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830章 我等着

  眼看栾凤平全力出手,一招“马踏飞雪过千山”攻向自己,陈阳目光一沉,子白剑猛然刺出,瞬间连点四下。

  湛蓝的星能凝聚在剑尖,每点一下,便是一道二十多米宽的星辰剑气形成。

  四道星辰剑气连接成四星连珠,恐怖的能量波动爆开,一圈圈的气浪,把即将崩塌的酒楼向外撑开。

  于此同时,火龙意境释放而出,炽烈的温度和恐怖的真龙威压,弥散在即将崩碎的大厅之中。

  站在墙边观战的所有人,顿时目瞪口呆,赫然发现,这火龙意境,竟然达到了第七重。

  没等他们回过神来,七重火龙意境,缠绕在四星连珠之上,威势恐怖,朝着前方攻去。

  马踏飞雪过千山固然强大,但四星连珠只是一碰,那神通轰然爆裂,连半点抵抗力也没有。

  无论烈马意境还是神通,全都弥散开。

  四星连珠加七重火龙意境,已不是栾凤平的攻击,可以抗衡的。

  “怎么可能!?”

  眼看自己全力一击,被陈阳斩破,栾凤平脸上露出惊骇之色。

  他更没想到的是,陈阳竟然领悟七重意境。

  仓促之中,他连忙出招想要抵挡。

  可酒楼大厅虽然大,但也不过三四十米的长宽,陈阳单个星辰剑气就有二十多米直径,四星连珠一释放,几乎就到了他的面前,他哪里还来得急抵御。

  四星连珠合拢,不给栾凤平半点闪避的空间,轰击在他的身上。

  砰轰。

  栾凤平整个人淹没在狂暴的能量之中,地面垮塌碎裂,烟尘滚滚,不见其踪影。

  整个酒楼,在如此强大的能量冲击之下,完全碎裂,但无法崩塌,碎屑被气浪掀起,朝着四面八方飞去。

  恐怖的能量震荡开,周边十里之内,皆是感应到了动静。

  已经到了计府门前的计陵,回头望了眼,目光中透着忌惮之色,沉吟道:“不愧是栾凤平,攻击力居然如此可怕。只怕那叫陈阳的小子,会被直接轰碎。”

  摇了摇头,计陵快步进入了计府之中。

  天满楼内,那些感应期的人还好,连忙往外逃窜闪避。

  其他境界更低的人,则是无法抵御冲击波,被掀飞出去,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脚跟。

  这时候,众人回过神来,整个酒楼已经消失不见。

  原本酒楼所在的位置,变成了一个深坑,滚滚烟尘弥漫,不见栾凤平的身影。

  不过想象一下刚才那火龙和神通的威力,众人觉得,栾凤平十有**,没办法活命了。

  陈阳不知何时,已是站在了原本酒楼所在地的外面,距离前方弥漫的烟尘,只有一步之遥。

  他已经收剑,神色从容地看着弥天的烟尘,眼神中带着几分冷色。

  “好可怕,他在感应中期,竟然就领悟了七重火龙意境!”

  “刚才的神通也好厉害,难道是玄级神通吗?”

  “不可能,玄级神通那是得凝魄境修者才能修炼的,他感应中期,怎么能修炼。”

  “你觉得,他能用常理来衡量?”

  计家的小辈,站在远处窃窃私语。

  王振海、赵鸣龙、周楚敏、计无谋、计海棠等人,则是目瞪口呆,惊得差点下巴掉下来。

  刚才栾凤平还说,他只需一招,就要解决陈阳。

  可谁能料到,感应中期的陈阳,竟然一招把栾凤平给秒了。

  两人的实力差距,不是一般的大。

  原本担忧不已的计非烟,此刻是又惊又喜。

  她知道陈阳的实力不简单,可面对栾凤平,她并不认为陈阳能够战胜,却没想到,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  陈阳右手往前一挥,真元旋转,席卷气浪,将烟尘吹散。

  只见原本酒楼所在之地,变成了一个深坑。

  栾凤平被挂在了深坑的边缘,手中的宝剑插在旁边。

  他整个人鲜血淋漓,右腿和左臂不知去向,只怕已经是被轰击得粉碎。

  不过幸运的是,他还有呼吸。

  其实,这是陈阳故意为之。

  陈阳走过去,看了眼昏迷不醒的栾凤平,将他的十二纹天器宝剑拿起来,转身道:“这把剑,就当是你给我赔礼道歉了。”

  他往计非烟走过去,周围的人连忙让开,生怕他靠近过来。

  “计师姐,怎么样,我说得没错吧,栾凤平不强。”

  陈阳对计非烟笑了笑,笑得很自然,仿佛刚才的战斗,就没有发生过一般。

  计非烟见陈阳脱险,虽然心里松了口气,但还是担忧栾家的报复,道:“走吧,我们先回去。”

  “等等。”

  陈阳没着急走,转头看向计无谋。

  计无谋已是被陈阳震慑住,吓得心头咯噔一跳,面色十分难看,一句话也不敢说。

  他怕自己说错了话,被陈阳给杀了。

  “计无谋,别以为我不知你打的是什么算盘,你可以继续挑拨,就算是计家、栾家,还有什么赵家、王家的联合起来,我也不惧。如果要对付我,我在计师姐家中等着,你们尽管来便是。”

  陈阳冷笑一声,转身和计非烟离去。

  看着他们两人走远,气氛一片压抑。

  过了一会,周楚敏连忙扑向栾凤平,给栾凤平服下疗伤丹药之后,栾凤平依旧昏迷,并未醒来。

  计无谋又看了眼被冻结的赵鸣龙,他面色铁青,发现事情变得更棘手了。

  现在这情况,赵家和栾家,必然不会善罢甘休。

  事情又是发生在计家的地盘,是他计无谋组的局,到时候就连计家,只怕也要遭到牵连。

  “噗……”

  就在这时,栾凤平吐出一口鲜血,醒了过来。

  他眼神中充满了怒意,但气息却十分虚弱,瞥了眼计无谋,然后对周楚敏道:“楚敏,送我回……回岩风城,这件事,我……咳咳……绝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  “计无谋,你干的好事!”

  周楚敏冷喝一声,抱起栾凤平,对王振海道:“振海哥,你送鸣龙回去。这次我倒要看见,我们四家联手,还有谁挡得住。”

  “哼!”

  王振海冷哼一声,把冰冻的赵鸣龙抱着,腾空而去。

  眼看栾凤平四人离去,计无谋的眉头皱得更紧了。

  他知道,栾、赵、周、王四家的怒火,不仅针对陈阳,就连计家也会受到波及。

  这四个家族,都比计家强大,光是一个,就够计家受的,更别说四家联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