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801章 分头行事

  一听陈阳的话,众人面色大变。

  文星火目光凝重,沉声道:“不好,如果愿力晶石被人拿走,那我们想要唤醒戒弥神的神魄,至少又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搜集信仰之力。如此一来,对我们十分不利。”

  化身古正信的陈阳,在上首坐下,捏着下巴,沉吟道:“愿力晶石被拿走其实不是最重要的,我担心的是,项虬正把戒弥神的神魄所在地,告诉了那人。如果那人赶到那里,把戒弥神的神魄破坏,我们就前功尽弃了。”

  说着,陈阳站起身来,道:“不行,我必须立刻去看看,确定戒弥神神魄的安全。”

  “古堂主,我们一起去。”

  文星火站起身来,也是一脸急切之色。

  此事是副教宗交代下来的,他不得不引起重视。

  陈阳看向文星火,面露沉思之色,道:“文堂主,对方来势汹汹,我们必须小心谨慎。说不定,那人并不知道戒弥神的神魄所在,那他必然会到这里来。我的建议是,你镇守此处据点,防备敌袭。若是那人正好来了,你也好把愿力晶石夺回来。”

  文星火想了想,点头道:“古堂主言之有理。”

  陈阳迈步朝外走去,对陶辰道:“陶辰,你随我来,有些人事方面的事情,我要问问你。我怀疑这次的事件,是分坛之内,有人泄密。”

  “什么,有人泄密?”

  陶辰面露惊讶之色,腾地站起身来,跟着陈阳往外走。

  文星火眼中闪过一抹异色,这时他耳边响起陈阳的传音:“文堂主坐镇此处,千万小心奸细,也许那个人就在房中。我把陶辰带走,是故意打草惊蛇,引**细露出马脚。”

  听到这话,文星火思绪被岔开,目光朝着房内众人扫过,此刻却是觉得人人都像是有可疑。

  等他回过神,再看向陈阳,陈阳已和陶辰消失在视线之中。

  出了天地赌坊,陶辰看了眼跟在陈阳旁边的胡姬,沉声道:“胡姬,你就在这里等着吧,那地方你去不得。”

  闻言,胡姬脸上露出幽怨之色,朝着陈阳瞄了一眼。

  见此神情,陶辰面色微变,心想难道古正信和胡姬,已经有一腿了吗?

  陈阳神色平静,对陶辰道:“胡姬现在是我的女人,你不用担心她会泄密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陶辰面露犹豫之色,恭敬道:“古堂主,戒弥神的神魄是我圣教机密,胡姬不方便知晓,如果……”

  “怎么,你要以下犯上?”

  陈阳冷哼一声,打断了陶辰的话。

  陶辰连忙低头:“不敢。”

  “既然不敢,那就走吧。”

  陈阳往前走去,突然停下脚步,眼中闪过一抹异色,对陶辰传音道:“不好,有人跟踪我们。”

  “啊?!”

  陶辰心头一惊,感应了下,却没有任何的发现。

  他并没有怀疑真实性,古正信的境界比他高,能够感应到跟踪之人,他却感应不到,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。

  两人一边往前走,陶辰传音道:“古堂主,现在怎么办?”

  陈阳传音道:“跟踪之人,十有八九就是那个杀了项虬正的凶徒。此人实力不弱,真实境界应该达到了感应巅峰,之前我们得到的信息,说他是感应中期,应该是错误的。他的隐匿术相当高明,现在他跟踪我们,应该是想暗杀我,不过他岂会知道,我已经发现他。”

  “陶辰,你我分开行动,你去查看戒弥神的神魄是否安全,顺便在那里守卫。我想办法把敌人引开,将其反杀。”

  得到命令,陶辰传音道:“好,古堂主。”

  双方当即兵分两路,胡姬则是跟在了陈阳的身边,两人朝着和陶辰相反的方向行动。

  “这次来的到底是什么人?我们的保密工作一直做得很好,别人并不知道我们的实力,只会当成一个弱小的分坛,就算有人来调查,也不应该实力这么强,居然连项虬正也被击杀了。”

  陶辰快步行走着,心里充满了焦急。

  他在钟震城驻守几十年,就是为了拿走戒弥神的神魄。

  事成之后,副教宗许诺了他很多好处,他回到总坛,地位必然高升。

  他的实力,也可在诸多资源的辅助下,迅速精进。

  但若是事情没办好,这件事怪罪下来,他少不了要吃苦头。

  所以此刻,他是忧心匆匆,只想快点赶到目的地,好好把戒弥神的神魄守着,避免出现意外。

  走了很远的距离,陶辰在一处私人宅院前停了下来。

  他总觉得背后似乎有一束目光盯着自己,回头一看,只见一名衣着破烂、身材佝偻的老乞丐,正朝自己走过来,道:“老爷,打发……”

  “滚!”

  陶辰一声怒喝,那老乞丐吓得往后退了两步,讪讪地站在一旁,嘟哝道:“不给就不给喽,何必骂人。”

  陶辰懒得理会,打开那院门走了进去。

  老乞丐朝着院子看了眼,目光中闪过精芒,悄悄地从旁边,绕到了院子的后面。

  这老乞丐不是别人,正是陈阳。

  他和陶辰分开之后,把胡姬收入纳戒之中,他则是改头换面,继续跟上了陶辰。

  任陶辰再聪明,他也不会想到,陈阳、古正信、老乞丐,会是同一个人。

  到了院子后面,陈阳果然发现了一个后门。

  前门无人看守,但这后门却有一名小厮坐在地上,一副懒散的模样,靠在门旁打盹。

  “小老爷,施舍点吧。”

  陈阳走过去,对那小厮伸出了手中的破碗。

  小厮不耐烦地睁开眼睛,抬手一掌朝着陈阳的碗抽过来,骂道:“死乞丐,滚远点。”

  眼看陈阳手中的碗,就要被抽飞,陈阳反手便扣住了小厮的手腕,另一只手拔剑架在了小厮的脖子上,沉声道:“别吭声,否则杀了你。”

  感受到脖子上剑刃的杀意,小厮慵懒的眼神顿时变得凝重,紧张地看向陈阳,问道: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

  陈阳问道:“你可知道,这座院子是谁的?”

  “天地赌坊老板陶辰的,他让我在这里帮他守着,你想偷东西的话,我可以放你进去,求你不要杀我。”

  那小厮一脸慌张,向陈阳求饶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