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673章 无情抹杀

  见狄应问起自己的打算,陈阳道:“我要去中央大陆。”

  闻言,陈冬书道:“既然如此,你和我同行,进入龙武学院总院修炼,比你一个人闯荡,可好多了。”

  陈阳思索了下,虽然龙武学院是个很好的去处,但他却不想这么快,就进入龙武学院。

  他还想,独自去中央大陆闯荡一下,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机遇。

  他对陈冬书道:“陈前辈,我就不和你同行了,你告诉我龙武学院所在,我会自行前去。”

  陈冬书也没劝说,当即刻制了一个灵牒,交给陈阳,道:“龙武学院的地点,都在灵牒里了。这个灵牒,也是你进入龙武学院的信物。到时候,你直接来就行。”

  有陈冬书这个龙武学院长老引路,陈阳加入龙武学院,自然是少了很多的麻烦。

  他的心里,也对陈冬书十分感激。

  上次的玄器笛子还没赔上,现在陈冬书又帮他救人,又将他引入龙武学院,这人情是越欠越多了。

  收起灵牒,陈阳叹道:“可惜这次,被白起给跑了。他搜集了那么多妖丹,肯定很快就会恢复。到时候,他又会作乱。他和我争斗好几次,却总是被他逃脱。下次一定要杀了他,否则他活着,我感觉如芒在背。”

  说起白起,狄应、雪痕、铜臂等人,都是一脸愤怒之色。

  谈论了一会,陈冬书说是还有事情要办,告辞离去,先返回中央大陆。

  狄应、雪痕等人,也不打算继续留下,随后也离开。

  最后,陈阳也向魏楚齐告辞,返回一号上擎院。

  这次妖兽来袭,让陈阳感到了自己力量的不足。

  而当见识了星云船的强大攻击之后,他更是发现,自己要想和左隐寒对抗,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

  另外,白起逃脱,等恢复境界之后,肯定会有所动作。

  陈阳虽然去了中央大陆,但他不知道,白起会不会追杀到中央大陆来。

  总而言之,在陈阳看来,自己当务之急,还是要提升实力,才有自保的能力。

  ……

  狄应和雪痕、冰玉、铜臂等凝魄境妖兽,离开了龙脊学院之后,直奔妖岭山脉而去。

  沿途之中,他们一直在讨论着,该如何恢复妖岭山脉的元气。

  毕竟千万妖兽的死亡,对妖岭山脉来说,中坚力量几乎就没有了。

  不知不觉,一行人已是到达了大夏王朝的境内。

  虽然大夏王都被毁灭,但因为妖兽大军是直线进攻,所以整个大夏境内,还是有很多地区,并没有受到攻击。

  当狄应众人进入妖岭山脉的时候,突然间,前方出现了七名身着铠甲的男子。

  这七人,雪痕、冰玉等人没见过,因为他们出现的时候,雪痕等人是在陈阳的纳戒里。

  不过,这七人,狄应却认得。

  他们正是之前,跟随在左星月身后的天圣帝国将领。

  “好狠毒的家伙!”

  狄应心头咯噔一跳,立刻对雪痕等人道:“快,进攻,这些人是来杀你们的。”

  他话音刚落,帝国的七名将领,已是出手攻了上来。

  他们都是凝魄境的强者,一出手就非同小可,那恐怖的声势,令整个山林都在震动。

  雪痕等妖族,并不畏惧,毕竟他们这边,也有八个凝魄境。

  顿时,双方打了起来。

  可是,帝国的七名将领,修炼的神通,使用的兵器,都相当的高明,实力明显比妖兽强了不少。

  当身上长满倒刺的刺影被杀之后,妖兽这边,陷入了绝对的劣势之中。

  “快逃!”

  狄应没实力应战,只能在旁边指挥。

  刚才那些帝国将领,也没在意他,此刻见他发声,一名面容黝黑的将领,猛地冲过去,一把便捏住了他的脖子。

  金剑鸟这副躯体,不过是超凡境,和凝魄经差了好几个档次,狄应完全无法抗衡,被那个黑脸将领直接提了起来。

  “放了王上!”

  雪痕大怒,猛地朝着黑脸将领攻上来。

  “你们快走!”

  狄应连忙喊道,金剑鸟死了,他不会死。

  可是雪痕等人死了,那可就真的不能活命了。

  闻言,雪痕犹豫了下,一爪将黑脸将领击退,然后和铜臂等人,一起后撤。

  不过,帝国将领缠住他们,他们根本脱不了身。

  铜臂被斩断了长鼻子,实力大跌,被一道剑芒直接把巨大的头颅斩落下来。

  紧接着,这些凝魄境的妖兽,接连死去。

  最后,只剩下一个雪痕。

  看着自己的部下,一个个地死亡,狄应目呲欲裂,但却被那黑脸将领掐着脖子提起,连动也动不了。

  他恨、他愤怒、他狂躁……

  可是,他却无能为力!

  那七名帝国将领,虽然实力更强,但还是死了两个,其他五个也都受了伤。

  不过,现在五人联手对付雪痕,还是轻而易举。

  很快,他们将雪痕劈翻在地,一名身材高壮的将领冲上去,一剑刺穿了雪痕的腹部,将其钉在了地上。

  鲜红的血液流出来,将雪痕洁白的皮毛染成了红色。

  她身负重伤,舞动的七条尾巴,也都耷拉了下来,生命力在迅速地流逝。

  “雪痕!”

  狄应狂吼一声,一双眼睛仿佛要瞪了出来,充满了愤恨。

  两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妖兽,雪痕天赋不如他,所以没有他强大,但两人最终还是结为了夫妻。

  当然,因为他们是不同类的妖兽,不能洞房,只有等到洞虚境,化形为人,才能真正行那人伦之事。

  所以,狄应和雪痕之间,可以说是最纯洁的感情。

  此刻,雪痕被剑刃刺穿,狄应如何不怒。

  他心底一颤,连忙对那握剑的高壮将领道:“放了她,你们要什么都可……”

  刷。

  没等狄应把话说完,剑芒扫过,雪痕的脑袋被斩落下来,七条还在微微蠕动的尾巴,在这一刻,彻底地耷拉了下来,一动不动。

  她的脑袋滚到一旁,眼神还是临死前一刻,望着狄应时的柔情。

  这一刻,活了几千年的狄应,望着这具七尾白狐的尸体,感觉仿佛天塌下来了一般,脑袋一阵晕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