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791章 副坛主

  陈阳提着何奎,飞入云层之中,茫茫云海遮蔽视线,他大手一挥,气浪把白云吹散开,前方开辟出几百米的道路来,正好露出了山巅的景象。

  只见山巅有座大殿,占地数百平米,修建得恢弘大气。

  周围云雾缭绕,给这大殿增添了几分仙气。

  如果不是陈阳知道底细,远远一看的话,还以为这里是什么福地,绝不会想到是黑火教的隐秘之地。

  当陈阳靠近之后,他一把将何奎扔出去,砰轰一声,撞碎了殿门。

  只见大殿之内,修建得和白云观内的养浩殿差不多,上首是一座六臂双头的神像,正对门口怒目而视。

  而在下方,三十多名年龄、性别各不相同的人,正跪在蒲团上,对着神像顶礼膜拜。

  当何奎撞破大门的刹那,这些信众都回头看过来。

  有人惊呼道:“咦,清风道长?”

  众人连忙围了上去,一看何奎的双腿被斩断,都吓得大惊失色。

  有人镇定下来,指着站在门口的陈阳,大喊道:“是他打伤了清风道长,大家一起上,给清风道长报仇。”

  这些信众早已迷失了自我,此刻有人呼喊,其他人纷纷响应,全都朝着陈阳扑了上来。

  陈阳大袖一挥,滚滚气浪往前面席卷而去,那三十多名信众都被掀翻在地。

  他一步踏出,砰的一声巨响,整座大殿晃动了下,展示出的恐怖力量,把那些信众吓得瑟瑟发抖,几个刚刚打算继续攻上来的人,都停了下来。

  “谁敢动,我就杀谁?”

  陈阳冷喝一声,懒得给这些人解释,目光扫过全场,问道:“你们当中,谁是慈湘的母亲?”

  众人闭口不言,没有人响应。

  陈阳看了下,发现和慈湘母亲年龄相吻合的人,也是一个没有。

  他皱了下眉头,对何奎道:“怎么回事,那个小女孩的母亲呢?”

  何奎趴在地上,连忙解释道:“这座大殿里,都是最虔诚的信徒,他们不会逃走,所以被留在这里。一些不听话的信徒,则是安排在了偏殿,有人看守。”

  陈阳眼中闪过冷色,抓着何奎的后颈,大步流星地朝着偏殿走去。

  到了偏殿,他一把将何奎扔过去,撞碎了大门。

  偏殿之内,却是没有戒弥神的神像,地上也没有蒲团,只是房间两边,总共排列着十几张床铺。

  每张床铺上,都躺着一名衣衫不整的女人,从形象来看,显然是受过侵犯。

  陈阳神识一扫,发现这些女人大多陷入了昏迷之中,其中有那么两三人,已经死了。

  他心头震怒,一道指芒击穿了何奎的腹部,冷声道:“你骗我?!”

  “我,我没骗你……”

  何奎连忙解释道:“我只是把她们弄到这里来保存信仰之力,至于这里发生了什么,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陈阳眼眸一凝:“还有你不知道的事情,那么你的意思是说,除了你之外,这座山上,还有地位比你更高的人存在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何奎眼珠转动,不敢答应。

  “看样子,你还是骗了我。”

  陈阳冷哼一声,手中指芒点出,射向何奎的脑袋。

  突然,旁边一道漆黑的魔气飞过,挡住了陈阳的指芒。

  砰一声,指芒和魔气相撞,气浪席卷,把何奎掀飞,他在地上翻了几个跟斗,跌坐在门外墙角。

  “我圣教之人,岂是你能随便斩杀的。”

  一道阴冷的声音,在院内响起。

  紧接着,偏殿房门前阴影波动了下,一道人影显现了出来,是个穿着黑色长袍的老者。

  这老者的实力,比何奎强了不少,赫然是感应巅峰。

  一见此人,何奎面露喜色,喊道:“项坛主!”

  原来这老者,便是钟震城黑火教分坛的副坛主项虬正。

  项虬正看了眼何奎,微微皱眉,道:“你好歹也是和对方同阶,竟然被打成这样,实在是丢了圣教的脸。”

  “是属下办事不力。”

  何奎连忙承认错误,接着道:“不过这小子的实力的确很强,他修炼的功法似乎很特殊,真元比感应后期还略强几分,使用的神通也相当厉害,看不出品级,攻击力巨大。”

  “这些都是借口,一个感应中期,能有多强?”

  项虬正不以为意,话锋一转,问道:“既然你被打成这样,那么白云观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

  何奎道:“很多人看到了我出手,只怕官府的人很快就会调查,到时候即使不暴露圣教,白云观也会被铲除。”

  项虬正沉吟道:“钟震城的官府倒是不用害怕,但此事如果传到了舜天郡郡王那里,我们所有的付出,可就白费了。”

  何奎忙道:“项坛主放心,只要把此人杀了,圣教的信息,就不会泄露出去。至于白云观毁了,其实也无所谓,反正现在信仰之力的搜集,已经就快接近圆满,只要这殿内那三十多人还在,我们便可继续搜集信仰之力,只是会多花一点点的时间而已。”

  “你倒是说得没错。”

  项虬正点了点头,目光一转,看向陈阳,冷笑道:“年轻人,你本可安稳活命,何必多管闲事。”

  陈阳指了指偏殿之内,沉声道:“里面这些人,是你干的?”

  项虬正捋了捋胡须,点头道:“这些女子,颇有几分姿色,闲暇之余为我服务,这是物尽其用。只是今日用力太猛,死了那么两三个,有些可惜了。”

  陈阳眼中闪过寒芒,手套变幻为剑型,冷声道:“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

  项虬正嘲讽一笑,翻手取出一把十一纹天器短刀,道:“小子,你比我低了两重小境界,竟然还敢口出狂言。现在的愣头青,都和你一样,这么不知死活吗?”

  “不知死活的,是你!”

  陈阳眼眸中杀意浓烈,嗖的飞到高空之中,喝道:“上来打。”

  “啧啧,真是有心了,居然还害怕伤到了这偏殿中的蝼蚁。”

  项虬正不屑一笑,腾空而起,手中短刀挥出,刀芒延长,朝着空中的陈阳斩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