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650章 不再隐瞒

  “看样子,他击败了陈瀚宇。我就知道,他不会死。”

  听到声音,禹青锋躺在地上,望向空中的陈阳,嘴角露出欣慰的笑意。

  已经重伤的君落花,也是目光一亮,松了口气道:“他总算出现了,有御水九龙阵封锁,今天西火教是一个也别想逃走了。”

  “陈阳来了,他连神魄境都能杀,必然带领我们,击败西火教。”

  “大家杀,陈阳来了。”

  “杀啊!”

  ……

  看到陈阳出现,正道顿时就兴奋了起来,气势暴涨,一个个都热血沸腾。

  反观西火教那边,面色都十分难看,和正道中人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  “他怎么活着?”

  “看样子,陈瀚宇不是他的对手,被他杀了。”

  “现在怎么办,我们这边,没人是他的对手,只怕今日都得死在这里。”

  西火教众人,战意全无,可是却后退无路,只能继续打下去。

  见到陈阳,卢九鼎的面色也沉了下来。

  陈阳的实力超绝,在场无人能敌,现在他出现,西火教已是必败之局。

  可是,卢九鼎想不通,陈阳为何能活着。

  他心里暗道:“怎么会这样,陈瀚宇居然不是他的对手?那种能令人僵硬的神魄境妙用之法,也对付不了他吗?”

  就在卢九鼎思索之时,卢钰飞到了他身边,焦急道:“父亲,现在怎么办?”

  卢九鼎阴沉着脸,看了眼不远处的水幕,沉声道:“只能试试,看看能不能闯过水幕,如果过不去,只怕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他停了下来,但卢钰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  其实这句话,也只是说说而已。

  卢九鼎对御水九龙阵很了解,知道以自己的实力,根本闯不过水幕。

  不过,现在性命攸关,他还是决定试试。

  “卢九鼎,纳命来!”

  就在此时,陈阳发出一声暴喝,手持子白剑,朝着卢九鼎攻了过来。

  “钰儿,你先退开。”

  来不及细想,卢九鼎赶紧让卢钰闪开,他也不管能不能穿过水幕,速度加快,硬闯了过去。

  他释放出森然的魔气之中,那魔气凝聚度极高,将他完全笼罩,整个人撞击在蓝色的水幕上。

  可是,水幕传来恐怖的能量波动,直接将他的魔气震散。

  强大的力量,不是他能抗衡的。

  他连忙往后倒退,可是魔气瞬间溃散,他依旧被震伤,胸口血肉模糊,露出白骨。

  如果他退得慢一点,现在必然死亡。

  这是玄阵,既然将内部封锁,感应期要想硬闯出去,自然不可能做到。

  “惨了,现在该怎么办?”

  卢九鼎的心彻底沉了下去,面色难看之极。

  “卢九鼎,别想逃了,今日就是你西火教的死期!”

  陈阳发出怒喝,使出疾风意境,朝着卢九鼎追上去。

  卢九鼎连忙逃避,可是他并未修炼身法神通,速度根本比不上陈阳,瞬间就被陈阳给追上。

  “陈阳,我和你拼了!”

  卢九鼎一咬牙,转身挥动手中古怪的半圆长刀,一刀朝着陈阳斩击而去。

  这一刀,可说是他平生最强的一击。

  可是,他却提心吊胆,不知道能不能伤到陈阳。

  “神力!”

  陈阳运转八荒霸体,使出第四式体术:神力,直接无视卢九鼎的攻击,冲了上去。

  刀芒将他击中,但他安然无恙。

  卢九鼎虽然早有心理准备,但也不敢相信,自己的攻击,居然毫无效果。

  陈阳速度极快,冲上去,一拳打在了卢九鼎的脑袋上,根本不给卢九鼎反应的时间。

  砰轰。

  卢九鼎的头部,哪里扛得住陈阳的力量,直接爆开,化为了碎骨和血雾。

  陈阳又是一脚,踹在卢九鼎的腹部,直接把这具无头尸体,踹飞出去,撞在了水幕上,身体被恐怖的能量席卷,彻底地化为了血雾残渣。

  “卢九鼎已经伏诛,今日尽灭西火教邪徒!”

  灭了卢九鼎,陈阳朗声喊道,宣布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。

  一个照面,西火教的教主卢九鼎,就被陈阳所杀,这简直就是直接把西火教的士气,打到了谷底。

  正道这边,则更受鼓舞,攻势更加凶猛。

  先前正是因为卢九鼎的强势,才能压制正道。

  如今卢九鼎一死,西火教这边,自然打不过正道中人了。

  眼看父亲被杀,卢钰连破碎的尸骨也不敢过来收,赶紧往下方飞去,想要藏在树丛之中。

  既然被水幕封锁,逃不出去,那就只能先躲起来了。

  不得不说,卢钰也是个很能忍的人。

  不过,他刚刚往下飞去,身后就传来一声暴喝。

  “卢钰,哪里走!”

  陈阳目光扫过全场,看到卢钰,嗖的飞过去,要先击杀了卢钰。

  卢钰见自己父亲被杀,已经是吓得面色惨白,见陈阳追杀而来,他心都悬到了嗓子眼。

  此刻他后悔万分,早知如此,他就不进御水九龙阵了。

  “陈阳,我可以……”

  卢钰匆忙叫道,想要求饶。

  不过,陈阳没给他机会,直接一道星辰剑气,就将他打成了灰烬。

  接着,陈阳虎入羊群,在人群之中穿梭,犹如杀神一般,所过之处,西火教的人尽数被他所杀。

  他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,这些人活着,只会成为祸害。

  赤炎地牢的那些凶徒,就是前车之鉴。

  他们被关押起来,最后侥幸被索文彦放出来,又开始为非作歹。

  如果当初正道抓住他们的时候,直接击杀,又哪有现在这些事,西火教也没实力敢和正道叫板。

  所以,眼前这些西火教的凶徒,陈阳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今天把他们杀光,免除后患。

  陈阳接连把感应期修者都解决之后,正道这边就取得了绝对的优势,他也就不再出手,朝着禹青锋飞去。

  “院长。”

  他将禹青锋扶起,检查禹青锋的伤势,发现情况十分严重。

  他取出丹药,正要给禹青锋服下。

  禹青锋却摆了摆手,示意不用服药,嘴角露出欣慰的笑意,道:“你现在有如此实力,我这条命留着也没用了。有些事,我也不打算,再继续隐瞒你。”