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799章 冻结、麻痹

  “想跟着我,那得看你今晚的表现了。”

  古正信对胡姬意味深长一笑,脸上的血痕渐渐消散,皱纹也显现出来,变回了刚才的苍老模样。

  他飞落陈阳身边,伸手去拿陈阳戴在手指上的纳戒。

  可就在这时,突然一条肥胖的大黄狗,凭空出现在他的面前,令古正信一惊。

  而大肥狗出现的时候,张开了大嘴,古正信往前伸出的手,正好被大肥狗含在了口中。

  这大肥狗,正是大炮。

  大炮早已得到了陈阳的指令,立刻合拢嘴巴,在古正信的手指上狠狠地咬了一下。

  虽然事发突然,但古正信的反应还是相当快,魔气凝聚在手掌上,猛地往后一收。

  大炮只是感应前期,虽然实力强悍,但终究无法把古正信的手指咬紧,被硬生生地抽了出去。

  不幸的是,大炮的牙齿被崩飞了几颗。

  古正信见自己的手指被一条狗给咬破,他顿时暴怒,翻手取出权杖,魔气凝聚,朝着大炮打了过去。

  就在他的权杖即将洞穿大炮的刹那,大炮突然消失不见。

  “咦!?”

  古正信面露惊异之色,根本想不到,大炮是被陈阳收入了纳戒之中。

  不过他立刻明白,肯定是陈阳在捣鬼。

  他挥动权杖,魔气延伸成剑锋,朝着陈阳捅下来。

  可就在此时,一道恐怖的冰寒之力,从他手指被大炮咬破的伤口处传来。

  那寒意凛冽,深入骨髓。

  古正信刚刚感应到寒意,他的手指就已经被冻结,然后是整条手臂,都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冰晶。

  那冰晶很薄,但冰寒力量却极为恐怖。

  他握着权杖的手,瞬间就失去了控制,凝聚的魔气也消散。

  在他惊骇的目光中,权杖脱手落了下去。

  就在此时,陈阳睁开眼睛,一把将落下的权杖握在了手中,使出疾风意境,嗖的站起身来,一掌朝着古正信冻结的右臂斩落下去。

  古正信大惊,连忙运转魔气,往后急退。

  不过,他却发现,从手指伤口传来的寒意,竟是在瞬息之间,就遍布了自己的全身,使他行动变得迟缓,魔气运转也减慢。

  他和陈阳拉开了两米的距离,根本无法躲过陈阳的掌刀。

  陈阳星能释放延伸,刷的从古正信的右臂斩落而下,乒的冰晶碎裂声响起,古正信的右臂应声而断,跌落在地。

  伤口处,没有流出一滴鲜血,因为全都被冰封了起来。

  “是刚才那条狗!”

  古正信大惊失色,终于弄明白了怎么回事。

  他没想到在最后关头,自己竟然遭了陈阳的道,被暗算了。

  此刻寒意入侵体内,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寒冷,仿佛整个人都要被冻结了起来一般,连行动也变得迟缓,更别说魔气的运转了。

  他深知,如果继续战斗下去,自己绝不可能是陈阳的对手。

  “必须立刻返回钟震城!”

  古正信不敢恋战,连忙转身,往钟震城的方向飞去。

  他的速度并不是很快,因为他此刻身体冻结,连五成的实力也发挥不出来。

  陈阳看着他的背影,嘴角勾起一抹

  --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

  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推荐阅读:

  -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  玩味的笑意,并没有立刻追击。

  因为他知道,古正信马上就要倒下了。

  “怎么回事!?”

  突然,古正信发出一声惊呼,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出现了麻痹的情况,所有的一切都不听使唤了。

  而且这种麻痹,绝不是刚才那股冰寒之力引起的,而像是中毒。

  “怎么可能,刚才那条狗不仅有恐怖的冰寒力量,还能释放剧毒?”

  古正信的身体失去控制,朝着下方丛林中坠落下去。

  他不敢相信,自己堂堂凝魄前期修者,竟然被一只感应前期的狗给放倒了。

  砰轰。

  他摔落在丛林之中,身体表面的冰晶越来越多,被由内而外冻结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站在陈阳身旁的胡姬,见此一幕,已是吓得花容失色,没想到竟然出现了这样的转折。

  她看了眼陈阳,心想逃也不是,打又打不过,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能呆立在那里。

  陈阳没理会胡姬,把大炮从纳戒中放出来,道:“去把那家伙拖过来。”

  “汪汪汪汪……”

  大炮发出愤怒的叫声,朝着古正信飞奔而去,狠狠地在古正信的身上打了几下,报了被崩飞牙齿的仇,这才咬着古正信的脖子,把他拖到了陈阳的面前。

  古正信此刻面色十分难看,他好歹也是凝魄前期的强者,身为黑火教总坛旗下的堂口副堂主,他震慑一方,无人敢惹。

  可是现在,他竟然被一条狗叼着,在地上拖行。

  这对他来说,简直是耻辱。

  陈阳看着不能动弹的古正信,拍了拍大炮的脑袋,心里却是十分高兴。

  看样子,大炮吃了万年冰魄之后,还是有很大的作用。

  只是轻轻咬了一口,就把古正信给冻结了。

  不过大炮的境界太弱,只能偷袭。

  如果正面进攻,古正信随手一击,就能把大炮击杀。

  “你门牙没了。”

  陈阳掰开大炮的嘴看了看,顿时笑了起来。

  大炮幽怨地看了眼陈阳,汪汪汪地叫了几声,表达自己的不满。

  陈阳笑道:“哈哈,行行行,这事怪我,我会给你补偿的。”

  听到这话,大炮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  古正信见大炮十分通灵,他皱了下眉头,对陈阳道:“我被冰冻、麻痹,都是这条狗干的?”

  陈阳笑道:“何必明知故问。”

  古正信道:“这狗又会用冰,又会用毒,他到底是什么妖兽?”

  “你用不着知道。”

  陈阳摇了摇头,道:“不过,你要感谢我,如果不是我让大炮只将你麻痹,那他上万种毒药释放在你身上,你现在已经没命和我说话了。”

  闻言,古正信心底一颤,没想到这条大肥狗竟然还没使出全力。

  他眼珠转动了下,对陈阳道:“年轻人,别怪我我没提醒你,我是奉我圣教副教宗的命令,来钟震城取戒弥神的神魄。如果你阻碍此事,并且杀了我,那你将受到我圣教无穷无尽的追杀。你自己考虑清楚,是要与我圣教为敌,还是……”

  啪一声,古正信的声音戛然而止,却是陈阳抽了他一耳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