现,她心里有些高兴,但她并不认为陈阳的行为正确。

  陈阳道:“我是来帮你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