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796章 拉拢

  眼看老者攻来,陈阳面色难看,连忙便欲出手抵御。

  虽然他使用风镜法则,可以避开攻击,但万钧还在他的身后,他不得不出手。

  可就在此时,云惮弹指一道星芒,将老者的攻击拦截,沉声道:“甘麟,住手。”

  甘麟皱了下眉头,在云惮身旁停下来,冷冷地瞥了眼陈阳,道:“魁首,此人盗取本命石,且并非我骷髅的人,若是不将他诛杀,难平我心中愤怒。”

  “不能杀。”

  云惮淡淡地说了句,并没有更多解释,然后缓缓地朝着陈阳这边走过来。

  甘麟瞪着陈阳,脸上满是愠怒之色,却不敢违逆云惮的命令。

  听到云惮的话,陈阳则是暗暗松了口气,虽然没弄明白是什么情况,但至少现在还死不了。

  “彭岩虽然是向燃的干孙儿,但却只是一个十足的蠢材罢了,居然还想杀你,真是愚蠢。”

  云惮面露讥讽之色,似乎很看不起彭岩。

  他在陈阳面前停下,眼中闪过精芒,道:“东方玄,你留下来帮我。”

  闻言,陈阳不禁一愣。

  敢情这位骷髅的魁首,是看重了自己,想要让自己成为骷髅而一员。

  可是这地方,比极殿危险多了。

  因为陈阳现在是看出来,虽然极殿、阴殿都隶属于极阴宫,但事实上极殿已经完全独立,并不听从极阴宫的号令。

  所以,他在极殿,相对来说比较安全。

  可是骷髅隶属于阴殿,必然对枯玄的命令十分清楚,陈阳也不知眼前的云惮、甘麟二人,是否知道枯玄在搜捕自己。

  万一不慎暴露了身份,他就别想活着离开了。

  可如果不答应云惮,只怕当场就会死。

  陈阳毫不犹豫,拱手道:“多谢云惮前辈赏识,我愿意留在骷髅,为骷髅效力。”

  “识时务者为俊杰。”

  云惮脸上露出一抹笑意,突然面色又变得冰冷,道:“不过,你可别耍小手段,如果你胆敢背叛,我会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  “这是当然。”陈阳点了点头,接着道:“前辈,我想知道,我留下来,难道也是和影舞一样,成为一名杀手?”

  “当然不是。他们的力量来自外界,自身并没有足够的天赋和本领,只不过是工具罢了。”

  云惮瞥了眼万钧,接着对陈阳道:“而你,天赋异禀,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,如果让你成为工具,岂不是太可惜。”

  陈阳道:“不知前辈打算如何安排?”

  云惮道:“你现在虽然境界还不够高,只是一重霸侯,但我很看好你,所以,你就留下来当护法吧。”

  “护法!”陈阳面露意外之色,问道:“作为护法,我需要做什么?”

  “很简单。”云惮面露希冀之色,沉声道:“我可以给你提供资源,我要你潜心修炼,等到阴魔大会的时候,与我前往阴殿,大杀四方,让那些人知道我骷髅的厉害。”

  陈阳顿时明白,想必在阴魔大会上取得胜利,对云惮有极大的好处,不然云惮也不会拉拢他,培养他出战。

  不过,到了阴殿,也不知道会不会遇到危险,那些家伙可是连自己的能量波动也知道。

  万一被认出来,可就死定了。

  现在也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,陈阳假装安分,问道:“云惮前辈,不知那阴魔大会,需要多强的实力,才能横扫群雄?”

  “你还想横扫?”

  云惮不屑一笑,摇头道:“东方玄,我只是想让你帮忙,给骷髅取得更多一点亮眼的成绩。至于横扫,别说你,就算是我,也未必能做到。”

  “是我冒失了。”

  陈阳面露尴尬之色,随即话锋一转,道:“前辈,我有一事相求,还请你成全。”

  “何事?”云诞刚问完,便指了指万钧,道:“你该不会,是想让我放了他吧?”

  “正是。”陈阳点头道。

  “他的寿命只剩下不到一年,就算放了他,他也难逃一死。”

  云惮面露思索之色,沉吟道:“反正也不缺这一个杀手,那就让他走吧。”

  一听此言,旁边的甘麟却不乐意了,忙道:“魁首,此人的力量是五重霸侯,若是就此放走,我们将会损失他的力量,日后……”

  “有了东方玄,难道还差一个五重霸侯。”

  云惮瞪了眼甘麟,面露不悦之色,道:“还有,日后我做出决定的时候,你不要插嘴。”

  甘麟显然十分畏惧云惮,连忙低下了头:“魁首恕罪,属下冒犯了。”

  “哼。”

  云惮冷哼一声,不再理会甘麟,伸手朝着陈阳的胸口按过来。

  陈阳不敢轻举妄动,只能任由云惮把手放在他的左胸。

  只见云惮指尖缭绕星芒,形成了一道符文,随即符文深深地嵌入了陈阳的左胸之中,没有了踪影。

  云惮轻描淡写道:“符文与我相连,若是你离我百里之外,符文就会爆裂,你的心脏崩碎,难道一死。”

  陈阳面露惊慌之色,随即躬身道:“魁首放心,我绝不会离开骷髅,日后我必然为骷髅、为你鞠躬尽瘁。”

  “我知道你内心不愿臣服,这些没用的誓言,就不要再说了。”

  云惮瞥了眼万钧,转身往黑暗中走去,道:“东方玄,我不追究为何影舞没有杀你,也不调查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,你现在送影舞离开,然后回来找我,我告诉你接下来该怎么做。”

  “是。”陈阳连忙点头。

  等云惮离开,旁边的甘麟狠狠地瞪了眼陈阳,冷声道:“东方玄是吧,别以为有魁首护着你,我就拿你没办法。你接连戏弄我,我一定会报仇的。”

  说完,甘麟飞入命坛之中,关上了巨大的石门。

  “走吧,我先送你离开。”

  陈阳给身旁的万钧使了个眼色,往来时的通道走去。

  万钧连忙追上陈阳,脸上露出担忧之色,指了指陈阳的左胸,道:“你现在……”

  “放心,只要我送你离开后,立刻返回,想必云惮也不会把我怎么样。如果他真要杀我,刚才就动手了。”

  陈阳露出一抹苦笑,加快了速度。

  万钧皱眉道:“可是,我不能就这样,把你扔在这里。反正我也活不长了,不如我也留下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