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839章 拖住

  “凤平,你父亲呢?”

  栾易舟听栾翔说了,会联合计寒、王聚德、周铁论、赵胥鲲四名感应巅峰,一起来对付陈阳。

  可是他现在到了,却一个也没见到,就连栾翔也不在。

  这情况,让他感到古怪。

  栾凤平眼看自家老祖到了,他悬着的心,顿时就放了下来。

  他抬起独臂指着陈阳,对栾易舟道:“老祖,他就是陈阳,你快把他杀了!”

  见栾凤平答非所问,栾易舟瞥了眼陈阳,并未理会,毕竟一个感应中期的修者,他还不放在眼里。

  他收回目光,对栾凤平又问道:“我是问你,你父亲呢?”

  “我父亲他……”

  栾凤平刚开口,外围人群传来嘈杂的声音,只见人群散开,一名身材肥胖的男子,推着一辆板车,朝着计非烟家走过来。

  那几米宽的板车上,载着五个人。

  众人定睛一看,那五人,正是栾翔、计寒等刚才被陈阳轰飞的五个人。

  栾翔和计寒还睁开着眼睛,但伤势实在太重,他们已经不能动弹,被放板车上,脸上满是担忧之色。

  他们害怕见到陈阳之后,会被直接杀死。

  而另外赵、周、王三人,已经感应不到呼吸,显然刚才的五星连珠,把他们三人都击杀了。

  见他们三人死亡,赵家、周家、王家的人,面色一个比一个难看。

  这三人,是各自家族的顶梁柱。

  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,他们所在的家族,才能岩风城下辖范围之内,拥有一席之地。

  可是现在,没有了这些顶梁柱,赵家、周家、王家将面临的,必然是其他家族的蚕食吞并。

  谁也没料到,这次前来对付一个感应中期修者,竟会闹得如此下场。

  赵家、周家、王家的人,把目光投向了栾易舟。

  他们不指望家族还能兴盛,但他们心里希望,栾易舟能够杀了陈阳,报仇雪恨。

  “赵胥鲲、周铁论、王聚德!”

  栾易舟的目光落在推过来的板车上,一眼就看见了死亡的赵胥鲲三人。

  这三人,曾今是和他齐名的人物,互相之间多有来往。

  后来因为他冲击凝魄境,实力比其他人更胜一筹,便自视甚高,不常与这几个家族的老家伙交往。

  不过此刻见到这三人被杀,他也颇有几分感触。

  接着,他目光一转,看向了另外还活着的两人。

  一个是栾翔,一个是计寒。

  这两人伤势惨重,已经奄奄一息,此刻即使一个结丹境修者,也足以将他们置于死地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?”

  栾易舟心头咯噔一跳,感到十分惊讶。

  同时,他的心里,也有些忌惮。

  板车上的五个人,都是感应巅峰,五人联手,实力非同小可,如果对付一个人的话,紫府境内,应该几近无敌了。

  可是,他们却落得三死两重伤。

  栾易舟自问,即使是换做自己这个所谓的半步凝魄境,也绝对无法战胜栾翔五人联手。

  毕竟,他并没有凝聚出神魄,只是在冲击那个境界而已。

  “难道,那个叫做陈阳的小子,隐藏了境界?”

  栾易舟皱了下眉头,暗道:“不对,如果他真有实力,又何必隐藏境界。那么,是其他感应巅峰修者联手,把栾翔、计寒五人击败。”

  如此想着,栾易舟感应了下,除了栾凤平这个被废掉的感应巅峰之外,并没有其他的感应巅峰修者在。

  “陈少侠,你要的人,我给你带过来了。”

  包大廷推着板车走过来,一脸恭敬地对陈阳道。

  他本欲继续往前,但栾易舟挪动了下脚步,将板车挡住,锐利的眼神看过来,无形威压笼罩,包大廷的身体不受控制,噗通便跌坐在地。

  “啊!栾……栾家老祖!”

  他看了眼栾易舟,突然想起此人是谁,吓得他忙不迭地往后退,生怕栾易舟把自己给杀了。

  栾易舟并未理会包大廷,低头看向板车上的计寒和栾翔,此刻这两人躺在板车上,浑身鲜血淋漓,气息奄奄,哪里还有半点感应巅峰修者的气势。

  “是谁出手的?”

  栾易舟沉声问道。

  计寒和栾翔同时看了眼陈阳,目光中充满了愤恨之色。

  栾易舟顺着他们的目光,瞥了眼陈阳,眼神中闪过疑惑之色,沉吟道:“该不会,是他一个人动手的吧?”

  栾翔虽然不愿承认,但还是点了点头:“老祖,此人领悟七重火龙意境,拥有火属性灵石,并且能真火外放,使用的神通也极其厉害。”

  栾易舟目光闪烁了下,问道:“你是说,他一个人,把你们五人击败了?”

  “对,而且只用了一招。”

  栾翔咬牙道,只觉自己丢尽了脸。

  得到确定的答案,栾易舟背后直冒冷汗,他斜睨了眼陈阳,心里暗道:“感应中期,竟然有如此可怕的实力!不行,我没把握战胜他,不能和他硬碰硬。丁供奉已经回到了岩风城,他取了东西,马上就会过来。我只需拖延一下,等到丁供奉到来,便可杀他。”

  如此一想,栾易舟脸上挤出笑意,对陈阳道:“陈公子,你好,我是栾家的栾易舟。”

  见他自我介绍,众人皆是一愣。

  所有人都以为,栾易舟到来,必然全力出手,拿下陈阳。

  毕竟作为栾家家主的栾翔,被打成了重伤,栾易舟如果就这么算了,以后栾家的面子往哪里搁。

  可是从栾易舟此刻的表现来看,他似乎是有和陈阳和解的意思。

  难道,连半步凝魄境的栾易舟,也不是陈阳的对手吗?

  如此一想,众人皆是心头一颤,看向陈阳的目光,更是敬畏了。

  没等陈阳回答,栾凤平却是不甘心了,急道:“老祖,哪来的误会,这小子就是与我们栾家为敌,只有把他杀了,才能平息纷争!”

  栾易舟目光一沉,狠狠地瞪了眼栾凤平,冷声道:“你好好待着,别插嘴。”

  面对老祖,栾凤平也不敢多争辩,只能愤愤地闭上了嘴巴。

  不过,接着他耳边,便想起了栾易舟的传音:“我没把握击败陈阳,马上丁供奉就要过来,我先拖延住陈阳,等丁供奉来了,必然取他人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